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339 初会 替换

    金色的V字天线,厚实冰冷的装甲,棱角分明的线条,点点荧光隐隐约约地从悬浮在半空中的钢铁巨人背后散落。

    “什么人?”金发女子面色严峻地注视着突然出现在她们头上的不明机体。

    “别紧张?我只是一个迷路人罢了。嗯,看样子你们需要帮助。”随着声音的响起,那架不明机体缓缓地落在了距离她们五十米开外的空地上。

    “没有推进器的轰鸣声?”金发女子看着从驾驶舱里走出的人影,皱着眉头想道。

    随着下降的升降索,何莫名缓缓地落到了地面上。举高双手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威胁。

    “别紧张!我只是来问路的。会有酬劳的。比如说那边那位少女的性命,如何?”何莫名一边说,一边摘下头盔,露出那被黑色面具覆盖的脸孔。

    金发女子举着手枪,死死地盯着眼前的面具男。而站在周边的MIG21战术机也纷纷提起枪口对准何莫名。

    “唉。想做个交易都这么难吗?”何莫名叹了口气,放下右手,从腰间摸出一支纳米修复液,晃了晃,说道:“这是伤势特效药。不想那位美丽的少女死去的话,那赶紧拿去注射吧!”

    金发女子稳稳地举着手枪,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何莫名无所谓地说道:“信不信我无所谓。反正最差的结果无非就是死亡。”

    金发女子皱了皱眉头,狠狠地打量了一下何莫名后,便开口说道:“安妮特,去把那特效药拿过去。快!”

    “额,是。”安妮特连忙应道。手脚并用,跳下战术机残骸后,三步走两步地跑到何莫名面前,接过了纳米修复液。在转身走开几步后,回头问道:“这个怎么用?”

    何莫名笑了笑说道:“就像打针那样。不过在注射后,要迅速拔掉身体上的碎片。不然会被新长出来的肉体组织给粘住。”

    “了解。”

    安妮特仔细听完后,便转身快步跑回战术机残骸。在给金发女子查看后,便钻进了驾驶舱。

    “喂!我都提前支付酬劳了。就算不告诉我这里是那,也不用还拿着枪对准我吧!”何莫名有点无奈地喊道。

    金发女子盯了何莫名一会后,便放下手枪,示意其他战术机停止当前行动。在瞟了何莫名一眼后,金发女子便探头看向驾驶舱。

    一会儿后,金发女子带着一名带着眼镜的长发少女走了过来。只见她手上还拿着已经变成空管的针筒,看着何莫名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东西?还有这架机体?这绝对不是欧洲各国的战术机。不,就算是美利坚也不可能有。”

    “如果我是你,就会把这针筒毁尸灭迹。我是疾风,是民间武装组织天人,指挥官。”有言道:谎言说了一百遍,一千遍,或许会成真。何莫名现在可谓张嘴就是左一句民间武装组织天人,右一句指挥官,简直就是轻松写意,毫无负罪感。

    金发女子皱了皱眉头,回过头和那个眼镜少女对望了一下后说道:“天人?我怎么没听到这名字?”

    何莫名闻言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表示无可奉告。

    “我是爱丽丝蒂娜-伯恩哈德。是民主德国,666战术机中队队长。这是格雷特尔-耶克伦少尉,666战术机中队中队指导员。”金发女子一边介绍自己和旁边的眼镜娘,一边看着何莫名的反应。

    “额,爱丽丝蒂娜-伯恩哈德?真是让人意外呢!没想到居然遇到你了。大名鼎鼎的兽印666,黑之宣告。”何莫名瞬间联想到莱昂-伯恩哈德口中的女神,恐怕便是眼前的爱丽丝蒂娜-伯恩哈德了吧。没想到啊。一个疯狂科学家为了再见女神一面,竟然搞出了能够让时间,时空扭曲的装置,而且在何莫名的干预下还成功了。

    “真是疯狂!”何莫名嘀咕了一句。

    就在此时,安妮特一声欢呼从驾驶舱内传了出来。

    “因格希尔特,好,好了!因格希尔特好了!!她活下来了!活下来!!”少女雀跃的欢呼不断地在这片空旷冰冷的空地上响起。

    金发女子听到后,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面具男说道:“感谢!”

