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787 安排

    环境清静的市郊坐落了众多别墅,而按照别墅所处的高度,位置又有着不同的价钱以及身份地位。

    在那座从市中心一眼望去依然能够看得一清二楚的高山的山顶上便是坐落了这样的一座别墅,独一无二的别墅。其拥有者是人革联内部某家族的家主。平时极少与周边人来往,也因此有着神秘的面纱。

    然而,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这座十分清幽的别墅却是充满了人气,一阵阵欢颜笑语从里面响起。

    泳池边上正并排摆放着五张沙滩椅,而就在这些白色的沙滩椅也各自平躺着五名身材,相貌更有千秋的女子,但这些女子毫无例外都是相貌出众的美人儿。

    似乎是晒够了太阳,九条丽莎从沙滩椅上坐了起来,并伸了一个懒腰。在这刹那间,有着傲人身材的九条丽莎所爆发出的杀伤力顿时让周边几位男士不由自主地把目光移了过去。可是下一秒,便被各自的女伴给揪着耳朵拉倒一边训话去了,只剩余何莫名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没办法!要知道他们看得可是他的老婆啊!被自家母老虎捉到了,就是活该!

    “好久没试过这么悠闲了。”旁边传来了九条丽莎的感叹。

    想起来,确实如此。打从上一次大战结束后,本应该离开天人,借酒消愁的九条丽莎却跟着他跑到了异世界打拼。好不容易建立了军团,又马不停蹄地前往防区,指挥那一轮轮的惨烈战斗。不管怎么看,何莫名都觉得九条丽莎应该快到极限了。所以现在,何莫名趁着天人暂时没啥任务的空隙,找了个由头把他们给叫到地球上,好好休息一把后再谈后面的事情。

    “提督,你的饮料。”就在何莫名思索间,一个严谨而不失大方的声音响起了。

    何莫名抬头望去,便看了一名身穿以黑色为主体,白色描边为点缀的女仆装的妙龄女子正端着托盘,微笑着看着他。

    “声望,是你啊。其实你不需要做这些事情的。”何莫名抬手从托盘中拿过那杯饮料后,无奈地说道。声望,这个名字相信玩过任务一款舰娘游戏,熟悉舰娘设定的人都会知道声望是何许人也。简单的来说便是英姿飒爽,落落大方,无所不能的女仆长声望大人也。

    本来何莫名还以为苍蓝海雾舰娘的声望并不是象那几款舰娘游戏那般有着相同类似的设定。毕竟苍蓝海雾舰娘的金刚便是一位高冷孤傲的女王陛下。相比隔壁那几款舰娘游戏,特别是某C的卖萌三傻来说,就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然而,这个想法却在声望面前给击碎了。

    潇洒的女仆长在进驻这所豪华别墅的那一刻开始便带着她的妹妹反击,如同风卷残云般将整所别墅扫除了一遍。那副气势汹汹的模样更是让身为别墅主人的王留美为之震惊。女仆,她家也有,而且数量也不少。但是,能够像声望和反击这般干净利落,扫除之余还能够让人感觉到一股英姿飒爽的潇洒绝对是绝无仅有的。

    声望收回托盘,将其平放在大腿上,姿态优雅地微笑道:“不,这是我必须做的。不然以提督的身份来说,便是失了风度。”

    好吧。不管何莫名怎么劝说,声望都是如此固执地认为这是她必须做的事情。无奈之下,何莫名只好随口吩咐声望,让其给九条丽莎她们送上一份冰饮了。

    看着踩着从容自信的步伐离去的女仆长,何莫名在无奈地摇了摇头,便埋头处理由真从VEDA那边提取过来的日志。虽然之前不管是九条丽莎,还是真都曾经向何莫名报告这些事情,但何莫名还是觉得必须自己看一遍后,才能够做到精准的把控。就在何莫名翻看日志的时候,投影屏幕的右下方突然出现一个小窗口,而且还不断地跳动着。

    “这是?”何莫名疑惑了一下,便随手将小窗口点开了。既然负责监控网络的真并没有告警,那么这个小窗口应该是何莫名认识的人发过来的。果然,伴随着小窗口的打开,一张让何莫名熟悉的脸出现了。

    “好久不见!疾风。”

    何莫名打量着画面上的那张脸,更顺带着端详了一阵子那与某人不同的发型后,方才笑道:“好久不见!蕾夫。”

