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916 复我河山-登陆战前夕(4500字)

916 复我河山-登陆战前夕(4500字)

    凌晨。

    灰蒙蒙的天空之下,是一片起伏不定的海面。

    包括战舰,民间货船在内的数百艘大大小小的船只在早先的时候,便在距离海岸线不到五海里的海域中完成了集结,静静地等待着某个时刻的到来。

    这时,在这支船队中的某艘中型货船上,一名身穿蓝色风衣,背着一个黑色挎包的年轻男子从船舱中走出。

    只见他抬头看了看开始有点发白的天际后,便抬手紧了紧风衣。

    “这鬼天气,真够冷的!”

    虽然年轻男子这样说,但却没有见他转身返回温暖的船舱。

    迎着海风,他走在了甲板边上,右手扶着栏杆,左手伸进衣兜里摸索了一阵。

    “明明记得放在这里的···嗯,有了。”

    随着左手从衣兜中拿起,一个干瘪的烟盒也随之出现在年轻男子的眼前。他抖了抖烟盒,发现这干瘪的烟盒里面竟然就剩下了一根香烟。虽然有些沮丧,但年轻男子还是叼在嘴里,随手将空无一物的烟盒丢到海里后,便抬手挡住海风,点燃了最后的香烟。

    “呼···”

    在带着一丝寒意的海风的吹拂下,年轻男子一边抽着烟,一边回想起了在数小时之前,被主编叫到办公室的经过。

    “什么?!主编,你要我去跟随船队采访?!我们的军队要反攻大陆?绝杀虫子?!!!怎么可能?开玩笑吧!!”

    一个让年轻男子无比惊讶,又有些抗拒的任务从主编的嘴里道了出来。

    显然,年轻男子纵使再多不愿,最终也只能按照主编的意思去做。不然的话,他将丢掉工作,换成别人去跟随船队采访。

    “这艹弹的采访!”

    香烟那点微弱的火光很快便烧到了尾端,年轻男子将其丢在海面上后,便从黑色挎包中掏出了一台照相机,并在进行一番调校后,年轻男子便开始对着船队中的大大小小船只拍摄了起来。其中,他最为在意是那些跟随在船队后方的大型货轮。

    很明显,这些大型货轮装载并不是什么货物,而是人类为了对抗BETA而研发出来的巨大兵器——战术机。

    “只不过是炮灰而已。”年轻男子一边在心里嘲笑着,一边不忘地多拍摄几张。

    途中,还有其他船员从船舱走出来,透透气。但他们对于四处拍摄的年轻男子并不在意。因为,在先前,这艘船的船长就已经下达了通行许可给年轻男子,让其自行在船上进行采访,拍摄。

    突然间,年轻男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即,似乎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似的,连忙快速地调整镜头焦距。

    在那不断放大的镜头当中,年轻男子似乎看到了在这艘船的右侧百米之外的那艘大型货轮的甲板正站着数道人影。而其中一道人影,年轻男子极为眼熟。

    “那,那是···”

    镜头已经调到了最大,在一阵模糊,而又再度变得清晰之后,年轻男子惊讶地发现那道让其极为眼熟的身影竟然是自己的父亲。尽管他有些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的景象,但通过镜头,他所看到的那名身穿卫士驾驶服,剪着板寸头,胡须剃得一干二净,甚至还和旁人有说有笑的中年男人绝对是他的父亲霍仁没错!

    在他的记忆中,只有在儿时,母亲尚在的时候,父亲才会有这样的形象出现。但随之重庆陷落,母亲惨死在BETA手中之后,父亲就变了。甚至在这几年间,因为在某次任务中擅自行动的缘故,被开除出军队。自此之后,父亲就一直沉迷在酒精当中,浑噩度日。哪怕是儿子大学毕业,艰难地寻找工作都未曾关心过一句。

    但是,如今,这样的父亲却突然间摇身一变,再度成为了儿时那副被儿子崇拜的英雄模样。

    “这,怎么可能?”年轻男子难以置信地放下手中的照相机,喃喃自语着。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一旁传了过来。

    “嘿,小伙子。已经开始拍摄了吗?”一个浑厚有力的老人声音响起了。

    年轻男子回头看去,发现来人正是船长。

    只见已经六十有余的老船长依然红光满面,嘴边还叼着一个烟斗,双眼明亮地看着年轻男子。

    “嗯,开始拍摄了。毕竟我是靠这个吃饭的。”尽管心里对应该待在家中酒醉不醒的父亲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感到疑惑,但年轻男子还是强自按下变得有些浮躁的心,举了举手中的照相机说道。

    老船长抬手取下烟斗,露出了和蔼的微笑,他举起烟斗指了指远方已经发白的天际线说道:“小伙子,你应该拍摄的地方是那里才对。”

    “那里?”年轻男子皱了皱眉,摇了摇头。“虽然日出很漂亮,但我的任务并不是拍景色。”

    “呵呵。是吗?”老船长哈哈一笑,又回过身,指向那依然被黑暗笼罩着的海岸线。“那么,这边呢?”

