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519 星之歌者

    艳红的鲜血汩汩地流淌在铺于地上的天蓝色胶膜上,这副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画面对于站立在一旁的众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

    “又一个了吗?”大主教摆了摆手,让一旁的侍从将躺倒在血泊里的少女连同胶膜一起收拾了起来,然后在大主教以及第二主教的注视下,快速离去。

    于此同时,一道俏丽的身影也在数位侍从的陪伴下,从台阶下抬步而上,与那抬着胶膜的侍从们擦肩而过。

    “已经是第几个了?”大主教看着他们所站立的高台前方那道中空的圆环装置,开口说道。

    “算上现在开始使用这个已经是第十个了。再这样下来,我们本身不多的生物体就要用完了。”站立在一旁的第二主教接过话题,飞快地回答。

    “已经是第十个了吗?没想到以银河之名著称的歌姬如此地可怕。仅仅只是半小时,就将我们的生物体消耗一空。不愧是我们所期盼的女神。”大主教自嘲地笑了数声。转而又回过头,目光炯炯地看着第二主教说道:“我们的完美体呢?”

    “还在调试。恐怕用不上场。”第二主教犹豫了一下,有点吞吐地说道。

    大主教的目光放在了正在铺设新的天蓝色胶膜的侍从,以及站立在一旁那道俏丽得身影默默地想了一会,随即目光坚定地说道:“传令下去!把完美体带上来吧!”

    “是!如你所愿!大主教大人!”第二主教弯腰抚胸说道。随即,第二主教抬手挥舞数下,数道影子从走廊的黑暗中闪出,朝着大主教和第二主教行了一礼,便再次消失在走廊中。

    胶膜再一次铺设完成,那道俏丽的身影在侍从的引导下,踏入胶膜之上。随着嘴唇的开合,一阵歌声随之响起。歌声的起伏不定让高台前的圆环装置快速地出现了一道缓缓转动着白紫色的漩涡。大主教见到这个场面便知道遗迹再一次运作了起来。

    “情况如何了?”大主教收回注视圆环装置的目光,开口问道。

    “是!目前球状星云已经被我们占据了极大部分,所有生命行星也被歌之使者们控制了。只是拉格纳星依然处于交战状态,骑士长和第一主教依然和何莫名僵持不下。”第二主教的声音充满着戏谑,仿佛看到他的对手受难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毕竟是面对那个男人,僵持不下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太顺利的话,我还会怀疑里面有诈。”大主教毫不在意地说道。

    按照现在的计划进行,在希望女神教先期布置的手段已经开始显效。自从希望女神教进驻这片球状星云后,就以建立大本营的目的来经营的。何莫名和马克之前发现的疫病其实就是希望女神教一直在研究如何通过歌声来影响人的思想而诞生的衍生物。在这项衍生物诞生后,希望女神教内部也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争斗,最后在大主教亲自命令下,这项衍生物本着后备无患的思想而投放在了球状星云的各个生命行星上。结果,在今时今日却是用上了。

    在大主教对眼前的局势进行思索时,一声闷响再一次响起。

    “又倒下了吗?”大主教皱了皱眉头,发现时间似乎是不是太快了。抬眼望去,在那撒落的发丝,大主教看到了那张被白色死皮爬满了整张脸的样子,一丝丝鲜血不断地从开裂的皮肤下流出,迅速地汇聚在地上,形成了一个血泊。

    “怎么回事?”第二主教也是纳闷。之前的生物体再不济也能坚持五六分钟,怎么这个生物体竟然只坚持了不到四分钟便崩溃了。

    “到此为止了!我的朋友!”就在众人迷惑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走廊上响起。

    随着大主教等人的目光看去,一道道手持枪械的身影快速地从走廊中的阴影中跑出,迅速地控制着同样身处黑暗的侍卫们。

    “咔嚓!”

    “咔嚓!”

