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416 镇压

    一架黑色切割迷彩的VF-25变形战机缓缓地从通道中转入在整备间。众多弹药被早已等待在此的整备班搬运在战机的旁边,快速地进行弹药补给工作。

    何莫名并没有走下驾驶舱,反而在驾驶舱里面开始与进入镇压行动的卢卡取得了联系。作为电子侦察机的飞行员,卢卡并没有强制加入战斗的要求。对此,何莫名向卢卡提出了技术支援,要求其尝试黑入那些陷入暴动的天顶星人战斗囊的系统。

    对于何莫名的要求,卢卡自然一口答应下来。电子战技术精湛的卢卡并没有花费多大功夫便成功攻破了其中一架战斗囊的联络频道。在成功打开与战斗囊的通讯视频的那一刻,卢卡吃惊了。在画面上,一张灰色的脸孔出现了。那是天顶星人特有的外貌特征。但让卢卡极为震惊的是,眼前的天顶星人神情呆滞,两眼无神,毫无焦点,仿佛就是失去了意识似的。

    卢卡皱了皱眉头,一咬牙控制着座机在空中回旋了一圈,迅速地降下高度后,终于找到了那架被其黑入了通讯网络的战斗囊。在卢卡的注视下,那架战斗囊的动作灵活,火力迅猛,丝毫没有卢卡所看到那副呆滞的脸孔和失去自我意识的特征。

    “这是怎么回事?”卢卡突然发现以自己的脑袋有些难以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了。

    “卢卡!情况如何?”何莫名的声音响起。

    一听到何莫名问话,卢卡连忙打起精神,以最简洁,最快速的语言把他发现的事情说了出来。何莫名越听就越是皱起眉头,根据卢卡的讲述,何莫名隐隐中似乎对这个现象有点记忆,但一时间无法想起是怎么一回事。

    “我知道了!尽量收集多一些其他战斗囊的信息。我马上到!”何莫名嘱咐了一番后,便断开通讯。现在,疑点总算被找出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天顶星人暴动恐怕是有人在后面搞鬼。目的暂时还没有明确,而且在何莫名记忆中这场暴动是根本没有出现过。在整个MACROSS小姐选拔赛中就只有一场战斗,早乙女阿尔特的入队测试和虫子遭遇战。然而如今,却发生了这么一场暴动。这让何莫名隐隐感觉到有一种剧情开始出现偏离的感觉。

    “咔!”

    完成补给作业的整备班全部举起手示意作业完成。在引导板的带动下,何莫名的VF-25被牵引到进入主岛的通道中。以守护者形态快速通过通道的VF-25很快便出现在主岛内。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清剿和恢复防御机能后,新统合的主岛本土防卫部队开始陆续出现在城市中,协助正在进行镇压任务的骷髅队对暴动分子进行打击。现在所有发生暴动的地点除却市中心以外,包括MACROSS小姐选拔赛会场在内的暴动经以全部镇压完毕。一架架巨大的战斗囊带着无数伤痕,冒着来回闪烁的电火花倒在了地上。甚至有些战斗囊因伤势过重,陷入了殉爆当中。

    一辆辆战车飞快地朝着市中心汇聚,在完成镇压的地点上,众多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着各个要害关卡。身穿白衣的医护人员来回跑动将伤者带上救护车,奔往医院进行救治。

    “元气大伤。”何莫名驾驶着VF-25在空中盘旋一周,大致地查看了地面情况后,暗暗地说道。这一场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暴动,造成了主岛的建筑出现近三分之一的破损,基础设施超过三分之一不能使用。至于资源和职能部门的损失,这便不是何莫名所能知道的。但按照目前情况上来看的话,恐怕霍华德也是够呛的了。

    在远方的树林中,一声叹息响起。

    “是时候结束了。再闹下去,你我都不会有好结果!”格蕾丝看了看正在空中来回盘旋,不断地朝占据市中心发生暴动的武装天顶星人发起攻击的变形战机说道。

    男子死死地咬紧牙关,满脸不甘地看着在空中盘旋的变形战机。他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但是他好恨!非常恨那个毁掉他一切的那个人!!他恨不得在今天就能够发起对那个人的终极报复。但现在时机还没到,如今的第25号船团政府还很强力。就算发生了如此规模的暴动,也只是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混乱。如今,主岛本土防卫部队已经陆续开进主岛,开始清剿那些暴动分子了。再这样下去,他,他们这些复仇者的存在说不定就被察觉,暴露在船团政府的眼前。

    想到这里,男子连连深呼吸,长长舒出一口气后看向格蕾丝说道:“请问格蕾丝小姐,对我方的表现如何?”

