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687 情报 接触

    传说中的光头走了。

    这个既不让人讨厌,也绝对不会让人喜欢的光头军官走了。

    “这家伙整天阴恻恻的,真让人恶心。”冯云看着在收纳了光头军官所搭乘的穿梭机后,开始转向的分舰队有些不爽地说道。

    何莫名瞥了一眼满面不爽的冯云后,抬手弹了弹手上的文件笑道:“同感。但起码他带来的东西足够让我们喜欢上。”

    冯云转过头,把目光放在了何莫名手上正拿着的文件上。“这份东西真的有用?”

    “有用没用,我不知道。但起码比起我们之前只知道坐标要强得多。”何莫名感叹了一声后,便转手把手上的文件递给了冯云。

    在看到这份文件之前,何莫名和冯云曾经一度以为在那个神秘坐标上的东西极有可能是一座以军工厂为主的太空设施,甚至有可能是一颗大型殖民卫星也说不定。可是就在和宪兵部队汇合后,从那名光头军官手中得来的情报文件却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

    只见文件显示在某个不知名的空域中,有着一颗神秘人造卫星。而且根据文件上所记载的资料显示,宪兵部队已经从新星那边截获了一部分与这个神秘人造卫星相关的情报,可惜的是他们所知道的只是这颗神秘人造卫星的一些外围资料,更详细的资料更是无法获得。因此在光头军官得知了何莫名他们从那艘货运飞船上获得了一个神秘坐标之后,就主动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将这些资料提供给了何莫名和冯云。

    对于这份看上来保密程度很高的情报,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只是在思索了几下后,何莫名果断地下了决定,从光头军官手中接过了这份情报。当何莫名打开这份情报后,惊讶地发现新星的内部几乎糜烂了三分之一,几乎三分之一的中下层军官或多或少地成为了某个不明势力手中的棋子,而这些中下层军官虽然并不能影响到大局,但在某些时候却能发挥出强大的效果。关于这一点,三架新型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海盗团闯入新星内部抢夺而走就是一个很鲜明的例子。

    在何莫名思索间,快速阅览了一遍情报文件的冯云长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啊!没想到。”

    自从冯云成为了运输舰舰长之后,自地球开始到新星这段航道少说也来回跑了十个年头。对于新星上的一切,人员,事物,冯云都很熟悉。更别说那些被众多上层寄予厚望的年轻一辈,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被寄予厚望的年轻一辈竟然沦陷了。从文件上的名单来看,这些年轻一辈几乎全军覆没。这个事实在冯云看来,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就算是ZAFT的特务部队,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把这些年轻一辈全数策反吧?

    “何上校。你的看法?”冯云叹息道。

    从思索中清醒过来的何莫名抬手拍了拍冯云的肩膀以示安慰后,缓声说道:“在文件的背后已经说明了那里的一些情况。没有想到,在这个神秘的坐标上的东西竟然是一座醉生梦死的销魂窟。如此看来,名单上的年轻一辈沦陷也是有可能会出现的。”

    “可,可就是再怎么,也不可能同时出现那么大规模的策反活动啊?这可是我们东亚联邦未来三十年在新星上投入的人才储备。”冯云越说越痛心,几欲顿脚来缓解心中的郁闷。

    何莫名放在冯云肩膀上的右手用力按了按,劝慰道:“或许他们有自己的苦衷也说不定。现在,我们对于那座销魂窟的情况完全不了解。接下来,我们要用我们自己的眼睛来看清楚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要我们东亚联邦的年轻一辈给策反!!”

    别说是冯云,就连只是一名匆匆过客的何莫名也对发生在新星那边的事情感到愤怒。本以为经过了那次攻防战后,新星上下会在那次战斗带来的压力下,凝聚成一个强而有力,牢不可破的整体。结果现实却给所有人抽了一记耳光。想来想去,唯一庆幸的是这部分中下层军官并没有直接接触到何莫名提供给东亚联邦的睚眦级(即爱尔兰级)巡洋舰的相关设计资料。

    “老冯。我们还有多久到达目标宙域?”

