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656 现状 初见(4000字)

656 现状 初见(4000字)

    虽然事出有故,但基拉私自释放人质的行为确实触犯了军纪。但又由于基拉本身不是军人的缘故,因此军纪对其完全无效。一番讨论后,巴基露露只是选择了折中方案。那便是将基拉临时征召,让其成为强袭高达的驾驶员。对于这一点,其实所有人都已经心知肚明了。只不过由于之前阿尔黛西亚和格拉汉姆的强大战力,让基拉这名大天使号唯一一名可以驾驶强袭高达出击的少年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因此,比起原著,基拉被征召的时间要晚得多,也要顺利得多。至少在私自将拉克丝送回去并拒绝了来自挚友阿斯兰邀请后,再一次返回大天使号上的基拉已经想通了一些事情。所以,他对于巴基露露所作出的决定并不反感,也坦然地接受了。

    “基拉,这边打扫完了。”基拉的好朋友,多尔·克尼希拿着扫把,擦了擦汗水说道。

    将水桶拿起来的基拉点了点头。“嗯,这边也完成了。”

    “那么,就大功告成了。”多尔顿时长长地松了口气。虽然基拉因为不是军人的缘故,逃过了重罚,但在其被征召之后,巴基露露又另外找了个理由责罚了基拉。虽然看上去很是蛮横无理,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在补回之前私自放走人质的惩罚,而且这也罚得太轻了——打扫大天使号上的所有厕所。

    看着满头大汗的朋友,基拉虽然想通了一些事情,但终究还是过意不去。“多尔,其实你不用陪我一起。”

    正在把扫把放回原位的多尔,闻言便回过头看了一眼基拉后,无奈地叹气道:“基拉,你这混蛋小子,在胡说什么?共犯!我也是共犯啊!”

    在之前,多亏了多尔和赛的阻拦,基拉才得以将正被芙蕾试图开枪射杀的拉克丝给救出来。只是在基拉回来后,却是从多尔那里听到了赛在和芙蕾的纠缠中,被芙蕾开枪击伤了。现在正躺在医疗室中,昏迷不醒。

    基拉拎着水桶站在原地,沉默着,最后幽幽开口说道:“赛不知道怎么样了?”

    “赛吗?听医生说,子弹很幸运地避开了要害,现在只是等着那家伙醒过来而已。可是···”多尔说到一半,欲言又止。

    其实多尔后面的话,基拉也是知道的。芙蕾,基拉曾经憧憬过的女孩。可是自从ZAFT袭击殖民卫星事件开始后,所有人的变化竟然如此之大。其中芙蕾的变化最大。在这短短时间内,芙蕾这个在基拉看来美丽而善良的少女竟然会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枪,并向着自己的男友扣动了扳机。这一切都是被战争所害的吗?

    在好友多尔的唠叨声中,基拉一边应和着一边放空思绪不断地对在眼前发生的变化而深深地思索着。

    不久后,心系好友情况的两人便来到医疗室。还没有等他们靠近自动门时,自动门便自行打开了。一名身穿白袍的人影从中走了出来。是平日驻留在医疗室的西谷医生。

    “哦?是你们啊。”由于多尔和基拉来的次数多了,西谷医生也认识了这两个心系朋友的好小伙。但此时,西谷医生却一脸神秘地快步上前,并同时抬手按住两人的肩膀。在两人错愕之间,西谷医生压低声音说道:“你们两个听好了。你,多尔,你进去可以。但是你,基拉,你还是先离开这边。”

    西谷医生所表现出来的谨慎让多尔和基拉愣了一下。在多尔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思维敏捷的基拉顿时意识到了什么。“芙蕾?”

