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696 解体

    罗德·吉普利尔对何莫名口中着重提点的烟花汇演并不感兴趣。他,以及将他推为代表的众人眼前只有一个迫切的想法,那便是尽快地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离开这个已经不再属于醉生梦死的死亡之地。

    尽管他们从开始到现在并没有目睹任何一起流血事件,任何一具尸体,但是斗争经验丰富的他们很自然就猜到了这幅看似平和的宁静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副鬼样子。为了尽快脱离这片是非之地,罗德·吉普利尔就算不被众人推举,也会自动自觉地向士兵们提交交涉。

    “上校。”在那段不远不近的路途中,罗德·吉普利尔把所剩不多的耐心消耗光了。“上校阁下!”

    在罗德·吉普利尔的呼喊声中,在前方带路的何莫名停下了脚步。

    “嗯?罗德·吉普利尔阁下,累了吗?再忍耐一下。马上就到了。”何莫名只是回过头看了一眼罗德·吉普利尔后,便继续自顾自地转身向着走廊的尽头走去。

    无奈之下,罗德·吉普利尔只好继续跟着暂时无意跟他交谈的何莫名一路前行,一直走到了腾云号的瞭望台所在。

    何莫名站在栏杆边上,看着远处那颗正缓缓进行自转的殖民卫星,开口问道:“罗德·吉普利尔阁下。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们无意追究你们在这颗殖民卫星上的所作所为。但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却是跟你们有那么一点关系。”

    “上校。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罗德·吉普利尔在听到何莫名所说的话后,先是一阵喜悦,后又是一阵惊讶。他完全搞不懂这艘地球联合的战舰为什么会突然间袭击了这里,还把他们这些社会名流全数集中在了一块。难道是绑票?想到这里,罗德·吉普利尔有些不敢想了。

    “阁下。你会明白的。”何莫名拿出个人终端,并在上面按下数个按钮后,便把投影出来的画面面向罗德·吉普利尔。

    只见罗德·吉普利尔一看到全息投影上的画面后,顿时又惊又慌。“这,这是!??”

    随着画面的播放,一名看上去只有14,5岁的少年正被惨绿惨绿的培养液包围着并静静地漂浮在一处巨大的玻璃舱中。尽管此时少年的脸孔相当的稚嫩,但不难从眉宇间看出这名少年便是眼前的罗德·吉普利尔的翻版。不,应该说是克隆人才对。

    何莫名的嘴角微微翘起,看着罗德·吉普利尔从一开始就倨傲无比的脸在此时被慌张所占据。“相信以阁下的能耐,是应该可以知道新星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艰难地把目光从画面上收回来,罗德·吉普利尔脖子僵硬地转向何莫名,愣了愣说道:“什么?新星?”

    “对。新星。我们来这里便是为了新星。”何莫名脸上的笑容很是温和,看上去实在是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但罗德·吉普利尔却无法感觉这股春风。因为他已经想起来了何莫名口中所提到的新星到底是什么回事了。

    在他来到这颗殖民卫星之前,就已经从他的那些蓝波斯菊同僚的口中得知了这起事件。被东亚联邦视为重中之重的新星地下工厂竟然受到了袭击,并被不明身份人士将那传闻中的新型机体给抢夺走了。再后来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毕竟告诉他这件事情的同僚也没有说这个方面的事情。更何况,他自己本身也对这方面的事情感到一阵兴趣缺缺。在他成功把亚兹拉尔给干趴下,成功上位之前,他几乎不会想把多余的心力分到别的地方去。

    “我想起来了。难道那些被夺走的机体就在这里吗?”罗德·吉普利尔才智不差,在何莫名稍稍提醒后便马上联想到其他地方。只是他根本没有猜到后面所发生的事情,以及新型机已经被夺回的情况。

    “不,新型机已经夺回来。只是我们还有一个最后的任务,那便是把幕后主使给揪出来。”何莫名抬手在个人终端上按了按,又是一段新的视频被播放了出来。

    那是一段迅漫游在那处摆满的培养槽的地下设施中漫游的视频。身材小巧灵活的迅,很是容易便把那处地下设施的情况全数拍摄了下来。而随着视频的播放,面色越发凝重的罗德·吉普利尔的心也被紧紧揪住了。

    “这,这是!!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有人在克隆我们?”罗德·吉普利尔大喊了一声后,不断地咆哮道。就在刚才的视屏短片中,罗德·吉普利尔除了看到自己的克隆体以外,还看到了几个相熟,甚至是可以说是自己在蓝波斯菊内部的盟友的克隆体。这样惊人的现实让罗德·吉普利尔一时间无法接受得了。

    “这是事实。吉普利尔阁下。”何莫名将全息投影关闭后,一边收起个人终端一边说道。

    到底是蓝波斯菊领导人的候选者,罗德·吉普利尔很快就平复了心态。“尽管如此,这跟新星有什么关系?跟你有什么关系?”

