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217 沙漠之上(四)

217 沙漠之上(四)

    嘶喊着。

    忍受着。

    强大的电流蔓延全身的痛楚不断地让刹那嘶喊着,逐渐陷入昏迷的意识让刹那看到了他所耿耿于怀的那封回忆。

    幼年时的无知,被所谓神明迷惑亲手枪杀了自己父母。挣扎在所谓神明之战的战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熟悉的面孔一次又一次地死在自己眼前。

    在那轰鸣的机械声中,在那连绵不断地枪炮声,幼年的他抱着沉重的枪械不断地穿越废墟,不断地发起进攻,不断地躲避敌人的子弹。

    在那一刹那,他感觉这个世界即将离他而去。如同现在这边,等离子场带来的强大电流不断地侵蚀着刹那对望身体,一步步地夺取刹那的神经,逐渐吞噬刹那的意识。

    “怎么样啊!高达!阿格莉沙的等离子场的滋味!!听听我的队友死去时的哀嚎吧!!”阿莫德驾驶着阿格莉沙,看着被压在下方不断被等离子场肆虐的能天使怒吼道。打从莫拉尼亚哪一战后,他每天每夜只要闭上眼睛都能看到为了掩护他撤退而死去的两名队友。在不经意间,他总能听到队友的哀嚎。日日夜夜在此折磨之下,他向那位土著上层提出了驾驶阿格莉沙的请求。为的便是向高达发起复仇!

    看着被包围在电光闪烁之间的能天使,尽管阿格莉沙没与能天使建立通讯,但是阿莫德依然听到了来自能天使驾驶员的那一声声惨叫。

    “嗯!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就是这个能够献给我队友的祭礼!死来!高达!”阿莫德露出狰狞的神色,疯狂扣动着扳机,直接把等离子场的功率提高。

    比之前更为强大的电流更为疯狂地在刹那身体里肆虐,那巨大的痛苦已经无法通过一声声的惨叫来舒缓。刹那尽可能地张开嘴巴,尽可能地呼吸着每一口空气,但是不断侵蚀身体的麻痹更为迅速地吞噬着他。

    在着无力而痛苦的惨嚎声中,刹那看到了当年那个如同老鼠般流窜在战壕中,挣扎生存的自己。在那种无力的环境下,他看到了一道光,一道毕生难忘的光。

    数道光束从天而降,精准地把阿格莉沙的腿全数打掉。随着能源的失去,等离子场便失去了它的功能。

    “是谁?!”阿莫德怒吼道。眼看就能要把眼前的这架高达的机师给虐杀了,竟然有人打断了他的好事。暴怒的阿莫德驾驶为他特别改装的AEU制定式迅速在半空中回转机体,面朝着来敌。

    “那……那是!?原来是你!!光翼机!!来得正好!”映入阿莫德眼帘的是那一双七彩光翼,虽然没有记忆中巨大,但毫无妨碍地让阿莫德认出了让他沉沦于噩梦之中的机体——雄蕊高达。

    肆虐在刹那身体的电流失去了能源支持后,便迅速地从刹那的身体中退去了。得缓上一口气的刹那,勉强挤出一口气,回过头来看向屏幕。屏幕中那一双七彩光翼让处于意识恍惚的刹那瞬间产生了错觉。他仿佛忘记了现在的自己已经成为了高达机师,只记得了幼年的自己第一次目睹了那一双七彩光翼时的记忆。

    “高……高达……高达!!!”刹那伸出右手,向着半空中的那一双七彩光翼呐喊着。

    何莫名在最后一刻终于赶到了。

    在途中,何莫名快速地跟玛丽交待一声后,雄蕊高达便和虚无者分头行事。玛丽与迅去救援阿雷路亚后,顺道去救德天使。至于何莫名便前去救刹那,以及担任这个战场上最为瞩目的靶子!雄蕊高达成为这个战场上最吸引火力对望靶子,以此将三大势力的兵力调动起来,好让阿雷路亚他们乘机撤退。相信以雄蕊高达在之前多次战斗中取得的惊人战绩,三大势力肯定是不会放任雄蕊高达在这个志在必得的战场内乱来的。

    “那么,就让风暴来得更狂暴一些吧!真,GN粒子最大散布。”何莫名双眼炸出一阵金光,语气淡漠地下令道。

    “了解!GN粒子最大散布!”真迅速地回复道。

    雄蕊高达的GN太阳炉瞬间出力达至极限。汹涌澎湃的粒子喷流瞬间扩散,一波波如同水流般的粒子流迅速地在雄蕊高达背后展开。在莫拉尼亚之战中,为世人所惊叹的巨大七彩光翼再一次地在这个沙漠战场出现。