    格蕾丝伸手微微调整了一下眼镜后,笑道:“虽然很乱来,但不失是个很好的助力。我们承认你们的存在!我们等

    的友谊依然有效!”

    “感谢贵方的认可!那么,从现在起,我将承担与贵方进行沟通的职务。格蕾丝小姐,我的代号是沉默。”男子微微躬身道。

    “沉默?沉默的复仇吗?那么,今后请多多指教了!”格蕾丝眼神一动,意有所指地说道。

    男子微微一笑,对格蕾丝的话中话毫不在意,再一次从衣兜中拿出那个遥控器。仿佛是呢喃细语般说道:“这是复仇的开始!”

    “咔嚓!”

    遥控器上的一颗红色按钮被按下了。

    刚刚进入市中心战场的何莫名突然感觉到一股异常。眼前的战斗囊本应该在发现何莫名的同时发起猛攻的。但何莫名的VF-25已经在战斗囊面前来回晃悠数秒钟了,还依然没发现眼前的战斗囊有进攻的迹象。

    “怎么回事?”何莫名皱了皱眉头,控制VF-25上前,举起加特林机枪捅了捅呆立在原地的战斗囊。谁知道,在这么一捅之下,呆立在原地的战斗囊顿时如同推金山倒玉柱那般轰然到地,溅起了一阵烟尘。

    “通告全机!战斗结束!敌人似乎全体放弃战斗了!”这时候,奥兹马的声音在通讯频道中响起。

    本以为会有一场激战的何莫名,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心有疑惑的何莫名并没有返航,或者走下VF-25,反而控制着VF-25走到那倒在地上的战斗囊面前。沉默地站在战斗囊旁一会儿,VF-25在何莫名的操纵,拔出匕首,猛地插进了战斗囊的舱门的封锁处。

    在锋利的匕首来回穿插之下,战斗囊那紧紧关闭的舱门终于松动了。VF-25伸手握住那凸起的边缘,用力一扳。战斗囊内部的景象便出现在何莫名面前,但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何莫名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鲜血!

    艳红,战斗囊内部尽是一片极为刺激眼球的艳红。在那片艳红中,还伴随着些许生物组织。原本应该是一张灰色皮肤的脸孔已经不再存在。

    “自爆了吗?”何莫名闭上眼睛,缓缓地吐出了一个答案。看样子,发起这一次暴动的幕后黑手并不想这些天顶星人落入船团手里。在达成了某些何莫名不知道的目的后,幕后黑手毫不犹豫地便将这些天顶星人士兵的脑袋全数炸毁,从而掩埋了那类似被控制的真相。只是,卢卡所发现的迹象,让何莫名感到一股极为熟悉的感觉。但还是无法想起是什么回事。

    何莫名很不甘心!这一次暴动的发生,已经让他隐隐发现不对劲了。而眼前的这具脑袋被炸毁的天顶星人士兵的尸体更让何莫名心中的不对劲越发浓烈。

    “奥兹马!检查所有战斗囊的内部情况!”何莫名已经顾不上指挥权的问题了,直接打开通讯下令道。

    “嗯?怎么回事?”奥兹马虽然知道何莫名的身份,但在系统的抹消下,何莫名的少将军衔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压力。所以他很自然而然地提出了问题。

    “自爆!我的目标自爆了!赶紧查看所有参与暴动的战斗囊和天顶星人士兵!我怀疑幕后黑手在掩盖真相!快!”何莫名边说,边操纵着VF-25来到另外一架战斗囊身前。在周围的新统合士兵的惊异不断的眼神中,暴力拆开了战斗囊的舱门。结果依然不出何莫名所料,浓郁的血腥味随着舱门的打开而迅速地扩散到周围。把守在周围的新统合士兵稍稍承受能力差点的,顿时被这股浓郁的血腥味刺激到当场呕吐。而剩余的士兵就算不会当场呕吐,面色也是一片惨白。

    “这是!?唔……呕……”早乙女阿尔特听从何莫名的命令,毫无心理准备地拆开了身旁的战斗囊的舱门。结果被眼前的那片艳红深深刺激到,匆忙地摘下头盔,吐在了驾驶舱里面。

    按照何莫名吩咐行动的众人,面色凝重地看着眼前那被艳红蔓延的战斗囊内部。同时,通讯频道也传来了所有参与暴动的天顶星人士兵竟然在同一时间内自爆了的消息!在猝不及防之下,负责看守的一大批新统合士兵被眼前的血腥惊变给吓得当场心理崩溃。

    “嘁!被耍了吗?”何莫名皱着眉头,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