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云疏 >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上的人,纷纷用着一种危险的目光看着林云蘅,那样子,仿佛是要将林云蘅给生吞活剥了的,似乎,她要是不交出一把神剑出来,他们是会让林云蘅吃不了兜子走的。

    毕竟,神剑就算是认主,也是有一定的时间才能完全的契合,更何况,还有的人,即使是从御剑池里面取出了剑,也会出现什么不能认主之类的情况。

    那些人心怀鬼胎,心里想着的,无一不是这个念头。

    不过,虽然算盘确实是打的啪啪响的,实际上,他们要是能从林云蘅手中拿走桦,那他们也是会在顷刻间丧失性命的吧!

    林云蘅看了看周围的人,不发一言,只顾着寻着一块儿人少的地方出去。

    脑海中,突然响起了桦的说话的声音。

    “为什么还要留着这些蝼蚁的性命?”桦很不满,要不是林云蘅一直压抑着,现在,这些人已经是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林云蘅摇了摇头,并不想说话。

    她和桦认识的时候,应该是一个小魔女吧?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不高兴了,就会想着用杀人来解决问题,这样,才会带坏了桦,让他一看到有人在烦自己,便想着要怎么杀人了。

    桦顿时无奈了。

    那现在,他就这样子,在那些蝼蚁的推搡和鄙视中,和林云蘅出这块儿地方?

    不过,很多的事情,并不能像想象的你那么美好。

    见林云蘅想着从薄弱的地方作为突破口,然后从而离开这儿的包围,那些人立刻就有人涌了过去,然后,继续包围林云蘅。

    林云蘅无奈。

    现在,她该怎么办?

    怎么才能突破这重重的包围?

    早知道会这么早的就出来,出来又会是这样的情况,她就应该萧疏师兄和戈晨师祖在那儿等着的啊!

    他们要是在这儿,那自己已经是在回去的路上了。

    要是现在有个传送阵在这儿就好了!

    这个样子的话,那该是多么的舒服!

    对了!传送阵!

    林云蘅脑海中灵光一闪。

    她虽然没有什么传送阵,可是她有传送符的啊!这不是一个效果的么!这个时候,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林云蘅还是得说,感谢师祖戈晨,感谢二师祖苏子铭。要不是师祖带着她厚着脸皮,一个师祖一个师祖的问着,她现在,可能就真的要等到他们到来,自己才能够离开这儿吧!

    林云蘅快速的从储物手镯中一划,取出了锦盒。虽然有眼尖的人看到了锦盒,不过,他们还是不知道林云蘅想要干什么,所以,现在,也只是跟着好奇的张望着。

    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上的人,纷纷用着一种危险的目光看着林云蘅,那样子,仿佛是要将林云蘅给生吞活剥了的,似乎,她要是不交出一把神剑出来,他们是会让林云蘅吃不了兜子走的。

    毕竟,神剑就算是认主,也是有一定的时间才能完全的契合,更何况,还有的人,即使是从御剑池里面取出了剑,也会出现什么不能认主之类的情况。

    那些人心怀鬼胎,心里想着的,无一不是这个念头。

    不过,虽然算盘确实是打的啪啪响的,实际上,他们要是能从林云蘅手中拿走桦,那他们也是会在顷刻间丧失性命的吧!

    林云蘅看了看周围的人,不发一言,只顾着寻着一块儿人少的地方出去。

    脑海中,突然响起了桦的说话的声音。

    “为什么还要留着这些蝼蚁的性命?”桦很不满,要不是林云蘅一直压抑着,现在,这些人已经是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林云蘅摇了摇头,并不想说话。

    她和桦认识的时候,应该是一个小魔女吧?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不高兴了,就会想着用杀人来解决问题,这样,才会带坏了桦,让他一看到有人在烦自己,便想着要怎么杀人了。

    桦顿时无奈了。

    那现在,他就这样子,在那些蝼蚁的推搡和鄙视中,和林云蘅出这块儿地方?

    不过,很多的事情,并不能像想象的你那么美好。

    见林云蘅想着从薄弱的地方作为突破口,然后从而离开这儿的包围,那些人立刻就有人涌了过去,然后,继续包围林云蘅。

    林云蘅无奈。

    现在,她该怎么办?

    怎么才能突破这重重的包围?

    早知道会这么早的就出来,出来又会是这样的情况,她就应该萧疏师兄和戈晨师祖在那儿等着的啊!

    他们要是在这儿,那自己已经是在回去的路上了。

    要是现在有个传送阵在这儿就好了!

    这个样子的话,那该是多么的舒服!

    对了!传送阵!

