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806 骑士 初战

    黑色的面具,黑色的军装。

    除却那头火红的长发之外,站在格拉汉姆面前的那人几乎被黑色所笼罩在其中,仿佛要将其本身的存在全数淹没在黑暗中,永世不得翻身。

    格拉汉姆的目光紧紧地盯在了那副紧紧贴在面部的黑色面具上。只见那黑色面具似乎是仿照了东瀛神话故事中的阿修罗形象而设计的,狰狞的条线将神话中的阿修罗惯有的恐怖形象勾勒得一清二楚,让人初看上去便马上感觉到一股恐怖感。

    打量了良久,格拉汉姆哼哼一笑,随即抬手敬礼道:“格拉汉姆·艾卡。上尉。”

    在格拉汉姆打量着黑色面具男的同时,黑色面具男也在打量着他。只见他在格拉汉姆敬礼示意后,便一板一眼地回礼道:“MR.黑骑士。格拉汉姆·艾卡上尉,你我既是具有特殊行动权限的机师。我们就应以平级对待。”

    “哦?”格拉汉姆挑了挑眉毛,似乎有些惊讶。在他看来,能够拥有特殊行动权限的机师除了他之外,就应该只剩下那帮子被何莫名定义为篡权者的原始变革体才是。怎么会在突然间冒出了一个明显和那帮子原始变革体不同的存在呢?而且,格拉汉姆那觉醒了有一段时间的力量在隐隐告诉他,眼前这位带着阿修罗面具的人很有可能曾经是他见过的,甚至是认识的人。可,一时之间,格拉汉姆并未能想起来到底是谁。

    “了解。那么,MR.黑骑士。以后就多多指教了。”

    “同理。格拉汉姆,现在我们正在前往S1基地。那边的情况已经和白银交上手了。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MR.黑骑士的语气严肃,说话间的小动作更是稀少,如同一名作风严谨的骑士那般。

    “这个情况,我已经听准将提及了。现在正准备前往格纳库。要一起去吗?”格拉汉姆点了点头,随即提议。

    阿修罗面具左右摆动着,那头火红的长发也随之左右晃动。“不,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向准将汇报。毕竟我已经离舰有一段时间了。”

    “离舰?”格拉汉姆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位被黑色笼罩在其中的男子似乎是他初次见到的。那么,也就是说在格拉汉姆之前,这位自称为MR.黑骑士的家伙极有可能因为某些任务而暂时离舰了。“了解!那么,就让我期待和MR.黑骑士并肩作战的机会吧。”

    “格拉汉姆·艾卡。你的期待很快就能实现。我的战友!拭目以待吧!”MR.黑骑士似乎如同他所说那般,并没有按照军规那般与格拉汉姆以上下级对待,反而以同级的态度而展开交情。只见MR.黑骑士抬手拍了拍格拉汉姆的肩膀后,便从一侧越过格拉汉姆朝着舰桥迈步而去。

    不久后,就在格拉汉姆回到格纳库中,登上只有比利为其特制的先驱式后,一身黑衣的MR.黑骑士也随之来到了格纳库。而他的机体也是先驱式。只不过与格拉汉姆的先驱式相比,其外表最为显著的外貌便是通体黑色,深幽的黑色机体仿佛如同黑洞般将周边的光线全数吞噬。只要将目光稍稍放在这架黑色先驱式上,就极有可能会久久停留在上方。

    而且,比起其他有着相同外表的先驱式来说,MR.黑骑士的先驱式的轮廓线条更为圆润,更为流畅,那厚实的外表一眼望去就像是有着良好防御力的骑士板甲那般值得信赖。另外,还有几个要值得注意的地方。

    一、便是那先驱式标志性的头部被置换成为了有着钟型外表,正面留出了一道T字裂缝的骑士头盔。

    二、原本配置被先驱式的那把光束枪似乎被抛弃了,取而代之是与厄运式III所使用的骑士枪一样的外表的武装。虽然外形上看上去一模一样,但格拉汉姆隐隐,不,是非常肯定地觉得那把看上去很是笨重的骑士枪并不是那么简单。

    最后,便是黑色先驱式左手的那面盾牌。正如重装骑士那般,有个吓人的骑士枪之外,更不容错过那面有着广阔遮挡面积的骑士盾。于是,一架有别其他量产型先驱式的黑色先驱式就这样展现在了格拉汉姆眼前。

    “先驱式I型试验机,幽暗骑士。”驾驶舱中响起了之前刚刚认识不久的MR.黑骑士的声音。

    “哦?幽暗骑士?听上去很不错呢。”格拉汉姆笑了笑,随后说道:“那么,就让我期待一下MR.黑骑士你的表现吧!”

