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345 进行时

    诺亚搓着手站在小巷口,他一边给双手呵气,一边四处张望。自从他悄悄地跑到何莫名所说的那处教堂留言后,他心里就一直没底。那处教堂他很熟悉,也在那里四处转悠过,查找过。除了发现有人曾经疑似进入过教堂的痕迹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有关人类在那里出没的线索。

    “那个疾风,会来吗?”诺亚小心翼翼地看着街道,心里不禁地嘀咕。

    “你在干什么?诺亚。”

    突然间,一个声音在诺亚背后响起。

    诺亚受到惊吓,正要高呼的时候,他的嘴巴被捂住了。

    “冷静!是我。”何莫名竖起一根手指,作噤声状。看到诺亚渐渐平静下来了,何莫名看了看四周说道:“换个地方说话。”

    诺亚点了点头,便带着何莫名没入了小巷的阴影中。两人在阴暗的小巷中,来回转悠。一会儿后,诺亚便带着何莫名进入了一处地下室。

    诺亚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后,便敲了敲地下室的门。

    锈迹斑斑的铁门响起几声难听刺耳的声音后,一个衣着破旧的中年妇女打开了门。

    “嫂子。客人来了。”诺亚小声地说道。

    中年妇女那有点麻木的眼神稍稍打量了站在诺亚背后的何莫名一下后,便打开了门,用那沙哑的声音说道:“进来吧。东西都带来了吗?”

    何莫名一听便皱了皱眉头,瞟了诺亚一眼后便笑了笑说道:“哦,东西忘了。请稍等。”

    然后,何莫名丝毫不顾中年妇女那几欲吞噬的眼神,转身离开了地下室。快走到一处无人巷口后,便从个人储备空间拿出了两箱子东西,食物和保暖衣服。

    在诺亚和中年妇女那低声的争吵中,何莫名抱着两箱东西回来了。

    “嗯,喏!东西在这里。”何莫名把两箱东西放到了中年妇女脚下,说道。

    看着脚下的两个崭新的纸箱,中年妇女那因为何莫名突然离去而显得狰狞的面孔顿时化开了。只见她伸出颤巍巍的双手打开箱子,看着那一根根被精美包装纸所包裹的单兵应急食品,顿时两眼泛光。

    中年妇女连忙擦了擦眼角后,拉着诺亚和何莫名进门,嘴上还不断地说道:“进来吧!进来吧!是我的不对!既然是你诺亚的朋友,那么我也该相信你的。”

    在把何莫名和诺亚安置在有着熊熊烈火的壁炉的客厅后,中年妇女便转身翻回门口,把两箱东西搬进来安置。

    何莫名看了看,破旧的墙壁,寥寥无几的家具和那被熏得乌黑的壁炉后,朝诺亚看了过去。

    “很惊讶吗?这就是我们的现实。”诺亚往壁炉挪动了几下,搓着双手说道。

    何莫名沉默了一下后,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回事?我印象中你们这个国家除了要面对的那些虫子的进攻之外,就算是有着史塔西的压迫也不至于这样吧?”

    “不。我们现在这样也正是“他们”的原因。”诺亚明显不想把那个名字说出来。顿了顿后说道:“嫂子本来有着一个美满的家庭。但是嫂子的丈夫,也就是我哥哥在三年前,被人诬告和西侧有瓜葛,被捉了起来。在那之后,就再也没见到我的哥哥,嫂子的丈夫。再接下来,嫂子也因为丈夫被诬告的缘故丢掉了那份有着很不错的薪水的文书工作。在这之后,嫂子一直都在艰难挣扎着,为了她自己,也为了她的女儿。”

    “所以,你就找借口让我过来?”何莫名皱着眉头说道。

    “抱歉……”

    “道歉应该让我来说。诺亚。”中年妇女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她一边拿着围裙擦手,一边走进客厅,看着何莫名,抱着万分歉意,鞠躬说道:“我是汉娜。这样试探你,我万分抱歉。”

    何莫名在了解一份内幕后,心中那股气也就消散了不少,摆了摆手说道:“汉娜女士,说说你的凭仗吧!凭什么能够获得我的物资?”

