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722 苍穹之翼

    轰鸣,爆炸,弹雨,充斥在频道中的求救声,命令声不断地折磨着大天使号上的所有人。身处舰桥上,能够第一时间接触到战场情况的众人更是如此。明明大天使号是宇宙战舰,却莫名其妙地被编入了阿拉斯加第五防卫队。明明大天使号对于地球联合的宇宙军来说是那么地重要,却被莫名其妙地被下令安心待在阿拉斯加里面。本来应该早早批准的休假以及退伍神情,却迟迟不予通过。

    这一切,一切的莫名其妙,在不断积压在众人心中的同时,也迎来了一场大战。刚刚从追击中脱险的大天使号并不知道眼下的形势走向。或者是大天使号上的人忽略了,也或者是地球联合上层刻意隐瞒,从始至终大天使号上的众人都还以为现在只是因为忙碌于巴拿马防御,而暂时放缓了其他事情的处理速度。大战的到来,更是让包括玛琉在内的所有人无暇他想。

    距离被下令出战的那一刻开始,现在大天使号已经配合着友军守在了主闸门近半小时之久。尽管有着大天使号这艘战力出众的战舰担当防守主力,但面对ZAFT精心准备的强大MS攻势,大天使号的应对也是显得捉襟见肘。

    只见在大天使号的左舷边上,一艘水面战舰被三架搭乘着格乌的吉恩联手击沉了。而这艘战舰被击沉的事实,却让原本就忙于应付敌人攻势的大天使号的处境变得更为窘迫。

    “奥列克号,沉没。”

    玛琉紧皱着眉头,咬着牙齿说道:“左舷,去补上奥列克号的位置。”

    玛琉不是不知道,在大天使号几乎被敌人集火的现在,贸贸然暴露侧舷是多么愚蠢的事情。但,为了争取时间,玛琉不得不下达这样的命令。因为面对着MS占据绝对优势的ZAFT,己方那脆弱的阵型一旦出现空隙,那么等待她们的就只有一场赤(河蟹)裸(河蟹)裸的屠(—_—)杀。

    在那扑面而来的导弹集群中,大天使号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一波导弹攻势。在下一刻,刚刚填补了友军的空缺的大天使号却马上在玛琉的命令,向着试图围攻自己的吉恩小队发起了防守反击。在那两道明亮的光束中,这支吉恩小队瞬间被狂躁的能量给吞噬了。

    然而,有着MS数量绝对优势的ZAFT军完全不在乎一时之间的损失。好不容易才解决了一个吉恩小队,转眼间便有两个吉恩小队围了过来。从眼前的情况下,大天使号就算战力出众,也是无法在这一波波车轮战中幸存。

    面对这样的绝境,大天使号的舵手诺伊曼也不禁地回头看着玛琉说道:“舰长!以敌人这样的难缠阵容,我们是无法坚持多久的!”

    尽管玛琉想要反驳诺伊曼的这个说法,但玛琉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在刚才那一瞬间,她的脑海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之前与何莫名单独谈话时,何莫名所提到过的关于大西洋联邦和她最为敬重的人,哈尔巴顿提督之间的黑暗斗争。不知为何,本应该将何莫名的那些说话忘记的玛琉在这个瞬间,神差鬼使般将回荡在脑中的话语与眼前的一切连接了起来,完完全全地连接了起来。

    就在玛琉这个愣神之时,负责CIC通信的达利达·罗拉哈·昌德拉二世不忿地喊道:“可恶!真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就司令部也···”

    而因为在之前的芙蕾失控爆发事件中而受伤的赛,在好不容易康复后,面对着选择留在大天使号的朋友时,亦是做出了与原著般的选择,成为了大天使号的一员。在他听到了达利达·罗拉哈·昌德拉二世的抱怨后,从他人口中听到一些消息的赛也回过头说道:“我们的主力不是在巴拿马吗?”

    “是的。”管制官杰基·特诺姆拉点了点头应道。

    “那,会有援军来救我们吗?”米丽雅莉亚的脸色尽是担忧,更多的却是恐惧。

    达利达·罗拉哈·昌德拉二世自嘲道:“如果有援军的话,那么能在我们被击沉之前赶来就不错了。”

    部下们的交谈一字不差地听在了玛琉耳中,而玛琉却无法开口说出任何安慰他们的话语。因为在刚才,以回想起何莫名跟她说过的话语为契机,连眼前的这一切连接起来的玛琉,已经猜出了隐藏在眼前这场战斗中的用意。

    而随后突然驾驶着战机出现,又在敌人MS攻击下,迫降在大天使号上的穆带来的消息更让玛琉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那个男人一直都知道。”看着满脸焦急神色的穆,玛琉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而我却一直在抗拒知道他想要告诉我的事情。”