    收拾好心情的冯云定了定心神后,估摸了时间一下后回答道:“按照现在的速度来看,腾云号大概还在48小时左右就要进入目标宙域了。”

    “48小时吗?足够了。我们必须得准备一下。毕竟现在腾云号除了是东亚联邦的战舰以外,还是挂着地球联合的名义呢!这一点我们不能太过于刺激那边的人。”

    “嗯,我去准备一下。”

    柔和的音乐缓缓流淌在广阔的大厅中。

    而在这间装潢华贵的大厅之上,一盏巨大的组合水晶灯正向着大厅的每个角落洒落着柔和的光辉,让在细声交谈,推杯换盏的人群中来回穿梭的贵族少女身上所佩戴的宝石首饰披上了一层光辉轻纱。

    只见在二楼走道的某个角落处,一名身姿挺拔,留着金色齐肩长发的男子正端着一杯红酒站在栏杆上默默地看着下方那些交谈甚欢的人群。兴致骤起的男子轻轻地晃动着杯中那嫣红如血的红酒,在杯壁上划出的一道道红色轨迹中,男子嘴角的微笑越发浓郁。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夜晚。对吗?”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显得格外阴柔的男声响起了。

    金发男子闻言回头望去,只见那张在视频通讯见过很多次的脸孔正带着一丝柔和的微笑出现在自己的眼神。在那柔和的微笑中,金发男子不难发现这是一个释放友善,主动叫好的信号。只是为什么?金发男子觉得自己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里认为眼前的男人是一个女性?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事情。金发男子做出决定自己后半生的重要决定之前,曾经踏足了世界上的每个角落,见识过了很多人。而这些人当中不乏有着那些对自身性别产生疑问的怪人,他们要么有着异装癖,要么就不顾世人的目光,主动放弃现有的性别,勇敢地通过技术手段更换性别。

    而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阴柔得过分的男子为什么会在第一眼之间就会让自己把他错认成了“她”了呢?为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在金发男子脑海中快速闪过,但这些疑问并没有影响到金发男子的表现。

    在阴柔男子主动问好后,一丝恰到好处的微笑浮现在了金发男子的嘴角,只见他姿态优雅地向着来人回了一礼后,举杯说道:“是的。这个晚上很不错。”

    “看样子你很开心。”举起手中的高脚杯向着金发男子致礼后,阴柔男子上前一步,站在了金发男子旁边一米半的位置,学着金发男子依靠在栏杆上,看着下方的人群。

    “嗯,很感谢你今晚的招待。有了这些人的相伴,这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美好了。”杯中摇晃的红酒随着角度的倾斜而沿着杯壁落入了等待在下方的喉咙中,细细回味了一下这杯颇具年份的美酒后,金发男子面上浮现出一丝邪魅的笑容。“美好到让人想把这个世界给毁灭掉。”

    阴柔男子似乎对金发此时表现出来的姿态感到了一阵惊讶。“阁下,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金发男子收回投向下方人群的目光,瞥了阴柔男子一眼后,不以为然地回应着。“你说呢?如果你口中的组织真的知道我心中愿望并将其实现的能力的话,想必你们也应该知道我的过往。”

    看着金发男子那双越发犀利的眼睛,阴柔男子微微一笑,在这一瞬间,阴柔男子所表现出来的风情竟然再一次让金发男子把眼前的男子误认成了一名绝世美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金发男子皱起眉头,对于掌控人心颇有心得的他似乎在面前眼前这名阴柔到可怕的男子时,竟然有些力不从心?这股异样到底是从何而来?在这一刻中,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欲望出现了。“查!必须查清楚眼前这名男子,以及他背后的那个神秘组织的事情。如果不尽快查清楚他们的根底的话,那么接下来自己的计划就有可能会暴露!毕竟对方很有可能掌握了他的过往,这一点可能性是极大的。”

    尽管此时金发男子脸上的神情是颇为阴沉的,但阴柔男子并不在意。因为在他看来,只要掌控着金发男子的过往以及他心中那个极为渴望的愿望后,金发男子就算再怎么玩弄人心也是无法逃脱他们的手掌心的。

    “别那么心急。”阴柔男子的声音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温润如玉,丝毫无法让人提出一丝一毫的恶意。“阁下的愿望,我们很清楚。在邀请阁下过来我们这里的时候,也已经做到了一些准备,为的让阁下早日安心,全心全意地为我们之间的合作贡献一份力量。”

    虽然有那么一刹那,金发男子的心情暴露了出来,但在那之后,金发男子很快平复了心情,重新恢复成之前那副翩翩贵公子的姿态。“哦?准备?”

    “是的。请我随来。阁下。”阴柔男子举起向着金发男子再一次致礼后,便一口干尽杯中红酒。只见在那洁白如玉的脸孔上浮现两朵红云的时候,无暇的右手平举,遥遥指向走廊的深处。

    “哦?有趣。”一丝自信的微笑浮现,金发男子同样一口干尽杯中红酒,随手将手中高脚杯一丢。在高脚杯划出一道弧线轨迹的同时,金发男子踩着从容的脚步,向着阴柔男子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一刻,金发男子所表现出来的潇洒姿态,让阴柔男子一阵感叹,同时双眼也是闪烁着阵阵异光。

    “这幅从容,这幅姿态,真不愧是劳·鲁·克鲁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