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804 兄弟

    喧哗声,喇叭声,还有吵闹声,就像是主旋律那般不断地盘旋在街道的上空。

    往日空旷的大路上,不知何时挤满了从周边城市涌来的各式轿车以及众多拖家带口的人群。

    “咔嚓。”

    打火机窜起的火焰将叼在嘴边的香烟点着,一股从肺部席卷而来的吸力将那即将腾空而起的烟雾吸入了肺部。

    “呼。”

    一边感受着香烟带来的刺激,一边把目光放在了那正被各式各样的噪音淹没的主干道之上。男子缓缓地将那从肺部席卷而过的烟雾吐出后,叹道:“真是热闹呢!只不过是路过而已。用得着这样吗?而且,如果它们正要发起进攻,逃到哪里都是一样的。白费心机啊!”

    男子一边叹息着,一边抬步转入了旁边的小巷中。按照目前主干道那拥挤到无法再前进一米的情况来看,男子是无法从主干道及时地赶到约定地点了。为了不让自己迟到,男子决定抄抄近路吧。不过话说回来,也拜前几天那则新闻,以及从这座城市边上一掠而过的那几艘银白战舰所赐,现在这座城市的人们早早便已经逃离了一大半,剩下的也都在和随后赶来的来自周边城市的逃难人群挤高速。在这种情况下,男子要抄的近路就显得安静许多了。

    毕竟是强大的地外文明呢!

    在这座城市的以西数百公里之外,便有着一座军事基地。而这座军事基地明面是以后勤基地示人。实际上便是地球联邦新成立不久的A-LAWS的重要训练基地之一。这一点,普通人是无法得知。哪怕是男子都是费尽一番力气后,才能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的。可还没有等男子对其发动刺探情报行动的时候,那几乎没有公开给民众知道的地外文明战舰却突然之间出现在那座基地上空。结果可想而知。

    虽然男子并没有亲身前往那片惨烈的战场,但在男子的同事随后传来的视频可以看到,这座曾经被男子,以及其身后的组织为之忌惮的A-LAWS基地竟然在短短的数小时之间,被地外文明以辗轧的态势来回地犁了数遍。原本布满了各式建筑,甚至还能够看到数座MS格纳库的基地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而在其后,这数艘银白战舰并没有升空,重返太空。反而大摇大摆地从低空飞行的姿态从男子所在的城市上空一掠而过,向着上千公里之外的另外一座基地飞了过去。也正因如此,男子所在的这座城市便在随后陷入了难民大潮中,久久未能得以解放。

    “铛!”

    被乱丢在路边的易拉罐被男子一脚踢飞。

    “啧!什么地外文明呢!拜他们所赐,现在联邦已经决定和组织和谈了。看样子,组织很快便会和那群恶心的A-LAWS一起打外星人了。真是···”男子一把捻灭了香烟,不爽地说道:“真是缘分!”

    在这股不爽翻腾间,男子很快就从小巷中转了出来,来到了一处大门外。此时,或者是因为管理人员的逃难所至,钢铁锻造的大门并没有关闭,反而对外敞开着。从大门处向内望去,男子便是看到了那座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十字架雕像。

    没错。

    打从年幼时的那起袭击事件开始,每年他都会和自己的唯一亲人来到这里祭拜死去的父母。不知道从何时起,本应互相扶持的亲人却突然间失去了所有音讯,只剩下他一个人独自生活着,独自地为目前所想要完成的事情而奋斗着。

    目光停留在十字架雕像上一会后,男子哼了一声:“到底是那个混蛋?在这个时候把我叫了过来。”

    在低骂声中,男子的记忆渐渐复苏。他想起了银白战舰在这座城市一掠而过的那天,一名脸色不善,留着金色长发,颈项更是有着一条项圈的红眼睛男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幕。

    “喂!那边的那位!”

    刚开始男子并没有意识到是在叫他,只是自顾自地向着自己的住所走去。然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却是让这两名陌生男子发生了交集。

    “喂!我在叫你啊!那边的那个棕色长发,满脸拽拽的男人!”

    这一瞬间,男子顿时一个闪身,冲进了旁边的小巷子。在短短的数秒间,金发红眼男子便丢失了他的踪影。

    “可恶!跑得很快!”

    “当然!毕竟他是Katharon最出色的情报人员。冯恩,你太大意了。”戴在耳中的耳麦传来了一个稚嫩,却又有点失真的小女孩的声音。

    “啧!谁知道这家伙这么胆小!哈那优,支援我!”金发红眼男子不爽地吐槽了一句后,便马上追了上去。本来在天眼者拉斯-古雷斯手底下过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间被那个消失了数年之久的男人再一次使唤了起来,而且还是一来便是跟这么能逃的家伙交手。“真是倒霉!”