    “别谢!赶紧给我报酬吧!”何莫名直截了当地说道。

    “好了。这里是民主德国境内。不远处便是首都柏林。”爱丽丝蒂娜突然觉得眼前的面具男很是干脆。

    “果然呢!没想到迷路迷到这种程度了。”何莫名听到爱丽丝蒂娜说完,叹了一声说道。

    在与爱丽丝蒂娜等人告别后,置爱丽丝蒂娜的邀请不顾,径直地驾驶着雄蕊高达离开了这里。

    “奇怪的机体!奇怪的人!”爱丽丝蒂娜看着飞远的雄蕊高达说道。

    “为什么不下令捕捉这架机体?恐怕这架机体的技术远远超出我们所驾驶的MIG21了吧。如果拿去研究,说不定我军的实力会获得提升。”格雷特尔扶了扶眼镜问道。

    “没用的。那家伙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回去吧。既然因格希尔特活下来,就应该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爱丽丝蒂娜凝望了一下手中的空针筒后,便直接用力摔碎在地上。格雷特尔张了张嘴巴,却没说出什么话。

    柏林。一处偏僻的街角。

    一名年轻人正裹紧衣领,快步地跑在小巷中。突然间,在拐过一处巷尾的时候,一个手掌在年轻人不经意间捂住了他的嘴巴。

    年轻人奋力地挣扎,死命地挣扎,疯狂地挣扎,但最后未能从那铁钳般的手掌下挣脱。年轻人的生命随着呼吸的停止而飞快地消逝着。

    “别怪我。莱昂-沃尔夫。你未能实现的愿望就交给我吧!毕竟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是吗?嘎嘎嘎嘎……”随着尸体被拖进巷子的深处,一声声阴沉的笑声隐隐约约地响起。

    雄蕊高达缓缓地降落在一处废置的教堂,周围还布满了不少坦克,直升机的残骸。

    坟场。

    是这些钢铁巨兽的坟场。

    何莫名看了看周围环境后说道:“真,启动迷彩膜。”

    随着GN粒子不断地活跃,雄蕊高达瞬间地从这片坟场上消失了。

    在确认了伪装情况良好后,何莫名便收拾东西,准备前往柏林查探一番。如果那个疯子科学家是以爱丽丝蒂娜为目标的话,那么就有可能出现在柏林。毕竟他应该不是军方人员。一时半会是无法进入到666中队所在的前线军事基地。

    “真,你去吗?或者留守在这里?”这也是何莫名要面对的一个难题。目前只有他和真在一起,雄蕊高达就这样放在这片坟场上是不可取的。真必须就在这里看守。但是何莫名潜入柏林,却又缺少人手。至少缺少侵入东德计算机网络的黑客。

    “不,我留在雄蕊高达这里吧。另外,主人,你可以拿着这个数据分析器。虽然功能只有我的百分之一,但是面对这个世界的人类技术足够了。”真边说,边从身上分裂演化出一个U盘。

    “万能插口?”何莫名掂了掂U盘说道。

    “是。”

    何莫名把U盘收好后,便带着手枪等之类必需物走下了驾驶舱。稍稍辨别了方向后,便直奔柏林而去。

    “看样子要弄一辆车子来才行。这样走确实有点远了。”何莫名看了看背后那一片布满了钢铁残骸的坟场,暗暗想道。

    夜深了。

    本身就冰冷刺骨的狂风更为冰冷,无孔不入的它们疯狂地撕扯着身上衣服的每一条缝隙。

    “嘶……这什么鬼天气!好冷。还是感觉回家吧!”诺亚裹了裹衣领,跺着脚,三步一跳地朝着家里跑去。虽然家里没什么好东西,但起码有温暖的被子和床。所以,诺亚现在无比地想念那暖和的被子。

    突然间,一股大力猛地把诺亚从大街上拉进了一条阴暗的巷子。

    “别说话!不想死的话,就回答我的问题。”

    诺亚感觉到一道刺骨的寒冷正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吓得他连连点头。

    “这里是柏林,对吧?”

    诺亚连连点头,表示对的。

    “你的名字?”

    “诺亚。诺亚-博格曼。”诺亚飞快地说道。

    “诺亚?好名字。那么,请你告诉我。最近柏林有出现什么新鲜事吗?”那道寒冷不断地在诺亚脖子上来回晃动。诺亚感觉到额头正在飞快地冰冷了下来,仿佛就要冻住似得。

    “……”

    “不知道呢?还是不想说?”

    那道寒冷越发刺骨,仿佛就要刺破喉咙了。

    “有!有!那些大人物们似乎很在意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东方女子。最近还不断地召开宴会。”诺亚闭着眼睛,连连喊道。

    “哦?东方女子?宴会吗?有意思?”

    诺亚感觉到抵在脖子上的那刺骨冰冷终于离开了,连忙伸手捂着那几乎冻僵的部位,连连喘气。

    正当诺亚以为自己逃脱生天的时候,他的衣领被揪了起来。那道在诺亚看来仿佛是噩梦般的声音缓缓地响起:“那么,现在,请我们的诺亚先生带我去宴会现场可好啊?”

    “啊……”

    诺亚彻底地昏了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