    “有。我们的情报部门经过调查,我们在新星上派驻的年轻一辈几乎全数成为了不明势力的棋子。当初我们怀疑是不是被胁迫协助,甚至是被收买了。但在来到这里后,我们就发现了这个惊人的事实。”何莫名抬手指着远方的殖民卫星,缓缓地说着他们的来意。

    “惊人的事实?”罗德·吉普利尔想起了刚才所看到的那个视频短片,随即明白了何莫名到底为何会解释那么多事情。“上校,你想怎么做?”

    何莫名右手握拳,举到面前,遥遥地对着那颗殖民卫星。

    “BOOM!”

    何莫名摊开右手说道“就是这样。”

    “上校。你们的做法未免太激进了吧?”本应该马上答应的罗德·吉普利尔却是表现出了一副犹豫的样子,这让已经对他有着固有印象的何莫名感到了一阵惊讶。要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在第二季中,可是疯狂地建造了镇魂曲这个大杀器,更甚至不惜为了与调整者决战,亲自下令抹杀了不认同他所把持着的理念的国家的领导层。在其后,更甚至下令将PLANT的一颗殖民卫星给打残了。

    “哦?蓝波斯菊的未来领导人竟然觉得我的做法残忍了?要知道当初血色情人节事件到底是谁引发的?”何莫名脸上浮现了一丝嘲讽笑容。

    “那是为了蔚蓝而洁净的天空。”罗德·吉普利亚以口号来回应何莫名的嘲讽。

    “呵呵!”何莫名并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只见他自顾自地说道:“时间快到了。”

    罗德·吉普利尔刚想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阵耀眼的光芒突然亮起了。

    尽管此时罗德·吉普利尔并没有听到任何声响,但是那阵耀眼的光芒却在这一刻把他的注意力给拉过去。还没有等他把视线完全移开的时候,突然从舷窗左侧掠过了数道耀眼的光束。

    “光束炮?!”罗德·吉普利尔惊讶地喊了一声。这一下,罗德·吉普利尔才发现原来何莫名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并无虚假,而是真真实实地想要把这颗殖民卫星给炸掉,甚至还付诸实行了。

    只见远方那颗原本还在缓缓自转的殖民卫星在一阵阵连环爆发,而又如同星光闪烁般的爆炸中停止了自转动作。甚至在还没有完全停止自转之时,就已经开始出现了较为脆弱的部位从殖民卫星的主体上剥落的现象。在这阵如同尘土飞扬的部件剥落浪潮中,一阵阵光束炮不断地从腾云号的主炮中射出,带着炽热而不可阻拦的气势,仿佛就像雨点般落在了殖民卫星那被爆炸震裂开来的要害部位上。

    耀眼,除了耀眼这个词语,罗德·吉普利尔一时之间无法想象到任何词汇来形容眼前的情况。就算他在知道了当初血色情人节事件中,属于蓝波斯菊阵营的军官动用了核弹将尤尼乌斯7号炸了这件事情后,也没有多大的感觉,更别提他会对是在尤尼乌斯7号上的人们产生任何一丝怜悯。

    而如今,虽然眼前的这颗殖民卫星与尤尼乌斯7号有所差别,但并不能就代表着这颗殖民卫星的体量细小,相反作为破坏力量的组成部分的腾云号在它的面前。却是显得十分的渺小。可这颗殖民卫星被逐步引爆,在腾云号的主炮射击下迅速解体的震撼却丝毫不差地出现在罗德·吉普利尔面前的时候,他方才深深体会到一颗直径10公里之大的殖民卫星在炮火,爆炸中解体的过程是多么地可怕。

    随着一连串,仿佛星光闪烁般的光芒在接二连三地在殖民卫星上闪烁不断,殖民卫星外部链接装置,装甲,部件的剥落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某些要害部位在腾云号的主炮特别照顾下被打得支离破碎,失去了束缚殖民卫星内部空气的功能。在那裂开的空洞中,何莫名甚至可以看到建立在殖民卫星内壁上的那一栋栋的豪华别墅。

    “罗德·吉普利尔阁下。我想是时候向这颗曾经让人醉生梦死的殖民卫星道别了。”何莫名双手放在了栏杆上,带着一丝邪魅的微笑,朗声说道。

    下一刻,仿佛是回应何莫名的话语似的。一阵比之前的光芒更加耀眼的光辉出现了。在那让人措手不及的时候,从殖民卫星内部出现了。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席卷了殖民卫星内部。转眼间,本来还能在腾云号的主炮射击下,支撑一段时间的殖民卫星终于迎来了它的终点。

    在那支离破碎的残骸中,一颗体量庞大的殖民卫星就在罗德·吉普利尔的眼前完全解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