    汹涌澎湃的粒子喷流如同呼啸的海浪般冲刷着这片沙漠战场的上空。在这一瞬间,位于沙漠各处的战场全数被这片七彩夺目的粒子海洋所吸引。

    “这股美丽的景色?!是,是你吧!美丽的七彩光翼机!!”格拉汉姆愣了一下看着被流淌着七彩光芒的粒子海洋所充斥的机体周边。

    正在围攻主天使的谢尔盖等人,被这突然出现在沙漠上空的七彩海洋所惊呆了。

    “这股光芒?!是光翼机吗?是吗?这是你的邀请吗?为了拯救队友不惜以一己之力吸引敌人吗?虽然我很想回应你的邀请,但抱歉!全机加大攻势,一机也好。把面前的带翼机俘获了。”谢尔盖虽然洞察了何莫名的意图,但是果断的他依然选择了俘获主天使的任务。但现实却不会如他所愿。

    数道GN粒子光束从天而降,数架铁人式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从上而下的贯穿了。在这铁人式轰然倒地发生的爆炸火花中,一架有着旧时代战机造型的机体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在接近主天使的同时,迅速变换成人形状态。只见虚无者举起手中的GN加农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近距离的三架铁人式一一打爆。

    “新机体吗?各机散开!”谢尔盖-斯米诺夫发现眼前新出现的机体有些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

    虽然谢尔盖的反应足够快,但前来救援可不止虚无者一机。两架无人僚机在迅的控制下以刁钻无比的角度发起攻击,两架铁人式在根本没有察觉的时候,背部的要害部位便已经被两架无人僚机所击穿。火花四溅之下,伴随着两声巨响,两架铁人就此报废。

    “还有援军吗?”谢尔盖警惕地看着挡在主天使前方的虚无者,眼角余光还在搜索着在迅对望操控下神出鬼没的两架无人僚机。

    “阿雷路亚!阿雷路亚!没事吧!”玛丽-帕法西连忙打开通讯喊道。

    持续十多个小时的战斗已经让阿雷路亚出现了意识恍惚地症状。此时的他还以为是出现了幻觉,在玛丽-帕法西的多次呼唤下,阿雷路亚终于清醒了过来。

    “玛丽?!你怎么来到这里了?!!很危险的!!”

    “我向疾风提出了请求,所以我暂时驾驶着虚无者来到这里。我要和你一起战斗!”玛丽-帕法西坚定地说道。

    阿雷路亚愣了愣,随即打起精神来。既然玛丽在他身边一起战斗,那么身为超兵的他是绝对不会输的。

    谢尔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虚无者和主天使,还有利用地形四处出没的两架不明机体。多次权衡之下,谢尔盖打开通讯说道:“撤退!暂时撤退!重新组织兵力!”

    在谢尔盖的命令下,剩余的四架铁人缓缓地以戒备的姿态撤退了。

    看到谢尔盖等人撤退后,刚刚提起一口气的阿雷路亚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力。“终于撤退了吗?”

    此时天上正流淌着七彩的粒子光芒。

    “是吗?阿雷路亚已经救出来了吗?那么现在便是能天使了。”金光流转中,何莫名盯上了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强烈敌对意识的AEU制定式。在GN粒子的扩散下,何莫名很清晰地感觉到面前这架AEU制定式对他的深深怨恨,如同毒蛇一般冰冷。

    “恨我吗?那么,就不能留你!FANG!”何莫名淡淡地说道。

    在AEU制定式攻上来的同时位于腰部推进器的GN獠牙迅速出击,在真的控制以无比刁钻的角度朝着AEU制定式发起了进攻。

    看着在半空中肆无忌惮地展开光翼对望雄蕊高达,阿莫德强行把AEU制定式的推进器推至极限。在这一举动之下,AEU制定式的速度竟然突破极限。眼看着雄蕊高达一动不动地待在半空,似乎是被自己吓到的景象。阿莫德露出了得逞的狰狞神色。

    “死来!光翼机!”阿莫德怒吼道。

    但是他所看到的最后一副景色不是被音速刀贯穿的雄蕊高达,而是被不明尖状物所贯穿的驾驶舱和那一道耀眼的粒子光芒亮起,这便是阿莫德最后的记忆。

    随着眼前这架AEU制定式的坠落,耳边也响起了韦罗斯的击杀提醒。“是吗?原来是挑战者。”

    雄蕊高达降落道地面,扶起能天使后,何莫名打开通讯问道:“刹那,还能行动不?”

    “疾风吗?还能动!那双眼睛?!”刹那看到何莫名那双金光闪闪的眼睛愣了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