    “如你所愿。”

    此时,坐在舰桥中的卡蒂·马妮金眉头紧锁着,不断地思考着早先时候离去后,却又在这个关键时候归舰的MR.黑骑士。虽然在初见时,卡蒂·马妮金曾经怀疑过MR.黑骑士所隐藏的身份。但接触下来后,这位MR.黑骑士确实如同名号那般,行为举止上简直就是中世纪所宣扬的那些骑士的复刻版。让观察力敏锐的卡蒂·马妮金一时之间无从下手,也无从识破。

    因此,在MR.黑骑士被总部传唤回去的这段时间中,卡蒂·马妮金的精神状态是最为轻松的。毕竟天天对着这个明显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暗中的神秘人,那股神秘感几乎无时无刻地都在撩拨着卡蒂·马妮金去撕开那股神秘的轻纱,将MR.黑骑士的真身给公之于众。然而,卡蒂·马妮金并没有成功过。

    “唉。”卡蒂·马妮金叹了一口。

    “准将,有事吗?”站在一边的巴基露露注意到了卡蒂·马妮金的异样。

    “不,中尉。按照计划行动,我们差不多到目标地带了。”卡蒂·马妮金摆了摆手,表示无妨。

    说话间,远方的地平线上突然亮起了两道光点。还没有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这道光点便速度地从花生大小的光芒迅速变成了直径近乎十米之大的光柱,猛烈地朝着卡蒂·马妮金此时所统领的地上战舰横扫而来。

    “回避!!”卡蒂·马妮金当即大喊道。

    转眼间,在这艘地上战舰作出闪避动作的瞬间,这两道光柱便与地上战舰擦肩而过。炽热的光束更是让与其距离稍近的外部装甲直接烧融,烧穿。

    “轰!”

    一阵不大不小的爆炸过后,舵手在使用出浑身解数后,终于稳住了被爆炸波及而差点导致船体平衡失常的地上战舰。

    “前方发现目标!根据资料对比,白银战舰五艘。另外,发现天人的母舰,以及多架MS,是高达!现在他们正在协同我方基地人员与白银战舰作战中。”

    “天人?!他们竟然来了?巴基露露。”卡蒂·马妮金惊讶了一下,随后摆手示意站在身边的巴基露露可以下令了。

    随后,巴基露露的命令当即下达:“全舰进入一级作战状态!GN炮台进入临界状态,GN导弹装填开始!所有MS放出!目标,白银!”在巴基露露发出的一道道命令之下,整个舰桥都开始了忙碌起来。在格纳库更是如此,MR.黑骑士与格拉汉姆两人先后离开母舰,在招揽了所有出动的MS后,便齐齐地加速向着目标飞了过去。

    远方,战斗在持续着。

    十余枚GN导弹腾空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后,便笔直地朝着下方的那艘有着棱形外表的银白色战舰疾冲而去。速度之快,巨大的呼啸声从上而下地席卷而来。然而,这看似威势十足的攻击,却是被一层看上去十分稀薄的紫色光膜给抵挡住了。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在视觉上,听觉上是无比地震撼。但在阿雷路亚看来,却是那么地无力。只见他咬了咬牙后,叹道:“真是跟乌龟壳没什么差别。GN力场都没它那么坚硬。”

    与前面那样的攻势,阿雷路亚都尝试了很多次了。结果都是一致的。攻势十足的攻击全数被抵挡在了那层未知的力场上。

    “嗡!”

    突然间,一道巨大的光柱从阿雷路亚所驾驶的堕天使左侧一掠而过,狠狠地撞击在了前方那将敌舰笼罩在里面的未知力场上。

    “阿雷路亚!别放弃!现在在我们身后可是有着上千条人命!!”提耶利亚的声音在那一道道光束向未知力场发起攻势的时候随之响起。

    阿雷路亚点了点头。“是的!我们身后有着上千条人命需要保护!”

    这一幕极为讽刺。

    对被炽天使和堕天使保护在基地后方的那些A-LAWS的军人来说,是无比讽刺的一幕。在不久前,大部分人都收到了要追击所有与天人有关的个人,组织。在其中,有不少人都将所有与天人相关的个人和组织视为移动军功ATM。然而,就在这短短不到一个月之间,形势急转。本应该身为人类最强的A-LAWS竟然要死对头天人保护。

    目睹至此,大多数人都默默地叹息了一声后,齐齐地进入岗位,或协助炽天使和堕天使对白银战舰发起攻势,或对受伤的同伴展开救助,送往后方的战地医院中进行救治。随之双方的配合加深,这一切也越发地理所当然。

    然而,就在这个战场的另外一侧。驾驶着雄蕊高达的何莫名满脸无奈地看着正悬浮在不远处的那艘银白色战舰——经过伪装演化的海雾战舰。

    “提督,你耍赖!你在欺负人!!我要告诉金刚!”娇嗔的少女声音不断地在雄蕊高达的驾驶舱中响起。

    何莫名很无奈。只是为了保证战场的真实效果。知道白银真实身份的人就只有那么几个。因此,除却待会在后方指导弟弟莱尔的洛克昂之外,何莫名就很有必要要进行一场“真实”的实战。于是,在“随机”抽选下,被安排参加这次任务的海雾战舰齐齐地联手坑了某个祥瑞一把。

    结果,与何莫名联手演戏的便是雪风。这位号称“祥瑞”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