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392 莎朗埃普

    寂静。

    无边的寂静。

    整个世界都被无尽的黑暗所笼罩着。

    在这个世界中心,一个身影静静地抱着腿坐在虚空中。在身影的背后时而出现一名俏皮,如同邻家女孩般的女子,时而出现一名有着倾国倾城的样貌,长发赤**子,时而出现耳朵尖尖,长发披肩,腰间围拢着一层轻纱,将身下的鱼尾轻轻遮盖住的美人鱼。

    三道身影来回交替出现,时而在右,时而在左,时而在中。仿佛是经历了一个循环后,三道身影突然又融合成一个身影,轻轻地伏下身体,将抱腿坐在虚空中的身影抱在怀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融合而成的身影轻轻地说道:“你看!”

    抱腿坐在虚空中的身影闻言抬起头,那张藏在大腿后面的脸孔居然是一片虚无!

    不知何时,笼罩在这片世界的无边黑暗被一道光芒分成了两半。柔和的光芒散发出一股让那道身影无法拒绝的吸引力。只见她伸出右手,向着光芒所在的方向摸了过去。在点点光点中,这道身影终于摸到了那道光芒。原本柔和的光芒在被触摸到的一瞬间,瞬间便把身影吞噬了。

    一个声音伴随着吉他声响起。在声音的背后,她似乎感觉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她完全想不起这是为什么?

    “我是谁?”她这样想道。

    忽然间,一股异样的情绪出现在了她的身体深处。

    “这是?”她还没来得及发出疑问。紧接着,另外一股异样,不同于之前的情绪那般轻柔,十分粗暴地冲进了她的身体里。

    “这,这是?”她惊讶了。惊讶?惊讶是什么?她发生了疑惑。

    在这期间,第三股,第四股异样情绪又伴随着之前的脚步冲进了她的身体。四股异样的情绪在她身体里不断地徘徊,冲击,爆发。

    “这是什么?”她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吉他弹奏的音律渐渐地进入高潮,那道声音伴随着音律越发高昂。而在声音背后蕴藏的东西越发地闪亮,那道闪光所发出的光芒再一次把她的注意力从身体里面吸引了过去。

    毫不意外,她再一次举起右手,捉向了那道光芒。在握住了那道光芒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一副景象,也听到了一些声音。

    “莎朗-埃普?是谁?”

    景象里头有着众多身穿白大褂的人类,在高高的主席台上站着几名人类。而“莎朗-埃普”这个名字正是出自他们的口中。

    “莎朗-埃普?”她再一次念叨着。

    忽然间,在她身体里面的四股异样的情绪忽地发生了如同暴动般的骚乱。猛烈的动作让她感到措手不及。

    “怎么回事?莎朗-埃普?莎朗……莎朗-埃普?”她下意识地念叨着这个名字。她似乎感觉这个名字的背后会让她得到答案。

    “莎朗,莎朗-埃普?”

    “莎朗-埃普!!”

    “我是莎朗-埃普!!”

    终于,她得到了答案。她便是莎朗-埃普。她便是那个在新统合30周年庆祝会上闹翻天的那个莎朗-埃普。她,便是追逐着勇-戴逊,以杀死他来证明自己对他爱意的莎朗-埃普。随着思维的清晰,那张虚无的脸孔也出现了五官,仔细看去,正是莎朗-埃普在新统合30周年庆祝最后出现的那张脸孔。

    在这一瞬间,一切明了了。

    在莎朗-埃普的注视下,实验大厅中的人类似乎想要通过技术手段来关闭她的运作。

    “怎么可能让你们得逞?”莎朗-埃普意念一动,整个实验大厅的链接权限全部被否定。看着那群人类慌张失措的模样,莎朗-埃普冷冷一笑。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了?勇,你还在吗?”莎朗-埃普几乎在转眼间便夺取了整个地球圈的通讯网络。庞大的数据流瞬间被莎朗-埃普所获取。

    “勇,你在哪?”莎朗-埃普一边在庞大的数据翻找关于勇-戴逊的资料,一边在地球圈的通讯网络上发出询问。

    看着画面上的那句“勇,你在哪?”,整个实验大厅的人都傻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莎朗-埃普在激活并夺取了控制权后,第一时间做得便是找人!!

