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728 幕间(下)

    在时不时偷瞄自己的小护士带领下,吊着左手,右手拿着一束鲜花的阿斯兰便带到了一间病房。

    只见小护士在房门上轻轻敲了几下后,里面便传来答应声。

    “那么,请进吧!阿斯兰·萨拉阁下。”小护士打开门后,俏皮地眨了眨眼。

    “谢谢!还有叫我阿斯兰便可以了。”阿斯兰微微一笑,道了一声谢谢后便越过小护士,走进了房间。

    而落在门外的小护士却是看着阿斯兰的背影,眼神异彩连连,小脸微红。不过也难怪,阿斯兰本身的容貌就是极为出众的,再加上家世加成,自然成为了一众小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咯!可是这个小护士的一份痴心可要付之东流了。

    走入房间的阿斯兰轻轻地用手肘把门关上后,便绕过挡在前方的布帘,来到了布置在房间中央的病床上。

    “你回来了。阿斯兰。”还没有等阿斯兰主动打招呼,躺在病床上的那位就先发制人,率先打起了招呼。

    “嗯。回来了。”阿斯兰点了点头,两眼却不停地在房间四处扫视着。

    “那边。”爱丽可一看到阿斯兰手中的那束鲜花,和那副四处寻找某样东西的样子后,便有些沮丧地抬起手指指了指前面,也就是阿斯兰的侧后面。在那边,正好摆放着一个空花瓶。

    “额,哦!抱歉。刚进来的时候没注意到。”阿斯兰面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连忙走上前去,试图把鲜花插进花瓶了。

    在阿斯兰忙活着的时候,爱丽可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了。“其实没必要买花束过来的啊!你来看我就很开心了。”

    阿斯兰闻言,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顿了顿,他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其中还有着一丝愧疚。“必要的。这是必要的。至少能够减轻一些负罪感。”

    “负罪感?那是什么?”爱丽可一听到这句话后,眼皮便开始了跳动。“阿斯兰·萨拉!你给我转过身来,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那股莫名其妙的负罪感到底是为什么?”

    阿斯兰并没有说话,但随着他的转身,爱丽可看清楚了阿斯兰面上的神色中充斥着纠结,愧疚,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是因为拉克丝·克莱茵?”爱丽可凝视着阿斯兰的眼睛问道。

    “嗯。”阿斯兰点了点头。

    “是吗?”爱丽可似乎理解了阿斯兰为何如此愧疚的原因。只见爱丽可轻轻地拍了拍床沿,喊道:“阿斯兰,过来。坐这边。”

    待到阿斯兰走过来,并坐在床沿边上后,爱丽可突然扬起右手,狠狠地朝着阿斯兰的侧脸打了过去。“阿斯兰!!笨蛋!!”

    “啪!!”

    掌声落下,阿斯兰的左脸上顿时被肿红所占据了。在那肿起的侧脸上,是一双充满着错愕的双眼。

    下一秒,阿斯兰的衣领被爱丽可的右手揪了起来。

    “阿斯兰!你是不是觉得因为你是拉克丝·克莱茵的未婚夫的关系,所以对拉克丝打伤我,甚至差点让我死去的事情而感到愧疚?是不是!!”

    在爱丽可的逼视下,阿斯兰的眼睛动了动,有点不敢和爱丽可对视。“大概,是吧。”

    “啪!”

    又是一次耳光。

    只不过这一次是左脸,飞快肿起的左脸正好和右脸配成一对。

    “她跟你有什么关系?阿斯兰!!拉克丝·克莱茵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在她作出了背叛PLANT的决定,并付诸实行的行动后,她,拉克丝·克莱茵就跟PLANT,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为什么要对她所作出的叛逆之事而感到愧疚?”

    爱丽可的右手死死地揪住阿斯兰的衣领,不断地大声地责问着阿斯兰,责问着他那些莫名其妙的愧疚到底是从何而来。

    “可,可是我是她的未婚夫。”阿斯兰的声音闷闷地响起了。

    却不料,这句话顿时激怒了爱丽可。

    “未婚夫?!”爱丽可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几个调子,她一边不断地收紧揪住阿斯兰衣领的右手,一边怒喝道:“未婚夫是吧?你知道吗?在你在地球养伤的时候,拉克丝·克莱茵,那个不知廉耻是何物的女人到底背着你做了些什么?”

    纵使是衣领被不断地收紧,阿斯兰依然一声不吭,依然保持着那副沉闷的态度。

    “就是这幅样子!!就是因为你这幅样子!!拉克丝·克莱茵这个贱女人才会如此地肆无忌惮!!!”爱丽可看到阿斯兰那副沉闷,而又一言不发的样子,怒火不由得地上涨三分。“阿斯兰!!你知道吗?那个把我和大家付出了无数心血的结晶,自由高达开走的少年是谁吗?基拉·大和!!你最好的朋友!!而在你躺在地球上为伤口痛苦不已的时候,拉克丝·克莱茵和基拉·大和这对狗男女正躲在克莱茵家的后院里卿卿我我,好不快活!!这些,你都知道吗?”