    西谷医生点了点头,重重地拍了拍基拉的肩膀。“嗯。既然知道就赶快离开吧!今天是玛琉舰长看那女孩可怜,才放她出来的。”

    在说话间,自动门突然响了。

    西谷医生一听到声音便马上把基拉猛地一推,将其推进另外一条走廊中。同时拉着多尔向着打开的自动门走去。

    “听好了!千万别提基拉!”西谷医生只用多尔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多尔当即满面凝重地点了点头。虽然当时多尔和赛联手阻止了芙蕾向着拉克丝开枪的举动,但是随后赛被芙蕾击伤的一幕却是让多尔记忆犹新。更何况当时陷入疯狂的芙蕾所表现出来的骇人姿态。

    “嗯?是多尔吗?你也来看赛了?”在多尔的记忆中已经陷入了极度疯狂的少女,在此时却是带着一张明媚动人的笑脸看着他,宛如一名迎接友人来探望他的男朋友的少女那般温和。

    “额,芙蕾。是,是你啊!”虽然少女此时表现得十分温和,但不久前多尔目睹的那疯狂一幕却不停地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因此多尔的话语难免出现了一些惊慌。

    芙蕾似乎对多尔所表现出来的异样有些疑惑,只见她歪了歪头,想了一下,便马上放弃了探究下去的想法。“来,多尔。快进来吧!我想赛会很高兴的。”

    少女说罢,便不再搭理站在门口的西谷医生和多尔,径直地转身返回了医疗室。

    “这,怎么回事?”看着芙蕾的背影,多尔有点难以置信地向着西谷医生问道。

    “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西谷医生动了动嘴角,低声地说道。

    “什么?!”多尔顿时瞪大了眼睛。

    西谷医生往医疗室里面瞄了一眼,再次低声地说道:“只要触及到某些事情或人,她就会变得极端化。所以我才会让基,那小子离开。”

    “极端化?!”多尔顿时想起了当时芙蕾所表现出来的疯狂。“怎么会?”

    西谷医生看着发愣的多尔,便拍了拍肩膀说道:“来,进去吧!现在我还是能保证那女孩的正常的。”

    且不说,多尔如何在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化身疯狂恶魔的芙蕾招呼下探望赛这个难兄难弟。在另外一边,被西谷医生一把推开后的基拉心知自己的出现或许会让已经平复下来的芙蕾再度陷入疯狂,因此他开始了漫无目的地在大天使号四处游荡的行为。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就这样瞎走着,走了多久,走了多远,他只知道现况的自己仿佛是在一个迷宫中,走着那永远无法走到出口的路。

    在朦胧间,基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下意识中,基拉遵循着内心的指引转换了一个方向,迈开脚步,向着那道虚无缥缈的感觉走了过去。

    随着走过一条条走廊,在自动门打开的一瞬间,基拉发现自己来到了大天使号的瞭望台中。放眼望去,不算宽敞的瞭望台上却是站着一道人影。一名黑发,身穿地球联合白色军官服的青年男子正站在瞭望台上,看着窗外的虚无太空。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下意识间,基拉似乎感觉到那道虚无缥缈的感觉是来自这名男子的身上,但基拉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在大天使号上见过这名男子。

    在基拉的话语落下的刹那间,男子回过头看向基拉。在这一瞬间,基拉发现自己的内心似乎被看穿了,他一直以来所烦恼着的事情,所隐藏的悲伤也被眼前的男子所看穿了。

    “是你啊。基拉·大和。”男子一开口便道出了基拉的身份。

    “是。我是基拉·大和。请问你是?”基拉连忙问道。

    男子并没有回答,只是眼珠微动,打量着基拉说道:“不知道巴基露露少尉在征召你的时候,有没有教过你在见到长官的时候所应该要做的事情?”

    “?”基拉懵了。虽然基拉此时已经换上了军装,也诚恳地接受了巴基露露的责罚。但他一时间并没有完成从平民到军人的转变,因此他并不清楚在见到长官时,应该先行敬礼的规矩。

    “唉。巴基露露少尉失职了。”年轻男子一边叹息道,一边上前。随后站在基拉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关系。我会好好教你的。”

    忽然间,一阵无比激烈的疼痛顿时从基拉的腹部迅速地朝着身体四肢蔓延而去。

    “你!!”