    年轻男子看着满脸神秘的老船长,思索一番后,直截了当地问道:“为什么?”

    老船长并没有回答,只是抬手,看了看手表后,便转身,朝着船舱大喊了一声。“时间到!!拉警报!!”

    “拉警报!!”

    “拉警报!!”

    “拉警报!!”

    这一刻,整支停泊在海面上的船队似乎是听到了老船长的大喊声,顿时警报大作。

    “呜呜呜呜····”

    刺耳的警报立刻将宁静的清晨撕裂,将那不绝于耳的海浪声全数掩盖了下去。

    “啪!”

    “啪!!”

    安置在大型货轮上的大型探灯逐一被点亮。

    在这一道道直刺天际的光芒中,一架架战术机被升降机送到了甲板之上,在那刺耳的警报声中,等待出击的那一刻到来。

    年轻男子就算对老船长的说话还有一些疑惑,但也不容错过这个出击前的最佳拍摄时间。但,还没有等他拍摄多久,老船长便打断了他的动作。

    “小伙子!!快,快看那边!!”老船长的嗓子非常大,大到竟然能够掩盖着那响彻天际的警报声。

    在那震耳欲聋的大嗓门中,年轻男子抬头,顺着老船长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刻,

    他看到一副壮丽无比,气势磅礴的景象。

    如果不是年轻男子清晰地认知到自己正处于一个怎么样的世界,身处海面上的某艘船的话,或许他会认为自己亲眼目睹了一场堪比神话现世般的惊天之变。

    光,

    那是光,

    也只是光,

    单单只是光,

    就已经让年轻男子的大脑发热,热血沸腾,四肢颤抖。

    一道道或白,或绿,或紫的光芒不断地从苍穹之上,划破天际,如苍天利剑之般笔直地向着远方那片被黑暗笼罩着的大地刺了下去。

    这一刻,天上是那仿佛无穷无尽,几乎形成了一阵阵实质般,向着地下辗压而下的光之暴雨,地下是那连环不断,几欲炸穿大地的滔天爆炸。

    “轰隆隆····”

    刺耳的警报声未曾取消,但却已经步上了海浪的后尘,被那从大陆上传来的惊天爆炸声所掩盖。

    年轻男子下意识地连续捉拍了数十张照片后,双手颤抖着,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后,回过头看着老船长,意思不言而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船长。”

    “哈哈哈哈!!真是一副漂亮的美景!!小伙子,多拍几张,给我留几张!!回头,我送你一份厚礼!”老船长没有回答年轻男子的意思,反而满脸兴奋地看着那片被从苍穹之上倾泻而下的光芒所笼罩的大地。

    过后,老船长似乎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他拍了拍年轻男子的肩膀,指了指身后那片已经白了半边天的天空。

    “待会注意看那边。我的侄子说会有好戏看。”

    “侄子?”

    “是的。侄子。没想到一向嗜酒如命的侄子在几天前突然换了个人似的,不但清醒过来,还迅速地回到部队,成为了战术机的卫士。这个变化,简直让我感觉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老船长感叹了几句话,摇了摇头,面色有些欣慰,也有些担忧。

    “卫士?难道···”

    “对。他就在战术机部队里面。”老船长抬手指了指右侧的货轮。而年轻男子却惊讶地发现老船长的侄子竟然和自己的付清搭乘着同一条货轮。

    天边依然传来轰隆隆的响声,但年轻男子再度看过去,意图再捉拍几张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原本那几乎形成一堵光墙的光芒竟然变得稀疏了起来,甚至还有些光芒越走越远,渐渐地向着大陆的深处移动了过去。

    “是时候了!”老船长点燃了烟斗,吸了一口烟后,示意年轻男子看向就要日出的天际。“我侄子说好戏会在日出时登场。”

    年轻男子不甘地捉拍几张照片后,方才转向东边。

    迎着那渐渐浮出水面的太阳,年轻男子眯着眼看向天际。

    突然间,年轻男子若有所见,连忙举起照相机,对着天边,对着海平面之上的那片天空看了过去。

    黑,

    一片黑,

    那是,一片庞大的黑影。

    庞大到就算不用调整镜头也能看得到的黑影。

    年轻男子心中一突,似乎感觉到什么,快速地调整镜头。

    伴随着镜头的再一次放大,年轻男子看到了一副让其惊讶无比的画面。

    “那,那是战斗机?!!”