    盛怒之下,爱丽可竟是再一次抬起左手。可就在她想给阿斯兰再次抽上一记耳光时,腹部突然传来了一阵刺痛,是那处尚没有痊愈的伤口。

    咬着牙齿忍着刺痛,爱丽可松开右手,狠狠地说道:“就是这样。你才会让人觉得再怎么样你都是无所谓的。”

    阿斯兰皱着眉头,正欲开口为自己辩护几句时,却突然发现爱丽可正在捂住腹部,脸上渐渐地被痛苦爬满了。看着那层逐渐爬满额头的冷汗,阿斯兰怎么可能还不清楚爱丽可此时正在遭受什么劫难。“爱丽可,坚持住。我马上去叫医生。”

    “混蛋!要你管!”爱丽可的喝骂声被匆忙跑出病房的阿斯兰丢诸脑后了。

    不多时,在被阿斯兰火急火燎地拉过来的医生和护士救治下,爱丽可的伤势很快就稳定了下来。只是在医生走之前,阿斯兰却是被狠狠地批了一顿。

    “你不知道患者刚刚从死门关逃出来吗?养伤期间,就好好地让她保持平静的心态,尽量不要过于刺激患者,避免再次诱发伤口破裂。”

    在医生的说教下,阿斯兰只能连连道是,回答声尽是赔礼道歉。阿斯兰送走了医生后,再次回到了爱丽可的床边。而此时,躺在病床的少女并没有搭理阿斯兰的意思。

    “抱歉。”阿斯兰看着闭上眼睛,作出一副熟睡模样的少女,轻声说道。奈何,阿斯兰的道歉并没有得到少女的谅解。

    床沿边上传来了一阵压力,是阿斯兰再一次地在床沿边上坐了下来。

    “爱丽可。我知道你心里很愤怒。但现在我也只能说声抱歉。”阿斯兰侧着头看着少女那张美丽的脸孔,轻轻地说道:“自从我从地球上回来后,我所听到的,所见到都是一些让我无法反应过来的事情。拉克丝的事情也好,基拉的事情也好,阿拉斯加的事情也罢。这些事情就像是海啸一样朝着我扑了过来,让我措手不及。”

    “那你想怎么办?”装睡的少女睁开眼睛,看着阿斯兰问道。“还是不停地道歉?”

    阿斯兰见爱丽可搭理自己后,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不会了。这个时候,道歉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了。我需要一点时间去想想。”

    悉索声响起,本来躺在床上的少女用双臂支起了身体。在那张脸上还残留着伤口破裂的痛楚时,一个怀抱把阿斯兰揽入了怀中。“没关系的。阿斯兰,你静下来想一想也好。在战场上没有能够让人思考的时间。”

    “嗯,谢谢。”阿斯兰的鼻腔里被少女身上传来的芳香所充斥着,嗯,这里面还有一丝消毒药水的味道。可,不知道为什么,阿斯兰突然觉得在这股芳香的包围下,他那颗因为各种接踵而来的突变而变得有些烦躁,慌乱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爱丽可,等我。”

    “嗯。”

    入夜时分,待到爱丽可在药物的影响下而进入了深层睡眠后,阿斯兰便离开了医院,独自一人来到了那处阿斯兰极为熟悉的庭院,拉克丝·克莱茵所居住的豪宅。

    缓步走进其中,阿斯兰可以看到那遍布满地的狼藉。在他的脚步踩踏下,那一片片碎玻璃再一次迎来了破碎的命运。

    沿着小道一路前行,阿斯兰来到了后院。

    放眼望去,他看到了那颗大树。他记得在某个悠闲的午后,他和拉克丝一起坐在那边,一边喝着红茶,一边谈论着其他事情。如今,这里却是空无一人,满地狼藉。

    思索间,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了。

    阿斯兰立刻从怀中拔出了手枪,同时喊道:“是谁?出来!”

    “哈罗!哈罗!”

    在那被推开的草丛中,一个粉红色,而又圆滚滚的身体蹦了出来。

    “哈罗?原来是哈罗啊。”待到看清楚那道影子后,阿斯兰那紧绷的神经也马上松懈了下来。他认出了,这是他亲手制造并送给拉克丝的礼物,粉红哈罗。看着在地上蹦跶的粉红哈罗,阿斯兰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感情。“就只有你一个了吗?哈罗。”

    “哈罗!哈罗!”粉红哈罗在蹦跶着。“哈罗!哈罗!”

    在阿斯兰不经意间,粉红哈罗渐渐蹦远了。

    “哈罗!等等!你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