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556 引诱

    粗大的光束从那如同鹰嘴般的口器中喷出,跨越长长的距离无比精准地直击到那层闪烁着淡紫色的能量罩上。

    能量与能量的碰撞顿时引起了无数飞溅的火花以及明亮的光芒,这股耀眼的光芒就连待在后方德双方舰队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光束武器。看样子是那架MA放大招了。”登上菲尼克斯高达的何莫名看着屏幕上的直播,微微笑道。

    看样子,加尔拉霍恩应该是已经对苍蓝舰娘所拥有的克莱茵力场有所了解。那所谓的禁忌武器估计是被他们丢弃到一边,转而把那架MA的光束炮当成了王牌。纯物理性的打击对于克莱茵力场来说无疑是小小瘙痒,不足以提。但是能量武器的攻击确实能够做到达因斯尼夫所不能做到的消耗克莱茵力场的能量效果。可是,要成功地将克莱茵力场消耗完毕,却是需要一个无比强大的能源炉以及有足够能量功率持续输出的光束炮组合。而这一点,单单依靠一架这个世界的MA估计是无法做到了。

    然而,华盛顿她们还担负着诱敌深入的任务。因此,克莱茵力场也只是做了一下场面式的表演后,便在MA的光束炮消逝的同时,闪烁数下后便被人为地关闭了。

    于是乎,在何莫名那戏谑的目光中,那围绕在MA周围的格雷兹部队直接加速朝着那艘被“消耗”了所有能量,暂时无法开启能量罩的战舰冲了过去。

    而华盛顿也配合地开始调动战舰试图保护那艘暂时失去了能量罩的战舰。而从华盛顿率领的舰队出现变动的这一刻开始,加尔拉霍恩舰队的阵型也随之出现了变动。

    “哦?等不及要全歼了?老狐狸的耐心应该没那么快消耗完的。莫非是深渊的影响?”何莫名很是敏锐地从加尔拉霍恩舰队的变动看出了一丝端倪。

    正如何莫名所想那般,在MA使用了光束炮而陷入了能量低谷的同时,身为原始感染源的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竟然也随之出现了异变。只见一丝丝比伊欧古-库赞所表现出来的异样更为狰狞,更为恐怖的光线在转眼间便覆盖了伊兹纳里欧的面部。在短短数秒间,原本保持着一副贵族风范的伊兹纳里欧.法里德便变成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怪异模样。与之前唯一相同的无非就是其还能够保持着一副人形模样。

    “嘿!消耗太大了吗?开始反噬我了吗?”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咧了咧嘴,戏谑地说道。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在身旁响起。是一名刚刚走入舰桥的勤务兵发出的。在他的惊呼下,正在专注作战的舰桥人员也被打乱心神,与之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模样大变的伊兹纳里欧.法里德。

    “大……大人?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大人?”舰桥人员愣了愣,试探着问道。

    “嘿。碍事。”伊兹纳里欧.法里德那张开始变得扭曲的脸一阵抽动。

    “呯!”

    鲜血飞溅,发出疑问的雷达员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倒下了。他完全不明白伊兹纳里欧.法里德会把他射杀。

    “现在是作战时间。谁允许你们分散精神了。”冒着一丝硝烟的枪口被逐一指向愣在原地的舰桥人员,伊兹纳里欧.法里德举着手枪比了比后,说道:“继续作战!传我命令。最大战速,全军突击!”

    “呯!”

    又是一声枪响,这一次倒下德是那位在错误时间误闯了舰桥的勤务兵。

    一丝嗜血的疯狂从眼底闪过,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冷冷地说道:“执行命令。”

    或许是被伊兹纳里欧.法里德那逐渐变得狰狞可怕的脸孔吓到,也或许是被那黑黝黝的枪口指着。所有人员同时坐回了自己的岗位,颤抖着双手,用那竭力压抑恐惧德声音将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的命令下达到全舰队。

    “什么?这时候就开始突击?”麦基利斯收到命令后,立马发出了疑问。

    “命令是这样传达的。准将。”站在麦基利斯身后的石动郑重地说道。

    “那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麦基利斯皱起眉头。自从那个男人突然回归后,所有加尔拉霍恩的高层竟然在一夜间全数倒在那个男人的麾下。从那一刻开始,麦基利斯竭力包揽的大权便被那个男人毫无费力地瓦解了。

    “准将。请下令吧!这样拖下去,对我们没好处。更何况铁华团也收到乐这个命令了。”石动提醒道。

    “我知道。全军以最大战速突击十分钟后,航向220,迂回包抄敌人。”麦基利斯听到石动提醒后,不再细想直接下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命令。

    “准将?”石动被这个摸不着头脑的命令搞懵了。

    “石动。照我所说的去做。另外,把我的命令也发给铁华团。”麦基利斯坐回椅子,双手合拢放在腹前说道:“不管那个男人到底怎样想,前方的空域总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石动,你知道吗?”