    顿时,子弹上膛的声音连环不断。一个个崭新发亮的枪口正从四面八方伸出,指向身处高台的大主教等人。

    “是吗?我的老朋友。温德米尔国王,不,反抗军的幕后首领,埃米尔斯-内里西-温德米尔!”大主教被众多枪口,神色平静地举起双手,转过身子,看向那黑黝黝的走廊。

    一阵稍显繁乱的脚步响起,一名坐在轮椅上,手持微型装置的人影被侍从推动着走了出来。随着光线的明亮,大主教等人也看清楚来人的真面目。

    “呵,果然是你啊!我的老朋友!”大主教毫不意外地笑了笑,像是跟老朋友打招呼那般说道。

    温德米尔王国现任国王,埃米尔斯-内里西-温德米尔随手将手中拿着的微型装置丢到一旁后,手扶轮椅的把手缓缓地站了起来,拒绝了侍从的搀扶后,便在跟上的侍卫保护下,缓步走上了高台。

    “多少年了!自从我从临死的父亲手里接过权柄后,就一直想来这里,亲眼看一看。”老国王走上高台后,站在胶膜跟上,看着四周说道。

    只见老国王的视线从四周的景色慢慢转移到躺在血泊中的那道身影后,稍稍发出几声疑似嘲讽的笑声:“这便是吾儿所说的风之歌者?”

    “恐怕就是如此!”一旁的侍从低着头说道。

    “吾儿还是太年轻了!”老国王叹了一声,抬头看向大主教,指着地上的那道身影问道:“我的朋友。不解释一下吗?”

    大主教对周围对准他的枪口毫无所动,平静地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何必再要我重复呢?”

    “呵呵!我就是要你亲口承认!”老国王目光如炬地看着大主教,咬着牙齿地说道。

    “对吗?星之歌者。那边是你们传说中的星之歌者。”在温德米尔侍卫的胁迫下,大主教毫不犹豫地说道。

    “呵呵!果然如此吗?那么今天我是赌对了!来人,把她给我带上来。”老国王呵呵一笑,脸上尽是满意之色。

    “她?”老国王的话一出口,大主教便敏锐地捕捉了关键信息。还没大主教想清楚其中的关键,老国王便主动地解开了大主教的疑惑。

    “呵呵。你们的完美体已经落入我们的手中了。从这一刻开始,我们温德米尔星的传说将再一次降临。而你,你们希望女神教将要为十一年前的那件惨案付出代价,致命的代价!!!”老国王说到最后,看着大主教咬牙切齿地说道。十一年时间对于温德米尔人来说太长了。这期间新生的一代温德米尔人在希望女神教的刻意隐瞒下,对当年那件造成了温德米尔星近乎三分之一人口死亡的案件根本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他在从濒死的父王手上接过了权柄,获悉了一切根源之后,他根本就不会暗中韬光养晦,建立起一支反抗军,也不会在这个适当的时机中,通知何莫名,利用希望女神教的大部队与其僵持不下的情况,乘机攻入了希望女神教总部。

    “终于,终于我在我这有限的时间内,站在了这里,站在了温德米尔星先辈们站立的地方,也找到了和先辈共同作战的星之歌者。对此,我非常感谢你这个可恨的人类!!”老国王怒极反笑。

    大主教摇了摇头,显然不想和老国王聊天。老国王看到大主教那副模样,也毫不在意,举起右手挥动了一下后,便在迎上来的侍从搀扶一步步地走下了高台。而大主教等人也在黑黝黝的枪口挟持下,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后面。

    随着众人走下高台,走廊内再一次出现数道身影。一群面容姣好的温德米尔侍女簇拥着一道靓丽的身影走了出来。只见那道身影有着满头长长的紫色秀发,身上穿着极具温德米尔星风情的白色长袍,红宝石般的双眼中闪烁着一丝灵动,在目光闪烁间,一丝丝悲哀的光芒转瞬而逝。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温德米尔星的星之歌者啊!跨越无数个时代,我们温德米尔星终于再次迎来了您的回归!”老国王有点激动地看着那道身影。周边的侍卫也同时抬起右手,平摊在胸前朝着星之歌者行礼。

    “你,想,让我干什么?”紫发少女张了张嘴,略显生涩地说道。

    老国王朝着侍女们打了个眼色,便恭敬地说道:“请星之歌者登上高台,再次唱响星之歌。”

    不等紫发少女回答,众侍女便半是胁迫,半是推拉地带着紫发少女登上了高台。在踏上高台的一刹那,刚刚把高台收拾好的侍从们便抬着那沉重的胶膜和紫发少女擦肩而过。在一瞬间,紫发少女的眼底又一次出现了即是悲哀,又是悲愤之极的光芒。但这一次根本没有人发现,因为所有侍女都止步在高台前的最后一道台阶下。

    “我的朋友哦!你知道为什么你们之前的生物体总是失败吗?”老国王看着俏立在高台上的紫发少女,微微一笑说道。

    等待老国王的依然是一片沉默。

    “呵呵。”老国王也没有在意,笑了笑后,朗声道:“星之歌者啊!以真王之名!唱响星之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