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630 遁走

    何莫名神态自若地看着不断朝着雄蕊高达发起攻击的决斗高达。尽管决斗高达的攻击看上去十分地迅猛吓人,但久经沙场的何莫名却轻而易举地看破决斗高达的一举一动,甚至猜出了坐在决斗高达驾驶舱内的伊扎克的想法。

    “果然是个暴躁的人呢!”何莫名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说道。

    既然已经看破了决斗高达,看破了伊扎克的深浅,何莫名也不再安心地把自己放在了防守反击的位置上。毕竟猎物还在等着他去捕获呢!因此,在那之前,眼前的这些碍事者必须尽快地驱赶。

    在何莫名迅速地做出决定后,雄蕊高达的动作猛地一变,从有限反击的行动中立马化身成为一只展露尖牙利齿的猛兽,悍然地朝着决斗高达发起了攻击。

    只见雄蕊高达双持GN手枪,左右开弓,不断地射出一道道粒子光束,将决斗高达周边的移动空间全数封锁,强迫决斗高达按照何莫名的想法沿着一条直线移动。同时,雄蕊高达的GN太阳炉的出力飞快地提升。一道道若隐若现的残影不断地出现在雄蕊高达身后。

    被雄蕊高达射出的粒子光束限制着移动空间的伊扎克自然心知敌人接下来的举动。毕竟就算伊扎克再怎么鲁莽都好,作为ZAFT红衣精英的他是不会缺乏任何战斗常识。因此,心中警兆大响的情况下,伊扎克咬紧牙关,拼着就算是被击破的可能,也死死地把盾牌挡在决斗高达的身前。

    伴随着一阵阵GN粒子光束密集地击中盾牌而产生的爆炸发生,决斗高达带着一身伤痕,好不容易地终于从被暴雨般的GN粒子光束围困的境地中逃脱了出来。但逃脱的代价却是盾牌被打烂了,而决斗高达被被连绵不断地爆炸所波及到,导致机体出现了20%的损伤。

    “切!可恶!”伊扎克破口大骂道。

    攻击再一次袭来,而这一次攻击,如同之前那般,如出一辙。很明显,何莫名已经知道了决斗高达的深浅,在这种情况下,能够省力便省力一些。

    但作为当事人的伊扎克并不是那样想,叫骂了一阵子后,隐隐感觉似乎要撤退的伊扎克顿时再一次被腾空升起的怒火所淹没。“混蛋!岂有此理!!干掉你!”

    但下一刻,趁着决斗高达举起盾牌,硬抗GN粒子光束攻击的时候,全速前进的雄蕊高达便已接近了浑身伤痕的决斗高达。只见伊扎克还在叫嚣着的时候,雄蕊高达抬腿,猛地朝着决斗高达的胸部装甲飞踢了过去。

    一瞬间,蕴含着雄蕊高达最强大的力量的飞踢顿时将浑身伤痕的决斗高达狠狠地踢飞了出去。力道之大,让猝不及防的伊扎克转眼间便陷入了猛烈的震荡中。而这一次,也如同上一次被阿尔黛西亚所驾驶的IWSP强袭高达那次飞踢一样,还没有完全恢复身体的伊扎克在这猛烈的飞踢下,再一次悲催地口吐鲜血,陷入了昏迷中。

    而被踢飞的决斗高达出现的异样很快便吸引了正和VF-25较劲的暴风高达的注意力。

    “伊扎克?!!喂!伊扎克!!还活着吗?回答我!”暴风高达打出了一波猛烈而密集的弹幕将靠近的VF-25逼开后,迪亚克连连地呼喊道。但这些呼喊无一得到伊扎克的回应。

    迪亚克咬了咬牙齿,在戒备VF-25之余,眼角余光也在不断地在那早先被迅雷高达破开的洞口,和被踢飞的决斗高达之间转悠。“可恶!可恶!!怎么会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才对的啊!!明明是我们先来的!”

    就在迪亚克心中不断挣扎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雄蕊高达正在朝着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决斗高达飞了过去。于是在百般无奈之下,迪亚克死死地咬紧牙关,暴怒地大喊道:“可恶!伊扎克!千万别死了!不然我饶不了你!”