    林云蘅脑海中灵光一闪。

    她虽然没有什么传送阵,可是她有传送符的啊!这不是一个效果的么!这个时候,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林云蘅还是得说,感谢师祖戈晨,感谢二师祖苏子铭。要不是师祖带着她厚着脸皮,一个师祖一个师祖的问着,她现在,可能就真的要等到他们到来,自己才能够离开这儿吧!

    林云蘅快速的从储物手镯中一划,取出了锦盒。虽然有眼尖的人看到了锦盒,不过,他们还是不知道林云蘅想要干什么,所以,现在,也只是跟着好奇的张望着。

    林云蘅想了一会儿之后,发现,还是没能想出个什么子丑寅卯出来,索性也就不去想了,然后,在那么中年女人震惊的目光中,连着点了好几道菜。

    末了,还有问了这儿有没有桃花酿。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便又点了一坛子的桃花酿。

    最后,在中年女人震惊的目光中,林云蘅直接将泥封解开了之后,抱着坛子,直接就喝了起来了。

    这是在搞什么呢?中年女人也茫然了。

    难不成,是自己看错了?刚刚进去的,是一个男子?让人看着便会以为是女子的男子?中年女人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排除了这个想法。

    诶,希望是自己想多了的吧!

    中年女人暗暗地祈祷着。

    千万不要是像几天前的那个女孩儿一样,天天来这儿,说是借酒买醉,可是根据姑娘们所说的啊,那些酒,都是到了她们的嘴里了。这样子不仅是借酒买醉,还是借人喝酒的吧?

    中年女人暗暗地想着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传来。

    刚想着说上一些客套的话的中年女人,立刻,便将那些话都收了回去了。

    都来这么多次了,还是一个女的,姑娘家的,这些话,还是不要让他们听到的好。

    “今天,还要昨天的那几位姑娘。”

    萧喻一进门就吩咐着老鸨。

    林云蘅猛地回头,这声音,怎么这么的耳熟呢!

    林云蘅转身,看到了还站在门口,看着一脸菜色的萧喻。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还要什么昨天的姑娘?”林云蘅现在,充分的向萧喻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做什么都不是很懂的人到底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萧喻看到林云蘅这个样子,还没跟她打招呼,便迫不及待的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额”听着萧喻这样子问着,林云蘅也有些不确定了,她指了指门外的“凤来仪”三个字,这三个字那么的古典文雅,里面除了是酒楼,还能是什么?

    “噗嗤”萧疏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顺便瞄了一眼,还站在这儿看着的中年女子,发现,她也在那儿偷偷地乐呵着。只是因为她站在林云蘅的后面,林云蘅是背对着的,所以,她是看不到的。

    林云蘅想了一会儿之后,发现,还是没能想出个什么子丑寅卯出来,索性也就不去想了,然后,在那么中年女人震惊的目光中,连着点了好几道菜。

    末了,还有问了这儿有没有桃花酿。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便又点了一坛子的桃花酿。

    最后,在中年女人震惊的目光中,林云蘅直接将泥封解开了之后,抱着坛子,直接就喝了起来了。

    这是在搞什么呢?中年女人也茫然了。

    难不成,是自己看错了?刚刚进去的,是一个男子?让人看着便会以为是女子的男子?中年女人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排除了这个想法。

    诶,希望是自己想多了的吧!

    中年女人暗暗地祈祷着。

    千万不要是像几天前的那个女孩儿一样,天天来这儿,说是借酒买醉,可是根据姑娘们所说的啊,那些酒,都是到了她们的嘴里了。这样子不仅是借酒买醉,还是借人喝酒的吧?

    中年女人暗暗地想着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传来。

    刚想着说上一些客套的话的中年女人,立刻,便将那些话都收了回去了。

    都来这么多次了,还是一个女的,姑娘家的,这些话,还是不要让他们听到的好。

    “今天,还要昨天的那几位姑娘。”

    萧喻一进门就吩咐着老鸨。

    林云蘅猛地回头,这声音,怎么这么的耳熟呢!

    林云蘅转身,看到了还站在门口,看着一脸菜色的萧喻。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还要什么昨天的姑娘?”林云蘅现在,充分的向萧喻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做什么都不是很懂的人到底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萧喻看到林云蘅这个样子,还没跟她打招呼,便迫不及待的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额”听着萧喻这样子问着,林云蘅也有些不确定了,她指了指门外的“凤来仪”三个字,这三个字那么的古典文雅,里面除了是酒楼,还能是什么?

    “噗嗤”萧疏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顺便瞄了一眼,还站在这儿看着的中年女子,发现,她也在那儿偷偷地乐呵着。只是因为她站在林云蘅的后面,林云蘅是背对着的,所以,她是看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