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680 雄鹰与猛虎

    浓郁而又带有一丝说不出的异样的咖啡香味伴随着滚烫的热水搅动而快速地扩散到整间房间中。那名被称为沙漠老虎的男人正满心愉悦地把咖啡均匀地倒在了杯子上。

    “我对冲咖啡这方面的事情还是很有自信的。要来一杯吗?”

    尽管在眼前的男子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格拉汉姆便得知了其是自己的当前敌人,但此时面对着敌人递过来的咖啡,格拉汉姆还是坦然一笑,抬手便接了过来。

    看着本应该拒绝自己好意的家伙,坦然地接过咖啡,并毫无心理阻碍地喝了一口。“是个坦荡荡,值得尊敬的对手!”

    无需多言。同为久经沙场的战士,格拉汉姆和沙漠老虎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便看穿了对方的根底。毫无疑问,在这一刻里,双方都同时给对方打上了同样的标签。

    “哈哈哈!痛快!”巴尔特菲尔德哈哈一笑后,便抬手拿起桌面上的另外一杯咖啡,递向正在旁边观望的少年。“来!少年。你也来试一试我的手艺如何?”

    基拉连忙道谢一声后,便接了过来。只是他似乎有些担忧杯中的咖啡成分,一时之间并没有如同格拉汉姆那般喝了下去。

    “少年。试一试吧!”格拉汉姆举起杯子,向着基拉示意一下后,缓声说道:“无可否认。你的咖啡让我想起我最要好的朋友。”

    “哦?”对于格拉汉姆道出的话语,巴尔特菲尔德似乎感到很惊讶。“真的是这样吗?那么我还真是荣幸呢!说到底,所谓咖啡不应该只有香浓而已,它们所承载的更应该是回忆。”

    “同感。”格拉汉姆大声地附和着。

    “哈哈!来!”巴尔特菲尔德哈哈大笑着,向着格拉汉姆敬了一下,仿佛杯中的液体并非咖啡而是一杯浓郁美酒。在仰头间,这杯还算滚烫的咖啡便被巴尔特菲尔德喝了个干净。

    “爽快!”格拉汉姆大赞一声后,便也如同巴尔特菲尔德那般一口气干完了杯中咖啡。

    巴尔特菲尔德一边比了比大拇指,一边拿起尚未倒完的咖啡。“还要再来一杯吗?”

    “求之不得。”

    这一刻,不是美酒却是胜似美酒。同为战士的两人在这短短的一刻钟,竟然惺惺相惜了起来。真可谓命运无常!

    在格拉汉姆和巴尔特菲尔德谈兴正浓的时候,没有办法插入两人话题的基拉只能端着那杯看似很苦的咖啡开始了在房间的漫游。

    房间很大很漂亮。这是基拉对于这间房间的第一观感。西式装潢以及合理而舒适的家具布置让这间房间显得华贵而优雅。如果是附庸风雅之辈来到这里,肯定会把这里夸得天上有地下没有的天堂。但,目前身处这间房间的三人要么就是久经沙场的战士,要么就是懵懵懂懂的少年。

    突然间,漫无目的,四处张望的视线落在了被摆放在墙壁中央的那块小型石头给吸引住了。而久久驻足在那边的少年也让畅谈的两人转移了注意力。

    巴尔特菲尔德举咖啡向格拉汉姆致意之后,便迈开脚步来到了基拉的身后。“证据01。”

    看着听到他的声音后转过身的基拉,巴尔特菲尔德再次开口问道:“你见过实物了吗?”

    基拉摇了摇头。

    巴尔特菲尔德低头看了一眼基拉手中那个依然盛满咖啡的杯子后,笑了笑说道:“看样子你还是不怎么习惯大人的味道呢!”随即,巴尔特菲尔德并没有等基拉反应过来继续说道:“为什么要说这块石头是鲸鱼石头呢?它看起来很象鲸鱼吗?”

    似乎是被巴尔特菲尔德的目光所逼,基拉终于举起了杯子,稍稍地尝了一口,结果他的表情在那一瞬间挤在了一块。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基拉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是很清楚。”

    看着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而转过身的基拉,巴尔特菲尔德微微弯下腰,视线越过基拉的肩膀,落在了那块石雕上。“不管怎么看,我都觉得那是一对翅膀。一般的鲸鱼会有翅膀吗?”

    稍稍从窘态走出来的基拉,声音有些吞吐地说道:“大概是吧。不过,这不是说这就是证明有外宇宙生物存在的证据吗?”

    闻言,巴尔特菲尔德站直了身体,嘴角含笑地说道:“在我看来也是呢!但为什么这块化石会被当成鲸鱼?”

    “那,它到底是什么?”思索之下,基拉无意识地再度举起了杯子。毫无意外,基拉又一次被杯中的咖啡给苦倒了。

    这时,把杯中的咖啡喝完的格拉汉姆在把杯子放回桌子上后,上前数步,来到了巴尔特菲尔德和基拉的身旁。他的目光也落在了那块化石上。

    “哦?宇宙生物吗?”跟随着何莫名经历过超时空要塞世界的格拉汉姆在见识了有着各种各样,奇异怪状的外星人文明后,对于眼前的这块小石头并不是很惊讶。而就是如此,正在和基拉讨论这块石头的巴尔特菲尔德也再一次盯上了这个与他颇为意气相投的男人。

    “嗯。格拉汉姆。看你的样子,似乎见过证据01?”