    “我知道了。命令照常下达。”石动点了点头。

    两道前后不一的命令也在下一秒同时传到了铁华团。同样,奥尔加也如同石动那般被这前后不一的命令搞得一头雾水。不仅如此,待在萤火上的尤金更是迷糊。

    “那群大人物到底在想什么?闹内讧吗?”尤金捉了捉头发,不解地问道。

    “不。我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照麦基利斯准将的命令去做。”奥尔加很快便放下了疑惑,决定按照麦基利斯的命令去做便好。

    于是,在伊兹纳里欧.法里德的命令下,虽然有很多中下层将领表示疑惑,但出于对命令的执行,这份疑惑被强自压下,转而执行命令。

    与此同时,加尔拉霍恩舰队的动作越来越大。伊兹纳里欧.法里德搭载的旗舰竟然一舰当先,以最大战速冲上前线,来到了正在为下一发光束炮蓄力的MA身边。

    “目标上钩了。分舰队,开始后撤!”华盛顿在看到加尔拉霍恩旗舰上前的那一瞬间,便果断地下令。

    加尔拉霍恩舰队随着旗舰的加速前进而加速前进,而对面的纯白舰队也开始了缓慢后撤。在这一刻,刚刚还在交战中的双方,竟然出现了默契的你进我退的步调。

    “果然。”麦基利斯眯起了眼睛。

    “准将?”石动似乎还没明白麦基利斯的意思。

    “不。按照之前的命令执行。”麦基利斯心中的不安越发明显清晰,也因此他决定要将之前所下达的命令执行到底。

    在你逃我赶之间,双方之间的距离也缓缓地缩短了。而跟随着加尔拉霍恩旗舰而行动的那架巨大MA的光束炮也再一次充能完毕。放眼看去,那艘在之前被MA的光束炮“轰掉”了能量罩的战舰依然未能够再次张开那层防御力极高的能量罩。这一个事实的发现让所有加尔拉霍恩的士兵双肩上的压力都为止一轻。

    在他们看来,那层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能量罩想必是一个能量无底洞。在失去后,很难再一次张开。此时此刻,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就连控制了MA的伊兹纳里欧.法里德也是如此。

    “既然如此,那么,就拿你当成这场决战的礼炮吧!”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双眼闪烁着疯狂的光芒,右手高举,然后用力往下一挥。

    “轰!”

    一道明亮的光源随之在旗舰左侧亮起。紧接着一道粗大的光束跨越双方之间的虚空,准确无比地击中了那艘失去乐能量罩的纯白战舰上。只见纯白舰队的钢铁装甲上闪烁了数阵紫色光芒后便被光束通穿。

    “轰!”

    随着光束的消逝,这艘纯白战舰顿时被爆炸吞噬。

    “能行!全军听令!我们的胜利就在眼前。我以伊兹纳里欧.法里德之名,下令,全军以最快的速度突击。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敌人!”眼看着那艘卷入爆炸的纯白战舰,伊兹纳里欧.法里德趁着这个鼓舞人心的时刻再一次下达了突击命令。

    而这一次,所有人都高呼着加尔拉霍恩的口号,燃烧着满腔热血,加速朝着正在后撤的纯白舰队冲了过去。

    可他们不知道,在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发出突击命令的时候,华盛顿确实笑了。

    “上钩了。金刚,交给你了。”

    “了解!请在60秒内移动在E6空域。第一波打击将在60秒后开始!”金刚的声音在战术网络中响起。

    “了解。”华盛顿再一次以一艘移除了心智核心的海雾战舰为代价,成功地将那支加尔拉霍恩舰队逐步地引了何莫名,九条丽莎遗迹金刚为其精心安排的口袋中。

    在诱饵战舰被打爆那一刻开始,布置已久的口袋也该是时候收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