    蕾夫·蕾奇塔缇万。与利冯兹·阿尔马克一样同属一个基因序列的原始变革体,以辅助完成伊奥利亚计划为根本目的而创作出来的。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基因序列天生就具有反骨倾向,无论是利冯兹·阿尔马克,还是蕾夫·蕾奇塔缇万的前身毕赛德·佩因,都妄图寻找到VEDA的所在,并意图控制VEDA,达成自身的某个目的。结果以毕赛德·佩因的失败而告终。

    而如今,蕾夫已经在何莫名的暗中安排下,成为了X小队,这支何莫名所布下的暗棋的领导者。在之前与王留美见面的时候,王留美所提到了VEDA否决了利冯兹的多次暗杀策划的原因便在蕾夫以及他的X小队的身上了。

    “四年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蕾夫看上去心情很好,语气间还不忘调侃了一下何莫名。

    “还好还好。只是四年而已。”何莫名笑了笑,旋即感叹道:“四年时间对于广阔无边的宇宙来说,只不过是在地球的家门口转悠了一圈而已。”

    蕾夫闻言,扬了扬眉毛后,饶有兴致地问道:“听你的语气,似乎你已经找到了伊奥利亚计划的关键了?”

    “虽然不近,但也不远了。”何莫名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后,继续说道:“接下来,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地球的全方面统一。不然我们便是失去了先手机会。这样的话,无疑就代表着我们必然面临着失败。”

    蕾夫沉默了,只见他的瞳孔深处似乎有着一道道流光闪烁,估计是在和VEDA连接,利用其的超强计算力去评测何莫名的话有多少真实性。良久,蕾夫才缓缓开口问道“哪怕是有你这样的变革者存在?”

    何莫名转手用手指指向自己,自嘲地笑了笑后说道:“我?不管伊奥利亚对变革者有多高的评价,现在变革者只有我孤零零地一个人的事实是无可置疑。哪怕是在未来数年间,会陆续出现其他变革者。但又怎样呢?刚刚觉醒的变革者只不过是比常人更强了那么一丁点,根本没什么区别。”

    蕾夫再一次沉默了。

    在这四年间,除了出去领导X小队执行任务之外,其余时候都与VEDA进行连接,尽可能地了解伊奥利亚计划的全部。伴随着了解的加深,一股无力感也渐渐出现在了蕾夫的心中。与其他原始变革体不同,蕾夫在觉醒之前,是生活在人类社会中,有着自己的家庭,朋友等社交圈。在同时,更有着属于自己的爱好等等个人特征行为。因此,觉醒之后的蕾夫并没有因为发现自己是原始变革体而丧失情感,所以了解了伊奥利亚对未来出现的对话中将会出现的凶险后,蕾夫便逐渐出现了一些绝望情绪。

    “那么,疾风你认为应该怎么办?对于利冯兹·阿尔马克的行为,VEDA曾经否决了我所提出的剿灭要求。难道VEDA不知道任凭利冯兹·阿尔马克这样下去的话,首先垮掉的肯定便是人类自己本身吗?”

    “我也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这是一个生或死的问题。VEDA有着自己的考虑。但,我可以这样跟你说,如果不把人类的潜力压榨出来的话,在遭遇对话的时候,人类必死。但反之,便会有那么一丝生机。蕾夫,这一点,相信你在数年间也应该感觉到了吧?”

    蕾夫的头低下去了,让何莫名无法看清楚他的表情。何莫名知道,从一个还算得上活跃的少年突然被VEDA强制觉醒为原始变革体,从而在随后的一系列事件中陷入了与利冯兹,以及前身毕赛德·佩因纠缠在一块的漩涡,几乎差点因此而丧命。所以,蕾夫现在这幅表现或许还是能说得过去。

    “终究不是一个纯种原始变革体。不然的话,就不至于会考虑这么多事情了。”何莫名在心中暗暗感叹。

    幸好的是,蕾夫并没有低落多久,他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起来。

    “疾风。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想法了?”暗自想明白了大概后,蕾夫看着何莫名问道。

    “嗯,是有一些想法。”何莫名很干脆地承认了,并在随后发送了一个联络信号给了蕾夫。“这是另外一支部队的联络信号。从现在开始,你和你的X小队都暂时归属了那支部队的指挥官劳·鲁·克鲁泽指挥。”

    “劳·鲁·克鲁泽?”蕾夫暗暗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后,又问道:“这是一支怎么样的部队?”

    看着蕾夫有些疑惑的样子,何莫名咧开了嘴角,露出那一口洁白的牙齿,笑道:“相对你们而言,这便是由一支外星人组成的特殊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