    在这座城市的街道小巷中追逐了半天后,冯恩终于依靠着哈那优的数据支援成功地把男子给堵在了死路中。

    “哈···哈···你这混蛋!真能逃啊!!!”面对着冯恩那怨念重重的咒骂,男子似乎并没有感到绝望什么的,反而笑了笑,耸了耸肩膀,一句话都不说。

    虽然心有不忿,但冯恩也心知训练有素的情报人员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于是他很是干净利落地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抬手在上面拍了拍后,便马上丢到了男子的手中。伴随着冯恩离开的脚步,他的话语也传到了男子的耳中。“这是给你的信。要不是任务需要,我才不会这么麻烦跟你玩捉迷藏。”

    关于数日前的那段记忆渐渐褪去,男子也按照信上所说的内容来到了这个让他极为怀念的地方。左右看了看,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影。不过想来也是,在现在这个大家都逃难的时候,估计是没有让人来这里的了。毕竟这边本身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墓地。

    男子的父母便是埋藏在这里的。

    “大概只是一个玩笑吧?”话说出来,男子自己都不会相信。然而,男子还是抬起脚步,向着父母的坟墓走了过去。“或许是最后一次了。”

    在远方,那震耳欲聋的喧闹声,喇叭声传到这里已经微不可见了。男子的脚步缓缓地踩在了草丛上,一步步地翻越着眼前的小山丘。然而,就在男子翻越了小山丘的瞬间,他看见了一道身影,一道站立在父母墓前的身影。而且这道身影却是让男子感到莫名地熟悉。

    下一刻,那道身影似乎察觉到了男子的靠近,便缓缓地转过身来。在身影的真面目完全暴露在其眼前的那一瞬间开始,男子的脸上顿时被震惊给占据着,

    右手抬起,那张让男子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孔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哟!好久不见。”

    这一刻,震惊迅速地退去,取而代之的便是一股愤怒。

    只见男子迈开脚步,三两下子便来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孔面前,厉声地问道:“你这混蛋!你到底跑哪里去了?”

    “大概有些事情吧!”熟悉的笑容却是那么地刺眼。

    然而,就在男子想要揪住眼前那张熟悉到极其可恶的脸孔狠狠教训一顿的时候,却是被一阵惊呼声给打断了。

    “洛···诶?!!”一声尖叫的女声响彻墓地。“怎么会有两个洛克昂?!!”

    一阵闹腾后,男子终于在眼前这个失踪了很久,再出现的时候却带着一名可爱女孩出现的亲人口里得知了一切。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这是行动代号。源自数年前震撼世界的天人。而使用这个代号的男人更是天人的高达机师,更是全场参与了数年前的那一件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的亲历者。

    眼前这位正拥着那名粉红色长发少女的男子毫无疑问便是男子的哥哥,尼尔·狄兰提本人。也就是天人的高达机师,洛克昂。

    “尼尔,你这混蛋。难不成你这些年都待在天人?”

    “没错!而且还在数年前那场决战后,出了一处好地方。”说话间,洛克昂更是用力地抱了抱怀中的女孩。这是菲丽特。趁着这次任务带来的机会,洛克昂毫不迟疑地便带着菲丽特来到了这里。嗯,这算是见家长了。

    “混蛋!”莱尔骂了一声。

    “哼!不爽吗?”洛克昂知道自己的胞弟到底在想什么,所以很直接问道:“要一起来不?现在这情况,就算是你身后的组织已经决定了和联邦联手,身为情报人员的你也是没多大用处的。”

    “嘿!难道你那边就有用处了吗?天人的高达机师!”莱尔反讥道。

    洛克昂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随即示意怀中的菲丽特一下。菲丽特很是会意地从口袋里拿出个人终端,在上面按动几下后,便有点迟疑地看着莱尔的脸。

    “莱尔,莱尔·狄兰提。”不用说,莱尔便知道这位名为菲丽特,而又疑似将会成自己嫂子的女性到底在想什么。

    “哦,莱尔是吧?不好意思。你跟洛克昂长得太像了。”菲丽特一边道歉,一边把个人终端递了过去。

    在莱尔接过个人终端途中,洛克昂的声音更是随之响起。“这是本来准备给我使用的新机体。奈何我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了。不然的话,可轮不到你哦!”

    还没来得及看清个人终端上显示的机体图像和数据的莱尔顿时被洛克昂的嘲讽给激怒了。“尼尔·狄兰提。你竟然把二手货丢给我?!!”

    “嗯,大概是吧。”洛克昂点了点头。

    “你···”

    “哪个···”菲丽特想劝和一下,奈何两兄弟没心情听她说话。

    洛克昂看着莱尔那副犹豫的样子,便笑了笑说道:“怎么不看一下吗?哪怕是二手货,也不是联邦那些破烂机体能够比拟的。”

    “你···”刚想反讥一句的莱尔在看清楚个人终端上的机体图像和各项数据后,便马上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考虑着。

    然而,洛克昂并没有给时间他去考虑。

    “莱尔。30秒。30秒后不给答复我的话,这个个人终端将会自毁。而我和菲丽特也会永远地离开这里。这一生。永不相见。”

    “···”沉默还在继续着。

    “十秒。”

    “···”

    “三。”

    “二。”

    “一。”

    “我去!”

    就在倒计时结束的瞬间,莱尔便做出了决定。

    “尼尔!你这家伙等着瞧!你能够成为天人的高达机师的话,我也能够做到!”说着这话的时候,莱尔的神情很是咬牙切齿,说到最后却是一脸的坚定。

    洛克昂的目光在莱尔脸上打量一阵子后,一阵清朗的笑声响起。“哈哈,不错,不错。不愧是狄兰提家的儿子。欢迎!莱尔·狄兰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