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727 幕间(中)

    国土尽数皆为岛屿的奥布有着美丽的海岸线。每逢夕阳西下之际,沙滩上,海岸线的堤坝的人行道上都会有着大量旅客欣赏夕阳海景。

    可此时,有一些游人正悄悄地打量着站在另外一边的那些身着黑衣,带着墨超的护卫,时不时地就这些黑衣护卫的身份低声议论着。而沿着这些黑衣护卫的视线而去,可以看到在不远处的灯塔之下有着两道身影。

    从海面吹上的轻风轻轻地抚起金色的发丝,微凉的海风更容易让人放松,将一天积累下来的疲劳全数吹散。卡嘉莉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海风带来的清凉后,重新睁开眼睛,笑道:“这里很舒服呢!基拉。”

    “嗯。”站在身后的基拉有些沉闷地点了点头,回应着卡嘉莉的话语。而他的双手正放在了一对把手上,轮椅的把手。在基拉到达奥布,并被带到曙光社后,曾经想过卡嘉莉的状况如何?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脑海中所设想的状况根本远远不及。

    在那场战斗中,空中霸王2号机被闪光圣盾高达甩出的盾牌击中,从而发生了解体。与残骸一起坠海的卡嘉莉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而在那支被乌兹米特别指定的治疗团队医治后,已经基本上已经好得七七八八。

    只不过卡嘉莉现在还有两个极为疑难的病症存在。

    一是下肢瘫痪。或者是坠海中受到了冲击导致,也或者是被坠落的残骸击中所致的。总而言之,要不是奥布的接应舰队及时赶出,恐怕下肢失去功能的卡嘉莉恐怕就是淹死在那片大洋中了。对于这一个病症,医疗团队对此已经有了头绪,并开始准备相关手术器材,预备在近日内进行第一轮治疗。

    最后,也是最让医疗团队感到棘手的问题。那便是,卡嘉莉的记忆出现了问题。这是卡嘉莉在那次战斗后,这支医疗团队在诊治后所得出的结论。通过检查得知,卡嘉莉的记忆失去了某个时间段后的所有记忆。而这个时间段在随后的追加检查中,也被大致地证实了。那便是卡嘉莉当前的记忆还停留在大天使号刚刚离开沙漠那段时间中。

    对此,与卡嘉莉重逢的基拉感到无比地内疚。如果,当时他能够强大点,果断一点,那么卡嘉莉现在就不会坐在轮椅上,无法自由地行走,更是失去了一段记忆,尽管这段记忆是在生与死之间不断战斗的记忆。但,基拉可以感受到卡嘉莉那张看似没问题的笑脸下的阴霾,她对那段失却的记忆十分地在意。

    “嗯?基拉,你在想什么?”坐在轮椅上的卡嘉莉发现基拉久久未曾回话后,便回过头,仰视着基拉问道。

    基拉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呢。只是变凉了。我们回去吧。之前艾莉卡主任说过待会你的医疗团队会来例行检查。”

    “又要检查?!”卡嘉莉眉头跳了跳。打从自己在战斗中受伤后,就一直被那支医疗团队围着团团转。最气人的是,自己连怎样受伤的都不记得。一直等到基拉到达这里后,她才从基拉口中知道一点那时候的情况。

    轮椅在基拉的推动下,缓缓地离开灯塔的所在,沿着堤坝上的人行道,朝着那辆被黑衣护卫守着的加长版轿车走了过去。在轮椅车轮缓缓转动间,卡嘉莉抬手按住那被海风吹散的发丝。

    “基拉。我是不是很没用?”在逐渐增大的海风声中,卡嘉莉的低声细语传到了基拉的耳中。

    基拉摇了摇头,否定道:“并没有。卡嘉莉你是个勇敢而美丽的女孩。”

    “勇敢?只是莽撞吧?”卡嘉莉嘀咕了一句后,又回过头,仰视着基拉说道:“我是个美丽的女孩?”

    “嗯。是的。”基拉点了点头。

    “即使是那么莽撞,毫无头脑地冲上战场,落得了这幅下场,也是美丽的女孩?”卡嘉莉追问。

    “嗯。毫无疑问。”基拉的回答是十分地肯定。

    “是吗?”卡嘉莉的声音似乎隐隐透着一丝喜悦。不知为何,卡嘉莉发现自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似乎也是一种很不错的际遇。

    ——分割线——

    当大门打开的时候,阿斯兰顿时发觉自己正在走进了一个如同菜市场般吵闹的地方。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他正在踏入的应该是PLANT的政治中枢。为什么会如此地吵闹?阿斯兰并不明白。

