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610 那一抹荧光

    自从十月会谈失败后,强硬派就一举压倒了温和派在ZAFT内部的势力。但由于温和派不甘心就此将PLANT的命运交给被强硬派把持着的ZAFT手上,也拼了老命不断地四处游说,暗中给强硬派添堵。因此,本应该在高雄拉锯战开始后的一个月内就应发动的总攻,就这样被硬生生地拖成了长达半年的拉锯战。等东亚联邦借此机会不断地派遣新型MS加入这场拉锯战,并获取到重要的实战数据后,众多由此衍生出来的新型MS也在半年后给了混入混乱中的ZAFT当头棒喝。

    面对着高雄拉锯战中不断出现死伤的众多同胞名单,强硬派拿着从前线得到的情报狠狠地当脸甩了温和派一脸。半年前,还在堪堪抵抗的高雄宇宙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和ZAFT的水面部队打得有声有色。甚至乎,还曾经一鼓作气将ZAFT军驱离出高雄宇宙港300海里之外。因此,被东亚联邦层出不穷的MS打得措手不及的ZAFT军不得不以留下了重大伤亡的结果后,远远撤离到外海某海域休养生息。

    在这个结果的压制下,温和派在ZAFT军的中声音终于被消耗殆尽。一时之间,以帕特利克·萨拉为首的强硬派一举成为了ZAFT内部的唯一声音。帕特利克·萨拉在成功驱赶了温和派在ZAFT的存在后,便针对东亚联邦据守了半年以来的高雄宇宙港布置了一系列计划。一队队MS也被从世界各地抽调,部署到高雄宇宙港这处战场上。而轨道空投部队虽然也有着诸多部署,但却被第八舰队以及随后赶来的地球舰队死死地掐在太空上,根本没有办法进入空投到高雄宇宙港的空域中。

    面对着十有八九会丧失空投部队的支援的情况,帕特利克·萨拉依然强硬地表示一定要给以地球联合为首的自然人势力好颜色瞧瞧!于是,在这道强硬命令的驱使下,位于澳大利亚的ZAFT军几乎倾巢而出,浩浩荡荡地朝着高雄宇宙港冲杀了过去。

    随着ZAFT大部队进入高雄宇宙港领海,一场大战即时打响。经过了半年之久的拉锯战,双方都知道这一场战斗会是决定这场长久的拉锯战的终焉之战。因此,双方都拼了命地围绕着高雄宇宙港不断地攻击敌人,攻击敌人,攻击敌人!

    尽管东亚联邦刚刚完成了MS的量产计划,但由于经历了半年之久的拉锯战,在失去了众多精英的同时,也获得了不少技术精湛的老兵。在这些老兵的驾驶下,东亚联邦新型MS山虎成为了据守在高雄宇宙港周边的一堵坚不可摧的钢铁之墙。集结了在地球上最大规模的水面部队的ZAFT本来还做着能够在占据数量优势的情况下,一举攻陷高雄宇宙港的美梦,就这样毫不留情地被山虎们给狠狠地撕碎了。面对着看似坚不可摧的山虎,ZAFT在数次进攻后,不得不面对现实而作出了战术调整。

    而此时,位于雄蕊高达下方海域深处海沟中,进行通讯静默潜行的那十架水中型吉恩正是那战术调整后所出现的结果。

    “目标锁定,无反应。”真淡淡地说道。

    “通讯静默吗?那么,FANG!”何莫名微微一笑,喊了一声。

    下一秒,雄蕊所拥有的GN獠牙瞬间脱离,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形轨迹后,便一头扎入了水中。

    在水花溅起间,雄蕊高达静静地悬停在半空中,无数GN粒子也在太阳炉的运作下,悄然无声地从雄蕊高达为中心迅速地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就在一分钟不到,水面突然出现了一丝动静。无数水泡腾地从水底之下翻腾而上,紧接着,一道巨大的水珠腾空而起。伴随着巨大的浪花落下,一点点斑斑斓斓的闪光不断地被雄蕊高达的电子眼所捕捉到。通过全周天监控屏幕的数倍放大,何莫名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斑斑斓斓的闪光的本体正是MS身上的某些部件。

    “敌机击破,1机。”同时,真报道道。

    眨眼间,真的话音刚落。在雄蕊高达右侧又是一道巨大的水柱腾空而起。紧接着,在这道水柱还没出现落下的趋势之时,数道水柱接二连三地如同城市广场前的喷水表演那般彼起此落地腾空起舞。

    “哗!”

    在水花溅落间,三架水中型吉恩飞快地从水底下冲出水面,快速地升上半空中。

    而与此同时,六道荧光也悄无声息地在水柱落下的水幕中,回归到了雄蕊高达的身上。

    “GN獠牙回归确认。敌机击破7,剩余三架。”真在GN獠牙回归充能插槽后,便报出了刚入手的战绩。

    “了解!”