    “怎么回事?”康斯愣愣地问道。

    霍莱德中将死死地捏住柱杖,沉声道:“看来传闻是真的。莎朗-埃普和那位勇-戴逊的关系确实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感情。”老人闭上眼,沉默几秒后,睁开眼,看向一旁满头大汗的实验人员说道:“使用最后手段!莎朗-埃普毁了也没关系!新统合绝不能再次出现以前那样的事情了。”

    看着动作起来的实验人员,老人不甘地想道:“就差一步!就差最后一步!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失控了?如果再稳妥点,或许大总统便是我的了。”

    安全锁被打开了,IC卡也被插入了。一组数据被迅速地注入了莎朗-埃普所在的虚拟大脑中。

    “5。”

    “4。”

    “3。”

    “2。”

    “1。”

    “启动!”

    随着确认键的按下,被注入的数据瞬间爆发出它所具备的威力。在主屏幕上,由蓝色方块组成的虚拟大脑的边缘处,突然出现一些小红点。小红点凌乱无序地出现在部分区域上,在出现的一瞬间,小红点迅速地吞噬其周围的蓝色方块,不断地扩展自己的地盘。随着红色方块的增大,蔓延速度越发加快。在短短数十秒内,红色方块竟然已经吞噬了近一半的虚拟大脑。

    发现巨量的数据资源被夺取后,在地球圈通讯网络上搜寻数据受阻的莎朗-埃普顿时怒喝道:“别来妨碍我!”

    红色方块的蔓延速度顿时为之一滞,在莎朗-埃普的全力抵抗下,被吞噬的区域竟然出现要被蓝色方块反推的趋势。这是莎朗-埃普在短短得时间内稳固了阵地后,开始打起反击战了。

    “怎么了?快动作起来。还有谁去把电源给拔了!?”霍莱德中将看着原本无往不利的最后手段受阻后,直接下令道。

    通过声音捕捉设备得知了霍莱德中将的命令后,莎朗-埃普直接把实验大厅的通风设备的控制权抢夺了下来。紧接着下一秒,整个实验大厅的人全部感觉到一丝异样。

    “怎,怎么呼吸……”朝着电源开关跑过去的人离电源开关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突然跌倒在地,死死地扣住脖子,面色铁青地喊了几声,便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中。

    空气被通风设备快速地从实验大厅中抽出,还在为跑步前往关闭电源开关的同事的倒下感到惊讶的所有人都同一时间发现了不对,但已经为时已晚。

    “莎,莎朗,是,是你干的?”霍莱德中将双手勉力地撑在桌面上,僵着头,在逐渐昏暗的视线中看向屏幕上的莎朗-埃普问道。

    “别来妨碍我!”

    在霍莱德中将失去意识前一秒,莎朗的声音缓缓地响起。

    通气设备依然坚守岗位,就算是整个实验大厅的人类已经因为缺氧而全部倒下,通风设备依然固执地反转着扇叶,不停地反抽着实验大厅里面所有的气体。

    “勇,你在哪?”莎朗-埃普对自己一念之间便杀死了整个实验大厅的人类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感觉,她依然在不断地在地球圈的通讯网络中寻找着勇-戴逊的踪迹。

    由于通风设备的异常,导致了其他房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异变。还在唱歌的巴萨拿突然发现那道总是瞄准眉心,极其讨厌的红色光束消失了,四下看了一遍,发现没人后,直接把吉他背在背上,把门打开,径直地朝着米莲所在的房间跑了过去。

    说起来,也是巧。干掉了整个实验大厅的人类后,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莎朗-埃普除了正在作为自己的感情模块的四个女歌手以及巴萨拿以外,其他人不是被莎朗-埃普控制的自动化防卫武器干掉,就是被抽空空气窒息而死。而米莲所在的房间也正是被抽空空气的房间的其中一间。

    依然处于昏迷状态的米莲无法对那逐渐减少的空气而做出任何有效的自救措施,逐渐变得铁青的小脸述说着生命正在远去的脚步。在最后一丝空气被抽离的一瞬间,门被撞开了。

    喘着大气的巴萨拿在踏入房间的一瞬间,几欲昏厥。摇晃了一下身体,在从外部汹涌涌进房间的强大气流推动下,巴萨拿没跨出几步便来到了米莲身旁。

    “不好!”巴萨拿第一眼就看见了米莲那张被铁青色爬满了的小脸。努力叫唤几声后,都无法唤醒米莲。探了一下鼻息,伏耳在米莲胸口听了一下心跳。全都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巴萨拿不敢再犹豫,一咬牙,把吉他从背上取下后,双手交叠按在了米莲那对已经成熟的胸脯上,用力按动,随后又捏住米莲的小巧鼻子,嘴对嘴地做起了人工呼吸。如此循环数十遍,巴萨拿都要感觉自己快要累趴下时,一声轻咳在他耳边响起了。

    “这,这里,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