    面对巴尔特菲尔德的疑问,格拉汉姆只是微微一笑。“开什么玩笑?我没有见过这传说中的证据01。只是知道一些关于它的传闻。”

    格拉汉姆所表现出来的坦然态度很是理所当然地勾起了巴尔特菲尔德的好奇心,甚至就连懵懵懂懂的基拉也是如此。

    “那么,能为我们解惑一番吗?这到底是什么?鲸鱼?还是说鸟儿?”巴尔特菲尔德端起杯子,细细地喝了一口并回味一番咖啡的滋味后,看着格拉汉姆问道。

    就在巴尔特菲尔德和基拉两人以为格拉汉姆会长篇大论一番的时候,格拉汉姆却是做出了一个让人摔破眼镜的举动。

    “为什么要追究它是什么?对于我来说,它只不过是一个外宇宙生物存在的证据罢了。要说它到底是什么,那就把它的真身找出来便是了。”格拉汉姆说完后,看到巴尔特菲尔德和基拉那副有点难以置信的样子后,又说道:“我只不过是区区一名战士而已。大道理什么的我不懂。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找找我的上司聊聊。”

    “额···”格拉汉姆所表现出来的光棍状态让巴尔特菲尔德为之语塞,但随后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有趣!有趣!”

    笑声渐缓,巴尔特菲尔德的眼光逐渐变得犀利。

    “尽管如此,期待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一种麻烦,不是吗?”

    格拉汉姆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确实。不管是友军,还是敌人,只要有期待,那么接下来的战斗总是艰辛的。”

    “哎呀!格拉汉姆。你真是个好战分子。”巴尔特菲尔德惊呼了一声,又说道:“不过格拉汉姆,你不觉得在发现了这样的东西后,人类会走得更远吗?”

    “宇宙生物吗?确实。目前的人类在这个宇宙里面,就连一颗沙子都不如。”

    巴尔特菲尔德挑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在他和格拉汉姆的对话中,渐渐陷入思考的基拉后,开口说道:“就算是那样又如何?这个可能性也是现在这场战争的根源之一,最大的那一份。”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本想还在继续讨论根源问题的巴尔特菲尔德在敲门声响起后,无奈地摊开双手。“看样子我们的公主殿下已经换好衣服了。”

    于是,在巴尔特菲尔德的答应声中,门打开了。爱莎,那名和巴尔特菲尔德关系亲密的女子带着一名身穿露肩美丽礼服的俏丽少女随着门打开而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在这一刹那,回头看着门口的基拉的目光完全定格在爱莎身旁的那名美丽少女的身上。

    “好美!”在这一瞬间,基拉的心中自然而然地浮现了这个词语。

    同时,基拉下意识地喊出让处于完美状态的某人打破金身的话语。“是···女孩子?!”

    这句话语一出,马上引爆了某人心中那点羞涩。

    “你这混蛋!!!”

    “不!我只是在说原来是你。”

    “你这混蛋。这跟刚才那句话有什么区别!!”

    少男少女的打闹让巴尔特菲尔德不由得地哈哈一笑。在他向站在门口的爱莎打了个眼色后,便重新给每人倒了一杯咖啡。

    “看样子咖啡要喝完了。”格拉汉姆端起杯子,眼睛看了一眼那已经被消耗一空的咖啡后,意有所指地说道。

    “是呢!咖啡喝完了。”巴尔特菲尔德把咖啡分好后,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那么,愉快的聊天时间结束了。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吗?”

    格拉汉姆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无意询问。而基拉则还是满头雾水,半天没有从格拉汉姆和巴尔特菲尔德的对话中回过神来。剩下的卡嘉莉因为要去洗漱更衣,并没有参与方才的讨论,因此她还保持着对眼前这位被称为沙漠老虎的男人恨意。

    “变装在大街上游荡,还有驱离居民烧毁城市,这些都是你,沙漠老虎的爱好吗?”卡嘉莉不由得提高声音,责问地眼前的男人。

    “真是直接呢!眼神也是很犀利。”巴尔特菲尔德并没有把卡嘉莉的责问当成一回事,只是淡淡地就卡嘉莉所表现出来的态度点评了一下。但这样的举动却是引爆了卡嘉莉的情绪。

    “开什么玩笑!”卡嘉莉猛地拍着桌子站起来,目光锐利地看着沙漠老虎。

    “呵。”巴尔特菲尔德摇了摇头,并没有目光放在卡嘉莉身上,反而落在了基拉身上。“少年。你认为战争到底要怎样才能结束?”

    被巴尔特菲尔德的突然袭击搞了有点愣的基拉,并未能马上回答巴尔特菲尔德的问题。

    看着依然是满头雾水的基拉,巴尔特菲尔德自嘲地一笑。“是呢!现在的你还是没有想明白。那么,格拉汉姆。你呢?你认为战争要怎样才能结束?”

    “我?”格拉汉姆指了指自己,嘴角勾起笑道:“我只是区区一介军人罢了。”

    “军令如山吗?”巴尔特菲尔德说出了这个来自东方的成语后,便嘲讽地笑了笑。

    “那么,就让我们结束今天的愉悦时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