    “什么?”火急火燎,冒着生命危险跑回大天使号上的穆似乎发现眼前这名让他倾心的女子,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没。没有什么。少校,谢谢你赶回来告诉我这个消息。”玛琉摇了摇头,脸上的苦笑迅速地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严肃而凝重的神情。“如果说把ZAFT军引进来,便是这场战斗的目的的话,那么本舰已经完成了这次的作战任务。”

    随之,玛琉深呼吸一声后,沉声说道:“另外,这是大天使号玛琉·拉米亚舰长的个人决定。所有舰员不必对此决定负责。”

    玛琉的变化看在了穆的眼里,他刚想开口阻止玛琉的时候,却被玛琉抬手阻止了。只见玛琉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本舰将脱离当前战斗区域···”

    就在玛琉想要完全下达这个违反军纪的命令时,一个突如其来的通讯被强制接通了。

    “哟!好久不见!玛琉舰长。”熟悉的声音响起了,不断地在大天使号的舰桥上回荡中。这个声音更是让下定决心,想要背负一切责任的玛琉为之一愣,挂在嘴边的话顿时被塞了回去。

    “额,上···何上校?”

    “不,现在我是地球联合第十七特混舰队司令官,何莫名准将。上校已经是过去式了。玛琉舰长。”何莫名笑了笑,随即又说道:“别先忙着敬礼。让我猜猜你们的处境好了。”

    只见何莫名仿佛是猜谜般想了想后,带着一丝嘲讽说出了玛琉她们所知道的那个真相。“我猜阿拉斯加的地底下正埋着有一颗超级炸弹,而且很快这颗超级炸弹便会把这片区域给炸上天。玛琉舰长,我说得对吗?”

    何莫名脸上那一丝浮现的坏笑,如同锋利的箭矢般在刹那间被穿透了玛琉的心。玛琉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微笑,这是嘲讽的笑容,这是戏谑的笑容。

    尽管如此,玛琉并不想就此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在这个可恶的男人眼前暴露出来。她死死地咬着嘴唇,强迫着自己的心态恢复正常。最终,多番尝试平复心态未果的玛琉还是带着一分焦急,三分哀求,六丝哭腔的声音喊道:“我们事先并不知道这个作战计划,我们被欺骗了。所以,现在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何将军,你是不是也要想那些将军们下令让我们死守这里?!”

    看着玛琉那双几乎要滴出水的眼睛,何莫名呵呵一笑,朗声道:“怎么可能?如果怀疑我的来意的话,那么请你们抬头看天上。”

    “天上?”玛琉愣了,穆愣了,舰桥上的所有人都愣了。

    但是下一秒,负责CIC的达利达·罗拉哈·昌德拉二世突然尖叫了起来。

    “目,目标!不知名目标正在向着我们冲来,速度很快。方向是我们的头上,来了!”

    达利达·罗拉哈·昌德拉二世的话音未落,一道金色影子便突然从上至下从大天使号的前方一掠而过。转眼间,在金色身影飞速划出的金色轨迹中,一连串爆炸随之产生。那是导弹被击毁的光芒,那是ZAFT的MS被击毁的爆炸,从这一刹那开始,金色轨迹仿佛是死神镰刀般,不断地在围绕在大天使号前方的吉恩部队中掀起一曲曲死亡圆舞曲。

    “敌,敌人。拦阻在本舰前方道路的MS已经被消灭!撤退路线畅通!!!”一声欢呼响起了。

    穆的嘴巴微微地张大着,从他发现玛琉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到那个何将军登场发威,似乎才过了没多久,而那道金色身影冲进敌阵后,也不过数分钟而已。就在这短短的数分钟之间,大天使号拼死拼活都无法打开的局面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破开了。

    思索间,那道在敌阵中掀起一阵阵死亡的金色身影终于回转到大天使号的面前。这样也让大天使号上的众人看清楚了金色身影的真实样貌。

    在明亮的阳光中,一道道金色流光勾勒出凌厉而刚硬的线条,两块有着奇怪形状的巨大盾牌如同收拢的羽翼般护卫在金色身影的背后。在那盾牌之下,更是有着一阵阵仿佛就像精灵之光的荧光渐渐散落,让人仿佛间便会看见一对光翼正在蓄势待发。

    “独,独角?金色的独角?独角兽?”玛琉看着金色身影头部那根斜刺向天的独角,喃喃地说道。

    “玛琉舰长,好眼光。这是我的专属机体。”何莫名的声音再一次在大天使号的舰桥上响起。下一秒,何莫名的神情变成极为的严肃,只见他在地球联合军的作战频道中宣布:“所有依然坚守在阿拉斯加的残存部队听着!我是地球联合第十七特混舰队司令,何莫名准将。现在根据战时指挥权相关条例,我宣布,你们的作战任务已经完成,现批准你们撤离当前战场。这道命令导致的所有过失责任将由我个人承担!重复,你们的作战任务已经完成,现批准你们撤离当前战场。这道命令导致的所有过失责任将由我个人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