    雄蕊高达肩膀的GN加农一阵划动,进入射击姿态的同时,也牢牢地锁定住了目标。何莫名面色平静地扣动扳机。

    “唰!”

    逐渐变得稀薄的水幕顿时被GN粒子光束破开了两个大洞,在转瞬间,便在从水面下冲上半空的两架水中型吉恩身上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轰!”

    光束消逝的同时,这两架还没未能从视野转变过来的水中型吉恩便被爆炸所吞噬。

    而剩余的那架水中型吉恩在发现自己队友在悄无声息间已经死光的时候,便猛地加速,头也不回地朝着己方主力部队所在的区域冲了过去。太可怕了!此时这位幸存的ZAFT机师心中只有名为恐惧的负面情绪。

    就在刚才,他们这支队伍按照作战计划进行静默潜心,意图在高雄宇宙港守军不注意的时候发起突击,从而借此破坏高雄宇宙港的防线。但是在这个看似美好的作战计划中,他们这支队伍却在幽暗的海底遭遇了不知名攻击。

    是的!不光是他,就连他死去的队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本应该状态良好的水中型吉恩竟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意外,起初的疑惑在一名队友的水中型吉恩突然被爆炸吞噬后,便马上转变成了恐慌。有人尝试逃跑,有人试着结成阵型去抵抗那个不知名,甚至连样子都不知道的敌人,但是这些举动没有一个是有效的。队友们逐一被爆炸吞噬,恐慌之下,他和两名队友疯狂地朝着水面冲了上去。仿佛那笼罩在这片海域之上的苍穹会给他们带来好运。

    而如今,两名队友死去了。如同之前的队友那般被爆炸吞噬。而这一次,他捕捉到了一丝端倪。但这又如何?就算知道了不知名的攻击是来自敌人的真相又如何?一支完整的队伍已经剩下他一个人了。眼下,他只想活下去。

    就在下一秒,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吉恩的监控屏幕上。

    “这是!!”

    转瞬间,他还没有说出完整的话语,便被一阵光芒所淹没了。

    “目标击破!无一目标存活!任务完成!”在爆炸中,真的声音缓缓响起。

    “嗯!”何莫名点了点头,回过头看向远在天边的高雄宇宙港,看向那一边闪烁着一阵阵火光的苍穹。

    太阳炉逐渐发亮,一股推力由此而生。雄蕊高达当即化作一道闪电,腾空而起,向着高雄宇宙港冲了过去。

    轰鸣不断,火光闪烁,一道道火链或从下至上,或从上至下不断地撕裂着天空,一枚枚腾空而起的导弹要么被技术精湛的机师凌空打爆,要么就一窝蜂地将闪避不及的菜鸟机师瞬间淹没在猛烈的爆炸中。

    在水花飞溅间,三架踩着滑板,飞快地在水面上划出一道道波浪的机体正围绕着某处海面,不断地将自身所携带的深水炸弹往下丢。

    “喂!夏尼!别一口气把大家伙丢完了!不然到时候可没有巨大的水柱看了!”克罗特在看到夏尼毫不吝啬地把深水炸弹疯狂地往目标头上丢的时候,便不满地喊道。

    “啰嗦!!克罗特,你好烦人啊!!”夏尼瞥了一眼克罗特后,不满地喊道。

    “喂!你们两个快闪开!”已经离开深水炸弹投放点上方的奥尔加好心地喊了一句。

    但还没有等夏尼两人反应过来,“哗”地一声,一道水柱猛然地炸起。巨大的水浪顿时让位于周边的两架机体陷入了一阵震荡。夏尼两人费劲地离开了深水炸弹投放点的范围后,不满的囔囔道:“奥尔加,你怎么不早说!”

    “谁让你们两个吵架了!”奥尔加冷淡地说了一句话后,便头也不回地向着下一个目标冲了过去。

    “喂!奥尔加!别跑!”

    而在腾云号甲板上狙杀目标的洛克昂抽空看了一眼三小强所在的方向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果然还是一群小孩啊!”

    此时,本来就前方吃紧的ZAFT大部队后方在遭遇到腾云号以及三小强那针对大部队的狙杀行动后,就开始出现了一丝混乱。为了尽快稳定后方,ZAFT不得不从前线抽调一部分兵力回防,从而借此稳定后方。但前线失去了这部分兵力后,本来就吃紧的战力更是出现了隐隐脱力的迹象。尽管这样,ZAFT的指挥本部还在寄望于那支依靠着海沟,试图潜入高雄宇宙港防线内搞风搞雨的水中型吉恩大队。只要他们成功了,眼前的一切就会再一次被他们掌控在手中,到时候,高雄宇宙港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支被寄予厚望的部队已经被某人在悄无声息间干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