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418 过去的影响

    没想到身在医院,寿命将尽的格罗巴尔竟然还能够算到这一步。看来这老舰长还真是了得。把他的人全数调走,转手又送了这么一个关门弟子和关键情报过来。就算是下台已久,这位老人依然能够把持着新统合的大部分力量。这一切,让何莫名自愧不如。

    让凯瑟琳继续关注残党的情报后,何莫名又再次喊住了凯瑟琳问道:“凯瑟琳,你对三岛辅佐官这人怎么看?”好吧。在得知凯瑟琳没有跟原著那般,成为三岛的女友后,何莫名那八卦之魂隐隐开始燃烧起来。

    “三岛首席辅佐官?有才能,野心大的男人。”凯瑟琳淡淡地说道。那点评的话语如同在讲述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人那般的平静。

    何莫名扬了扬眉头,对凯瑟琳的答案感到有些意外,但何莫名也不想过多地追究。毕竟这只是一次八卦之心燃起的话题罢了。于是何莫名便让凯瑟琳按照原计划那般去收集关于残党的情报,当然,同时也要盯紧了那个野心巨大的男人。

    “接下来,就是要去见见比尔拉了。”在进入SMS总部后,何莫名就放心地让葛兰葛兰带着林明美前往休息区安顿下来。毕竟SMS在第25号船团上,是何莫名难得能够信任的对象。

    在带路的黑衣人推开房门后,何莫名再一次进入这间巨大的房间。一样广阔的空间,一样的天顶星人,唯一不一样的便是那列火车已经停止了行驶。

    “这玩具有点吵。现在安静下来了,更好谈话了。”比尔拉低着头,看着想对他而言,极为渺小的何莫名说道。

    对于比尔拉话中的那袖里藏剑的话语,何莫名并没有在意。耸了耸肩膀后,随意地跳上那列火车顶上,找个了安逸的位置躺了下来。微仰着头和比尔拉大眼瞪小眼,小眼对大眼的对瞪了起来。

    比尔拉巨大的瞳孔中倒映着何莫名那半躺在火车顶上的身影,而何莫名的瞳孔却是比尔拉那巨大的头颅,只是因为面具的遮挡,比尔拉根本无法看清何莫名此时的神情,只是暗暗感觉到何莫名并不在意自己那巨大身躯带来的压迫感。两人就这样你瞪我,我瞪你僵持了半天后,比尔拉闭上眼睛,巨大的身躯微微后仰,靠在巨大椅背上,开口说道:“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藏在面具后的眉头扬了扬,何莫名一挺腰便原地跳了起来,站定说道:“之前拜托你调查的事情怎么呢?”

    “没有任何问题。那男人虽然野心大,但目前依然还是处于正常状态。”比尔拉缓缓说道。

    “继续保持。另外增加人手去监视银河妖精雪莉露的经纪人。注意咯!对方可不是人类!”何莫名对比尔拉给出的答案毫不意外。毕竟这时候剧情才开始没多久,虫子的特性还没有被第25号船团研究出来,而且那一场对剧情至关重要的战争还没有发生。这个时候,相信格蕾丝的G船团势力还只是继续保持潜伏状态。

    “嗯?你不觉得有点公器私用了吗?”比尔拉说道。

    “哪个方面?”何莫名诧异道。

    “监视那个妖精歌姬。”比尔拉低着头看着何莫名说道。

    “额,我是说监视那个经纪人!你那脑袋看着蛮大的。没想到却是想到那方面去了!”何莫名顿时没好气地说道。

    被何莫名训斥一番后,比尔拉愕然。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语。这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体验。难道是林明美归来后带来的变化吗?比尔拉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些期待。但不管怎么说,目前最要紧的是对眼前的事态分析,处理清楚。于是比尔拉沉默了一会后,缓缓地把之前那发生的天顶星人暴动的事件说了出来。最后,还附带了自己的看法和不久前得到的一些诡异情报。

    何莫名从比尔拉口中得知,在不久前,似乎是和地球圈莎朗事件发生后的一天时间内,第25号船团上有部分人员的档案资料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被暗中消除掉了。这一点,比尔拉还是机缘巧合下,在事后通过某些手段才发现的。最让比尔拉感到诡异的是,那些人员的资料被消除后,这些人都如同人间蒸发那般,在第25号船团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起初比尔拉还以为是系统出错了。毕竟船团政府的机能并没有受到一丝一毫损坏。要不是刚刚发生那起天顶星人暴动,比尔拉恐怕还不会想起这起诡异的事件。

    “你是说幕后黑手就是那帮无故消失的人?”何莫名神色凝重地问道。

    比尔拉摩挲着手上的戒指,缓缓地说道:“恐怕就是如此。要不是我那些蠢同胞出事了,我一时半会还想不起有这回事。活太久了,记忆太多也是一件遭罪的事情。”

    何莫名的目光随着比尔拉的动作很自然而然地便放在了那枚巨大的戒指上,他记得在那戒指里面放着的是林明美的照片。

    撇了撇嘴巴后,何莫名继续问道:“还有其他情报吗?”

