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超维机战 > 47 约定 要塞

    沉寂已久的主炮终于在此时将满溢的能量以无可阻挡地威势划破虚空,狠狠地穿透了动力炉被毁的天顶星人母舰。强大的能量将天顶星人的母舰扭曲,狂暴的火花瞬间吞没了这艘全长3000米的母舰。护卫在周边的战斗囊几乎全数被喷涌而出火焰所吞噬。在下一瞬间,被火焰淹没的母舰爆发更为强烈的光芒和炽热后,彻底变成一朵巨大的大火团消逝在虚空中。

    “结束了。”格罗巴尔看着显示屏上的画面囔囔地说道。但他却无法高兴起来,为了这一仗,麦克罗斯1号付出了太多,太多了。不管是前线奋战的vf变形战机机师,还是此时重伤不堪的麦克罗斯1号。更重要的是他们失去了他们的英雄。

    “叫他们回来吧。让他们好好休息吧。”格罗巴尔叹了口气看向早濑未沙说道。早濑未沙点了点头。

    “通知各机,作战完成。收容伤员后,返航。你们辛苦了。请回来好好休息。”早濑未沙顿了一下,随后又补充道。

    位于前线的众多vf变形战机机师在解决所以敌人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开始搜索所有可能被救的战友。机体受损严重和伤势严重的机师被统一聚集送回麦克罗斯1号。剩余的机师则留在前线戒备,回收。

    虽然此刻已经宣布了作战结束,舰桥上还在不断地将各项数据集中到一块,交到格罗巴尔手上。

    “看来要进行一段太空漂流了吗?真是!”格罗巴尔深深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报告。忽然心火冒起,用力地把文件拍到一旁的显示屏顶盖上。

    拍击的声响把整个处于忙碌中的舰桥吓了一跳。众人看向格罗巴尔,格罗巴尔有点不好意思地整了整帽子,清了清嗓子,重新拿起文件查阅。格罗巴尔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一个身影从他身边走过,感觉异样的他抬起头看去。入眼的竟是一个散发哀伤气息的身影。格蕾丝也从后面紧走几步,上前拉住林明美。

    潸然泪下的娇美容颜让人看得心碎不已,被哀伤充斥的双眼失去了以往的明亮。林明美轻轻地挣脱了格蕾丝的手,一步步地走向舰桥前的大平台——昔日她在这里唱响她的歌曲,也是他一手将她推上了这个舞台。

    “没想到呢。当初路边的相遇,竟然走到了今天。”林明美环顾了一下空旷的大平台,双手合拢把麦克风放在嘴边。

    “她这是要?”格罗巴尔放下文件,惊异地问道。

    “歌唱啊。或者叫恋人最后的挽歌吧。”格蕾丝低声地说了一句话。格罗巴尔却听得很清楚,回头看向早濑未沙。早濑未沙沉默了几秒后,按下按钮,打开了通讯。

    “QQ-Q-QQQ-Q-Q我的男朋友是飞行员。”歌声在失却了轻快愉悦的音乐节拍的陪伴下,轻轻地在通讯中响起。不管位于前线的机师,还是返航的机师都从通讯中清晰地听见。经过一场大战厮杀过后的疲惫的心灵在歌声中渐渐地被洗涤着。麻木的心灵似乎有了一丝活力,空洞的双眼渐渐地有了一丝神采。

    “闪耀的急速下降,飞快的急速上升。”

    随着林明美的歌声在通讯频道中的播放,机师们麻木而空洞的眼神逐渐有了神采。机师们纷纷加快手中的善后工作。一名名被困的机师被救援了出来,不断地送往麦克萝莉1号上安置治疗。

    “由飞机喷出来的长长烟雾。”

    罗伊听着林明美的歌声,敏锐的他已经从看似轻快明亮的歌声听出了那一丝隐藏在深处的哀伤。“都处理好了吗?返航!”

    “形成很大的两颗心重叠起来。”

    沉醉在自我世界的林明美随着歌声的进行不断地回忆与何莫名当初在大街上短暂接触,也回忆起了当她遇到危险时,何莫名驾驶着变形战机冲出来将她救下,也回忆起在动力枢纽单独相处的日子。

    “在蓝色天空中的爱情符号。”

    这是得知经纪人不幸遇难后,林明美自己陷入对今后的职业生涯感到绝望的时候,何莫名再一次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并给她找到了凯厄斯的格蕾丝当她的经纪人。

    “我爱你,你爱我吗?”