    “战斗机?”站在旁边的老船长狠狠地吸了口烟后,有些疑惑地说道:“不可能啊!那些虫子有光线级在,不管是战斗机,还是轰炸机都是无法出动的。难道是刚才那阵···莫非是激光炮吗?”

    老船长的自言自语也让年轻男子知道他也并非知道所有内情。恐怕那个侄子也只是告诉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情报给老船长而已。

    思量之下,年轻男子再度举起照相机,对着天边那片越来越近的黑影看了过去。

    这一次,他看到了。

    金色,

    在那片已经可以看得出是银灰色的影子中,一抹金色占据了排头兵的位置。

    “那,那是?”

    当年轻男子看到了那金色身影的全貌后,不由地惊呼出声。

    “怎么可能?它,它竟然在飞?!!”

    全身上下通体金色,棱角分明,而又冷峻无比的外装甲,有序收拢在背部的四面巨大盾牌,还有那斜指向天的金色独角。

    “金色的独角战术机?不,战术机是不可能发出那种光芒的。”

    年轻男子敏锐地观察到两道轻微的绿色荧光悄然地从金色身影的双肩处逸散而出。

    “全军注意!全军注意!”

    就在年轻男子沉迷观察那道前所未见的金色身影的时候,来自指挥舰的广播响起了。

    “作战时间!作战时间!全战术机部队,出击!全战术机部队,出击!!”

    “轰!!!”

    这一刻,早已在货轮甲板上准备完毕的战术机部队在引擎的轰鸣声,陆续升空,飞快地向着那片饱受来自苍穹之上的光芒肆虐的大陆飞了过去。

    于是,还没有观察个所以然的年轻男子又一次陷入疯狂捉拍当中,不可自拔。

    然而,不管年轻男子如何捉拍,他都无法准确地拍摄到能让自己满意的画面。

    太快了!

    战术机部队不动则已以,一动就犹如雷霆般迅速。

    只要稍稍迟一点,年轻男子能捉拍的画面就只有战术机的背影,这也让他无可奈何。

    “船长,能靠前点吗?”这时,目睹了气势惊人的战术机部队出击的年轻男子已经将被主编强迫来到这里的不愉快忘记了,只记得他必须要将眼前的这一幕拍摄下来。

    “不,这艘船只能待在这里。只有到了能够登陆建立第一个据点的时候才能够上前靠岸。”老船长毫无犹豫地拒绝了。

    年轻男子暗暗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遗憾地看着战术机部队远去的背影。

    所幸,接踵而来的是那片已经能够用肉眼观察到的黑影——机群,庞大的“战斗机”机群。

    虽然无法用肉眼准确地数出机群的数量,但粗略估计,绝对不会低于三百架。

    这片刚刚安静没几分钟的海域又一次被轰鸣所撕裂。

    雷鸣般的轰鸣声,

    遮天蔽日的机群,

    在那拂晓带来的光辉中,银灰色的涂装为这片天空再度增添了如繁星般的璀璨光芒。

    尤其是那架占据了排头兵位置的金色机体,通体金色的它在日出的光辉照耀下,如小太阳一般从远至近,带领着这数量庞大的机群从舰队上空飞掠而过,引起了一阵阵狂呼乱叫。

    “那,那是战术机?好漂亮。”老船长目瞪口呆地看着飞越舰队上空的那架金色机体。

    “不,应该不是战术机。”年轻男子终于下定了结论。

    “怎么说?”老船长回头看着年轻男子问道。

    年轻男子放下照相机,振振有词地说道:“战术机的推进器并不是那样的。而且根据我所知,就算是战术机发源地米国,也没有那样的推进器。哪怕是他们有足够的胆子使用G元素作为推进剂。”

    可是,年轻男子的话并没有得到老船长的赞同。因为,此时的老船长正双眼瞪大,满脸震惊地看着年轻男子……的背后。

    于是,年轻男子猛地一回头,便被身后那道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的巨大金色身影吓得连退好几步。

    “分析的很不错。我的机体的确不是战术机。请问,你是记者吗?”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金色机体内部传了出来。

    听到这个仿佛能让人平静下来的声音后,年轻男子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嗯,我叫霍杰,是名记者。”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并举起手中的照相机说道。

    “很好!霍杰,敢不敢搞个大新闻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