    比尔拉一阵沉默,示意何莫名让他安静思考一下。手上的摩挲动作依然缓慢而富有节奏,如同抚摸爱人那般。

    “这巨人老头!!”何莫名眼角跳了跳,暗中嘀咕道。这算是在示威吗?

    良久,比尔拉缓缓开口说道:“或许这是个情报吧?等我整理一下记忆。”

    何莫名耸了耸肩膀,表示你随意。

    “我记得曾经有个同胞说过在船团的某个地方有着不错的乐子。”比尔拉皱着眉头,思索着说道。

    “乐子?跟暴动有什么关系?”何莫名愕然道。

    比尔拉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后说道:“我们没有微小化的天顶星人因为体型的关系,导致能够进入的区域有着严格的限制。因此我们平时要么待在基地,要么就去巨大化天顶星人所在的岛屿上。所以我们平时的生活相比人类而言是极为单调的。”

    两点一线?按照比尔拉所说的话上来看,未曾微小化的天顶星人的活动区域很少。而看比尔拉话中的意思,他那位同胞所提到的乐子恐怕就是不在这些能够提供给巨大化天顶星人行动的区域岛屿中吧?

    于是何莫名试着问道:“不知道你那位同胞?”

    “死了!嘭的一下,整个脑袋都被炸成血浆了。相信在前线的阁下,也应该亲眼看到了吧?”比尔拉靠在椅背上,挥动了一下双手示意道。

    这个答案毫不意外!那么,那个死去的同胞所提到的乐子很有可能就是能够控制他们进行暴动的东西,人,或者是装置!!等等!装置!?一想到装置,何莫名便突然想起记忆深处的那段记忆。那是在初代中,他主导的明美计划的初次实验中的那名天顶星人的反应。

    同样的呆滞,同样的双目无神。唯一不同的便是在行为举动上有着天差地别!但何莫名心中却隐隐认为两者必然有着重要的联系。难不成,有人把当年的计划继续执行研究,从而真正地研究出来可以控制人,不,可以控制天顶星人的东西?

    “这下有点麻烦了!”何莫名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心中所浮现的猜想。超时空要塞世界中,歌声始终是最重要的一环,特别是时间线越往后,歌声的重要性就越凸显。记得当初何莫名离开初代世界后,韦罗斯所给出的奖励是放任何莫名所造成的影响继续自我发展。此时,何莫名终于想通了这一个奖励是多么重要,多么坑爹的奖励了!

    没错!何莫名在初代中成为了新统合少将,拥有组建一支专属舰队的权力。对新统合有着莫大的影响。而回归后,也确实如此。他的专属舰队也在紧张组建中,格罗巴尔这位躺在病床上的前大总统也给予了很多帮助。

    但,最坑爹的就是由于当年何莫名的活跃而留下的种种负面影响,经过五十年的漫长发展后,终于成为了一道道大坑等何莫名自己去填,甚至是去踩!而之前暴动事件恐怕就是这么一回事。

    “呼……我想明白了!”何莫名长长地叹了口气。恐怕如今的超时空要塞F世界并不是何莫名记忆中的那个世界那么简单了。五十年前的影响,或许将会在不久的未来爆发出来也说不定。

    “比尔拉,不知道你那位同胞有提到过乐子的所在地点吗?”尽管这个问题有可能是徒劳无功的,但何莫名还是问了出来。

    不出所料,比尔拉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仿佛是怕何莫名不相信,比尔拉开口说道:“之前那同胞只是顺口一提罢了。看到我没有任何兴趣,便闭口不谈了。”

    “嗯。好不容易看到线索的影子,结果却是捉不到。”何莫名叹了口气。

    比尔拉沉默了。

    他仿佛是在思考似的。在沉闷的气氛维持了十余分钟后,比尔拉再次说道:“或许还有一个办法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