    在激战中受伤昏迷的阿斯兰被奥布救起后并经过简单的医治后,就被随后赶来的ZAFT军带回了卡奔塔利亚基进行治疗。听从医生吩咐进行静养的阿斯兰亦对现在的形势了解得不多。虽然在后面赶来的克鲁泽也向着他透露了一些消息,但更为关键的就是克鲁泽特意将阿斯兰的父亲,也就是帕特利克·萨拉当选成为PLANT最高评议长这件事情告诉了给他知道。

    阿斯兰一边回想着克鲁泽告诉他的事情,一边穿过吵闹的人群。没花多少时间,头上还缠着绷带,左手还吊在胸前的阿斯兰便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父子见面,并没有常人那般想象中的温馨。如其说是父子,更不如说是披着父子关系的上下级关系。由于母亲过世后,帕特利克便埋头于国防发展中,而阿斯兰也在其影响下,进入了军校。因此,多年以来,父子间见面的次数实在稀少。

    “阿斯兰,你辛苦了。”尽管父子间疏离了很多,但帕特利克还是对阿斯兰近来感到满意。特别是将地球联合的强袭高达给毁去了,从而让地球联合失去了一个重要数据。这对于时间急缺的ZAFT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不。这是属下应该做的。”阿斯兰挺直腰杆子,应道。

    “嗯,别站着了。坐。”帕特利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后,缓声说道。

    “是。”

    待在阿斯兰坐下后,帕特利克就关于击毁了强袭高达的那场战斗询问了几个问题。就在这些问题被阿斯兰一一解答过后的寂静中,帕特利克说出了一个让阿斯兰极为震惊的消息。

    “我们秘密开发的MS被盗了。而且盗取者便是拉克丝·克莱茵。”在帕特利克的话语声中,其身后的大屏幕也同时弹出了一段视频。而视频上的两道身影让阿斯兰大吃一惊。

    只见阿斯兰猛地跳了起来,惊呼道:“拉克丝!!基拉!!怎么可能?”

    帕特利克并没有搭理陷入震惊的阿斯兰,他依然缓缓地说着盗窃者的事情。“如你所见。拉克丝·克莱茵利用克莱茵派的影响力,为盗窃机密而大开门路,从而让那名不明身份的少年开走了我们最新锐的机体。而那台机体上搭载的更是我们ZAFT,我们PLANT的最高机密——反中子干扰器!”

    “什,什么?”阿斯兰摇了摇身躯,便站定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反中子干扰器?!难道···”

    “如你所料。我们PLANT很有可能会再次笼罩在核弹的阴影之下!”帕特利克脸色凝重。

    “这···”

    “不用犹豫了。那名少年的身份我们已经查清楚了。阿斯兰,你知道吗?在你离开PLANT这段日子中,拉克丝·克莱茵可是把这名少年藏在了她家里面,一直到将我们的最高机密给盗取走了。”帕特利克并没有把下一句话说出来,但直视他眼睛的阿斯兰已经读懂了自己的父亲的意思。

    “不,不可能。”阿斯兰摇了摇头。

    “是吗?”帕特利克似乎叹了一口气,而此时,身后的大屏幕再一次变换。一个新画面出现了。而此时的画面有着数道身影。阿斯兰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道身影,那是爱丽可,一个让阿斯兰头疼万分的女孩。

    “爱丽可受伤了,受了濒临死亡的伤。”帕特利克的声音缓缓地响起。

    阿斯兰并没有回答,他的双眼正死死地盯着画面。因为,现在画面上新出现了一道身影,拉克丝·克莱茵。只见拉克丝在跟爱丽可说话,旁边的守卫突然拔出手枪,朝着意料不及的爱丽可连开数枪。紧接着,拉克丝便越过了在鲜血中挣扎的爱丽可,径直地走了。

    “不,不可能。”阿斯兰现在只能,也只知道重复地这句话。

    “拉克丝盗取最高机密的事情,是爱丽可发现的。虽然发现得很及时,但是我们小瞧了克莱茵派的手段,最终还是被那名少年盗走了自由高达。”帕特利克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冷声说道。刚开始的满意已经渐渐地变成了恨其不争气的态度。

    “议长。”阿斯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喊道。

    但帕特利克似乎没有想要继续搭理他的意思,只见帕特利克抬手阻止了阿斯兰。“阿斯兰·萨拉。现在念你处于养伤期,特批你休息三天。”

    “可···”阿斯兰张了张嘴,最后在自己的父亲的眼神逼视下屈服了。“是!议长。”

    在阿斯兰转身离开的时候,帕特利克突然开口说道:“去看看爱丽可吧!你想知道的事情,爱丽可会告诉你的。”

    阿斯兰愣了愣,随后轻声应道:“是,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