    基拉下意识地捂住正在剧痛不止地腹部,五官扭曲地看着正在缓缓收回右拳的年轻男子。

    “不服吗?基拉·大和。军队并不是你想乱来就乱来的地方。没错!在这大天使号只有你能够驾驶强袭高达出击,但这并不是你能够逃脱责罚的原因。”年轻男子看着缓缓缩成一团的基拉,缓声说着。“毕竟是女人呢!就算是对军纪有着严格要求的巴基露露少尉,也只是刀子嘴豆腐心。”

    年轻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左手,捉向基拉的左肩,将其从半空中拉了下来。

    随着基拉的视线和年轻男子的视线交汇,年轻男子瞬间知道了基拉心中所想。

    “为什么?你是问我为什么打你吗?”

    “啪!”

    这一次并不是拳头,而是一记耳光。

    “我听阿尔黛西亚说过,她好像打你了好几次耳光。为什么?你就没有长点记性?”

    就算是腹部的剧痛依旧,脸部红肿,基拉也要咬着牙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打我?连我父母都没打过我!!”

    “嗯?父母没有打过你?真是温柔的父母呢!”年轻男子轻轻一挑眉头,扬手就是一巴掌。“阿尔黛西亚跟我提到过,你之前想要驾驶着强袭高达出去跟挚友见面,并尝试着通过交谈获得互相理解而终止这场战斗?”

    或许是挨打后而升起的怒火,也或许是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基拉瞪着年轻男子说道:“是的!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话,战争,战斗就不会再发生!!芙,芙蕾那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哦?”年轻男子似乎感叹了一声,随即又是一记左勾拳。这一次是砸在了基拉的左脸上。“理解吗?尊重吗?呐,基拉·大和。战争为何而发生?你能够回答我吗?”

    “这,这还用说吗?一,一切都是···”嘴角渗着鲜血,基拉刚想喊出答案时,却突然噎住了。

    “呵呵。哈哈哈哈。果然答不出来对吧!!”似乎是被基拉那副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从何反驳的憋屈样子逗笑了,年轻男子哈哈一笑后,又是随手一记耳光。

    “啪!”

    在清脆的耳光响起后,鲜血飞溅。

    “为,为,什么!!”脸部急剧肿起的基拉死死地瞪着年轻男子,语音含糊不清地问道。

    这一次,年轻男子并没有回答。只是甩了甩双手后,笑了笑说道:“没有为什么!仅仅只是上级对下属的一次普通教训而已。很愤怒?少年,这便是军队,这才是军队的真正样子!不需要你去想什么大道理,不需要你去拯救谁谁谁,只要你去完成命令便好。”

    基拉并没有回答,他那不屈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年轻男子。

    “不服吗?还是觉得你依然是平民?只要你身上穿着这件军装,那么我便有权力教导你怎么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基拉·大和。”男子带着一丝不屑的微笑看着双目闪烁着怒火的基拉说道。

    基拉依然没有回答,只是挣扎着站直身体。可还没有等他站直身体,一阵风声骤起。基拉下意识地伸手一挡,紧接着他的右手一阵疼痛生起,却是牢牢地捉住了一记铁拳。

    “哦?接住了吗?不愧是最强调整者。”男子口中蹦出来的话语,让基拉愣了一下。

    下一秒,基拉的左腹部又是一阵剧痛。

    “可惜了。刚才我跟你说的话,都忘记了吗?见到长官的时候,应该怎么做?”男子似乎叹息了一声,但基拉却是从中听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声音。

    “你!!”泥人也有三分火,就算是基拉那份老好人的性格,此时也要彻底地把怒火全数爆发出来。

    “何莫名,上校。基拉·大和。这是我的名字。何莫名上校。记住了吗?”男子的声音迅速变冷,刹那间,基拉仿佛感觉到自己掉落在一个冰天雪地里面,正在不断地瑟瑟发抖。那腔即将爆发的怒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死死地咬紧牙关,基拉努力地忍着腹部的剧痛,强直地挺直腰杆子,带着满头汗水,举起右手向着年轻军官行礼道:“基拉·大和,二,二等兵,见过,长官!!”

    “大声点!吞吞吐吐的,你是个娘们吗?”年轻军官大声喝道。

    “基拉·大和二等兵!见过长官!”

    “哼,还算有点样子。”这一次,年轻军官点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