    就算心中再多挣扎,但在目睹了离自己最近的队友即将落入敌人手中的时候,迪亚克只能做出了唯一一个选择,选择了搭救离自己最近的队友。如此一来,身处阿尔特弥斯深处的尼哥尔就在这种无奈的情况下,被迪亚克放弃了。

    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迪亚克不再犹豫,一口气将暴风高达所携带的武器弹药全数向纠缠过来的VF-25和正在朝着决斗高达移动的雄蕊高达打出去以后,便以暴风高达的最快速度,迅速地将失去行动能力的决斗高达一把抓起,飞快地朝着母舰所在的地方返航。

    看到暴风高达退却的格拉汉姆刚想追击时,却被何莫名阻止了。“格拉汉姆,这样便好。我们还有手尾要完成呢。”

    格拉汉姆闻言便点了点头,应道:“明白!”随即,VF-25机头指向一换,便冲进了通往阿尔特弥斯深处的那个洞口飞了进去。接下来,格拉汉姆要负责俘虏落单的迅雷高达。

    看着暴风高达带着决斗高达远远离去后,何莫名便开口问道:“真,阿尔特弥斯的情况如何?”

    一直悬浮在操作台上,默默地担任着辅助角色的真开口说道:“迅之前所布置的信号发射器运作正常,最高权限已经转移到我手中了。请指示,主人。”

    何莫名抬手,摘下头盔,缓了缓呼吸后说道:“汇报一下迅雷高达和IWSP强袭的战斗余波造成伤害情况。”

    “船坞受到伤害的面积达到30%,另外多艘战舰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最后,控制中心似乎受到了攻击波及,几乎所有处于控制中心内的技术人员,高层指挥官当场死亡。现在理论上阿尔特弥斯已经没有校级以上的军官存在了。”

    “哦?损失还蛮大的。”何莫名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下后说道:“那么,就让阿尔特弥斯的通风系统再出点意外好了。”

    “了解!”真平静地应道。仿佛对接下来它所实施的行为会造成多大的伤害毫无波动似得。

    让真去执行命令后,何莫名便向正在朝着阿尔特弥斯微速前进的腾云号发出了任务完成的信号,并让冯云把正在纠缠ZAFT母舰的三小强给召回。而何莫名对于三小强能不能击落那艘母舰并不太感兴趣,之所以会派他们出去,一是为了让小三强太闲,二是让ZAFT的战舰不要太过于靠近阿尔特弥斯。否则就算是有着GN粒子的掩护,腾云号的行踪依然会被战舰上的光学雷达所捕捉到。

    而在阿尔特弥斯的港口深处,一艘纯白战舰正缓缓地从船坞上升起。在与迅雷高达交战中的IWSP强袭身后快速地向着出口驶去。

    而迅雷高达看到大天使号起航后,便欲想要冲上前阻止大天使号,但是下一秒,两道来自加农炮的攻击顿时迅雷高达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而面对已经拔出了斩舰刀的IWSP强袭高达。

    尼哥尔一看到那把长达6米的斩舰刀后,便浑身一寒,脑海里顿时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之前被IWSP强袭高达暴揍的情况。只见尼哥尔强打精神,鼓起勇气地握紧推杆,默念道:“来吧!”

    但下一刻的变化却让已经做好了宁死不屈的尼哥尔措手不及。只见IWSP强袭高达突然收起斩舰刀,迅速转身冲进了爆炸产生的烟雾中。

    “等……”就在迅雷高达冲上去,想要追击IWSP强袭高达的时候,一道影子突然从迅雷高达侧后方冲了出来。刹那间,这道影子便变换成人型形态。在手臂举起间,寒光乍现。

    “Duang!!”

    锋利的战术匕首在迅雷高达的手臂上擦出了阵阵火花。

    在那火花飞溅间,尼哥尔看着那即是熟悉,又是陌生的VF-25人形状态,咬着牙说道:“又是你!”

    格拉汉姆的声音高昂地响起:“对!就是我!MR.武士道!虽然换了好几次目标,但出现在我眼前的依然还是高达!”

    VF-25收回把持匕首的右臂,左手握拳,狠狠地朝着迅雷高达的驾驶舱砸了过去。

    尼哥尔浑身一震,一边抬起手臂格挡住VF-25的左勾拳,一边喊道:“又是这招!谁还会在同样的事情上犯同样的错误!!”

    格拉汉姆对自己得攻击被格挡了,并没有在意。VF-25在收回左勾拳的同时,抬脚踢向迅雷高达的腰部。毫不意外,格拉汉姆这一次攻击再一次被迅雷高达挡住了。

    “哦?做的不错嘛!”格拉汉姆赞了一声,又有点遗憾地说道:“可惜了。”

    VF-25突然后撤的举动让尼哥尔有点摸不着头脑,但紧接着的变化又一次让尼哥尔陷入了黑暗中。

    “轰!”

    又是一次夏亚飞踢。

    雄蕊高达的身影从弥漫的烟雾中缓缓地出现。而在他的脚下,迅雷高达刚刚换装的推进器再一次被在威力巨大的飞踢下损坏了。而尼哥尔在肉体以及精神的双重打击下,陷入了昏迷不醒的状态之中。

    而在雄蕊高达的驾驶舱中,一双闪烁着金光的双眼正缓缓地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