    “叫我汉娜就行。我听诺亚说,你想知道那所豪宅的事情对吗?正好我刚刚获得进入那里工作的资格。”汉娜大大方方地说道。如果不是艰难生活所造成的苍老,或许现在在何莫名面前的这位汉娜曾经也是一名美丽的女子。

    “哦?什么工作?”何莫名扬了扬眉头说道。

    “清洁工。”汉娜直截了当地说道。

    “好。那么,你如果见到一名黑发女子和一名金发女子的组合时,你便找机会上前对那黑发女子说出下面这一句话“当星间歌声响起时”,然后将回复交给我便可。”何莫名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

    “当星间歌声响起时吗?我明白了。请交给我吧。”汉娜念叨了一下,看着何莫名说道。

    “回复你和诺亚说就行了。他知道怎么做的。”何莫名交待一下后便起身走出了客厅,在诺亚坚持之下,何莫名便带着诺亚离开了。

    “不及格。诺亚。加把劲吧。另外,诺亚你找机会去一下贝巴泽基地。”何莫名虽然有点失望,但毕竟诺亚只是一名普通人而已。何莫名交待一声后,便消失在风雪中。

    而在贝巴泽军事基地中,马莱正在查阅着在这所基地的所有人员的名单。

    “莱昂?嗯,找到了!”马莱眼前一亮,死死地看着手指指着的那个名字。

    “莱昂-沃尔夫。机修工吗?找到你了。”马莱把莱昂-沃尔夫的资料单独取了出来,朝着汉尼拔少校所在的办公室直奔而去。

    “少校!找到了。”马莱敲开了汉尼拔少校的办公室的门后,喊道。

    正在处理文件的汉尼拔少校接过马莱递过来的文件后,快速地查看了一下,沉吟道:“都查清楚了吗?”

    “嗯。刚才我问过了。莱昂-沃尔夫数天前申请出外回来后,日常活动跟以前出现了一丝差别。”马莱点了点头说道。

    “出现了差别了吗?那个神秘人到底想干什么?现在这个莱昂-沃尔夫在那?”汉尼拔少校敲了敲桌子问道。

    “似乎有人看到他和丽姿少尉在一起。”马莱有点不肯定地说道。

    “什么?丽姿-霍恩施泰因?!竟然是她!!神秘人的对手难道是“他们”?如此说来,那么就可以讲通了。通知爱丽丝蒂娜上尉来一趟。”汉尼拔少校越想就越觉得没错,于是他吩咐马莱通知爱丽丝蒂娜上尉前来。

    刚刚从纽恩哈根要塞归来的爱丽丝蒂娜在得到消息后,连装备都还没来得及换下,便马上朝着汉尼拔少校的办公室直奔而去。

    不一会儿,关于莱昂-沃尔夫的报告便被汉尼拔少校摆在了爱丽丝蒂娜面前。汉尼拔少校看了看爱丽丝蒂娜后,问道:“上尉,你对这个人熟悉吗?”

    “不,少校。我只是见过几面。我记得他好像是机修工。”爱丽丝蒂娜放下文件,摇了摇头说道。

    “是吗?上尉。这个莱昂-沃尔夫似乎和丽姿-霍恩施泰因混在了一起。这里面的含义,你懂吗?”汉尼拔少校意有所指覅说道。

    在汉尼拔少校说完后,爱丽丝蒂娜那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疑惑地问道:“少校,你是说“他们”?”

    汉尼拔少校微微一笑,挥手让爱丽丝蒂娜先下去换下装备再说。看着缓缓关上的门,汉尼拔少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上前几步,走到坐在沙发上的马莱身前,轻声说道:“马莱,现在带几个人去莱昂-沃尔夫的房间搜查。如果找不到,那便去丽姿-霍恩施泰因的房间。注意!别惊动任何人。”

    “我明白了。”马莱认真地点了点头。

    “嚓……嚓……嚓”

    娇弱无力的脚步缓缓地踩在积雪上,娇小的身躯依靠着冰冷的墙壁缓慢地前行着。

    刚刚结束任务的提奥多尔在换下装备后,走在了返回宿舍的途中。正巧,他看到了妹妹,那个娇小的妹妹正依靠着冰冷的墙壁缓步前进着。平时充满活力的脸孔,此时却是那么地苍白。在呼啸的寒风中,那娇小的身躯似乎就像要被吹倒了。

    “丽姿?!丽姿!你怎么呢?”提奥多尔连忙上前,扶住了丽姿,关心而急切地问道。刚才他出任务去纽恩哈根要塞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阵子功夫,丽姿就仿佛是要倒下的模样了?!

    “丽姿!丽姿!!”在提奥多尔的一声声呼唤下,丽姿似乎找回了一些力气,只见她缓缓地抬起头看向提奥多尔。

    “嗯?哥,哥哥。你回来了!”丽姿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力的笑容。

    “丽姿!你怎么了?”提奥多尔上下打量着丽姿,但是鉴于男女有别,他不敢解开丽姿的衣服查看。

    “嗯,没,没事。可能是感冒了!我去吃点药就好了!”丽姿无力地笑了笑,轻声说道。

    满脸疑惑的提奥多尔在丽姿那无力的哀求下,最终还是决定把她送回来了房间安置后,再去医疗室取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