    虽然两人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但林明美从格蕾丝那里得知了变形战机驾驶员所面临的险境。担心之余,也常常为何莫名祈祷。终于他出意外了。虽然人没事,但暂时不能出战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安排何莫名来当我的保镖。想起那天突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何莫名是我男朋友时,他的样子看上去真是好笑。

    “但是他对自己飞机的热爱比对我更热情。”

    尽管两个人一起相伴了半个月,但何莫名还是出战了。而我也作为战力之一站在了舰桥这里的大平台上。你可以驾驶变形战机战斗,那么我就用我的歌声来战斗。

    “QQ-Q-QQQ-Q-Q我的男朋友是飞行员。”

    战斗结束了啊。但你却不见了。不是约定好要回来的吗?歌声渐渐地停止了,取而代之却是压抑的呜咽声。这声音被麦克风一丝不差地传到了通讯频道。

    听着通讯中的呜咽声,罗伊忍不住一个拳头就砸在舱沿上。“可恶!可恶!为什么!你这疯小子!做什么不好!非要撞上去自爆!”

    位于罗伊两侧的马克和一条辉自然清晰地看到罗伊在驾驶舱里的举动,此刻他们的心里也不好受。就连最喜欢插科打诨的速雄也在一边默然不语。

    “嗯,歌声不错呢。不过小姑娘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啊?怎么感觉到一股抹不去的哀伤呢?”突然间,弥漫着悲伤气氛的通讯频道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轻佻的声音。

    “嗯,这声音是谁?哪里来的?”格罗巴尔示意早濑未沙查看。早濑未沙迅速地在系统上查看了一遍,结果却是毫无所获。

    “请问阁下是?”格罗巴尔得到早濑未沙的否定后,开口问道。

    “哦。我叫迅。我是来找那个唱歌的小姑娘的。这里有她的信息。”轻佻的声音再次响起。

    “找我?你是谁?”林明美轻轻地抹去眼角的泪水,开口问道。

    “是哦。约定依然是约定。他从来没有违背过,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今后也不会没有。”迅不急不缓地说道。

    “他?莫名?他没死!他还好吗?为什么不回来!”林明美闻言惊呼,急迫地追问。

    “嘛,虽然他想回来,但目前情况而言他必须要去某个地方治疗。这次战斗额代价太大了。”迅无奈地说道。

    “你是谁?你提到是何莫名少尉吗?受伤了应该把他带来麦克罗斯1号接受治疗才对!”格罗巴尔插话道。

    “恕我冒昧。何莫名的伤势超出你们的想象。就算你们有足够的技术能治疗何莫名的伤势,那时间呢?时间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是宝贵的。相对而言资源也一样。所以我们决定把何莫名带去一个地方接受更为高明的治疗。”迅毫不留情地打击格罗巴尔。

    “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林明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问道。

    “证明自己吗?哦。多谢你把我捡起来,然后给我做了个脚架。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迅烦恼地想了想,很快就找到了方法。

    “捡起来?脚架?难道你是那个奇怪的立方体?”林明美惊呼道。

    “看样子你是相信我了。那么,再见了!相信他,会回来找你的。这是你们的约定。我们要走了,时间紧迫。”迅丢下一句话后,便从通讯频道中消失了。

    “等等!”林明美刚想再问多几句,却见到早濑未沙摇了摇头。只见林明美双手握紧,低着头站在原地。

    “你知道那个自称迅的人吗?”格罗巴尔走到林明美身边问道。

    “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他。”林明美摇了摇头,却露出了泪痕未干的笑脸。

    “是时候走了。你这次真是玩大了。”迅关闭了通讯后,一下糊到何莫名的脸上。此时的何莫名除了头之外,就已经感觉不到四肢部位了。按照迅的说法,这是狂暴化的后遗症。如果不是最后关头,迅拼着老命去唤醒(其实就是砸醒)何莫名,使用了超时空逃生装置的话,何莫名绝对是就这样拜拜了。更别说让迅去留言约定什么的。

    心知自己的伤势已经拖不得的何莫名,在整理好心情后,在脑海里呼唤AI韦罗斯。

    “检测到挑战者663。所有主线任务完成,满足离开当前世界要求。”

    “请问挑战者663是否离开当前世界?注意离开当前世界你将失去当前世界的具体认知,但保留相关记忆。”

    听到说明的何莫名立马慌了起来,失去当前世界的具体认知是什么情况?还没等何莫名开口问的时候,迅又是一下糊在何莫名的脸上。

    “确认!”迅的声音充满了坚定。

    “可是?”何莫名心里还在挣扎,还在犹豫。

    “听我的,确认!”

    “确认离开!”何莫名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一阵白光从虚空中浮现,渐渐地笼罩在何莫名身上。白光消逝,何莫名就这样从超时空要塞世界里消失了。

    “欢迎来到超维要塞!您好!挑战者663。我是超维要塞至高AI韦罗斯。相信你有很多问题要询问。现在你已经通过了最初世界的考验,因此你已经获得了相关的权限。那么,请在治疗结束后再行询问吧。”还没等何莫名睁开眼睛,一阵失重感袭来。再一次感觉到重力的时候,何莫名发现自己似乎被一种温暖的不明液体包裹在里面了。不明液体似乎有着强效催眠的效果,何莫名还没来得及深究所处的环境便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