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恨之入骨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恨之入骨

    既然在朝堂上也议不出什么来,只能是匆匆退朝。周天宏回到大皇子府后,又召来了苏子冉和一群幕僚,发了一顿脾气之后,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等着这些人给他出主意。

    然而,那时那刻所有的人都低垂着头站在周天宏的面前,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周天宏的目光愤怒地扫过众人,最后落在苏子冉的身上,挥了挥手,不耐烦地道:“都出去吧,苏大人留下。”

    众人如释重负般,向周天宏躬身一揖,迅速退了出去。只留下苏子冉,依然微笑着站在周天宏的面前。

    周天宏蹙眉看了苏子冉一眼,沉声问道:“苏大人,你说说看,此事应当如何处理?赵家的人气焰如此嚣张,竟敢欺到本皇子的头上来了。难道,真的就任由他们在连碧城逍遥法外吗?”

    苏子冉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大皇子殿下,如今局势确实于我们不利,不益轻举妄动。下官认为,这一次刺客能那么容易地进入大皇子府,在如此严密的守卫下,悄无声息地放火烧了娘娘的寝殿,并且还成功地逃了出去,此事一定不简单。”

    周天宏目光一厉,拧眉道:“你的意思是,本皇子的府里有奸细?”

    苏子冉缓缓点头,一字一句地道:“下官认为,的确如此。大皇子殿下,攘外必先安内。”

    周天宏咬牙切齿地点了点头,道:“此事,本皇子自会命人调查。”顿了顿,又看向苏子冉,蹙眉道:“那攘外呢?”

    苏子冉想了想,拱手禀道:“回大皇子殿下的话,赵峰武如今虽然手握平南大军的兵权,赵家的人又都跑了,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要挟他了。但是,平南大军长年被南越大军牵绊着,也不可能对京城产生什么威胁,我们可以暂且不必管他。等各方局势稳定,大皇子殿下大权在握的时候,还怕他赵峰武不乖乖地交出兵权吗?”

    周天宏想想也是,点了点头,道:“此话也有几分道理,既然如此,不如让左二回来吧。如今赵峰武已经毫无顾忌,只怕左二去了,也是去送死的。”

    苏子冉点头表示赞同,道:“大皇子殿下所言极是,只是,那左二将军已经查出他的兄长左腾在凤鸣城是被平王殿下和赵峰武的人杀死的,对赵峰武恨之入骨,他既然已经到了封南城,想必也不会甘心就这样回来。”

    周天宏不由叹了一口气,道:“当初本皇子也在凤鸣城,左腾的死,确实非常可惜。事发之后,本皇子已经提前让左腾离开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是被赵峰武派人杀死了。”

    苏子冉也跟着叹道:“不错,左二将军从小是被兄长带大的,虽是兄弟,却情同父子。知道兄长去世之后,左二将军连自己的名字都改了,就是为了让自己记住这个大仇。这次去封南城实是九死一生,而左二将军却自动请缨,就是为了去找机会杀死赵峰武。所以,左二将军必定不会听从大皇子殿下的旨意,立即回京,只怕要凶多吉少了。”

    周天宏眉头紧锁,对又将失去一员大将而感到有些可惜。但是,把左二留在他的身边,他也不放心。否则,他也不会让左二去封南城送死。

    不过,周天宏倒也没有指望左二能杀得了赵峰武,他的希望都寄托在早就到了封南城的孤狼身上。可是,不知为何,孤狼却一直没有动手,至今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周天宏沉吟片刻,又道:“罢了,西陵国那边也不必去了,周天启和林宛儿有西门玉清护着,想让他们回来,也是不可能的。既然他们愿意留在西陵国,就让他们留在那里吧,最好是一辈子也别回来了。”

    苏子冉微笑点头,道:“大皇子殿下英明!如今还是要以稳定朝局,尽快掌握皇权才最为紧要。”

    周天宏缓缓松了一口气,脸上不知不觉有了笑容,点头道:“还是苏大人谋略过人,懂得掌控全局,真正能帮得了本皇子。不像那些草包,本皇子花那么多银子,却养了一群吃白饭的。”

    苏子冉谦逊地向周天宏躬身一礼,道:“那也是因为大皇子殿下乃众望所归,真命天子。英明神武,有识人之能,下官才能学有所用,一展抱负。”

    周天宏哈哈一笑,看苏子冉是越来越顺眼,越来越放心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也正是这样识实务,有抱负的人,才是最好掌控,最好用的人。

    而林宛,在听完烈风的讲述,得知林慧心和赵丽娘已经到了药王谷,赵家的人也已经安全抵达连碧城之后,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慢慢放下心来。

    林宛想了想,又问道:“赵家的那些下人呢?都安全吗?”

    烈风一怔,有些迟疑地禀道:“回小姐的话,陈寅回城之后,发现赵大将军府的人都不见了,就知道一定有暗道。所以,挖地三尺,将整个赵大将军搜了个底朝天,找到了那条密道,查到了天香楼。幸好老太爷料到他们走后,那条密道肯定是瞒不住了,就将天香楼的人也解散了,并且带走了季掌柜。但是,陈寅命羽林军将天香楼的伙计和赵大将军府的下人都抓了回来,连早就离开赵家多年的仆人也没有放过。严刑拷打之后,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将他们推到菜市口斩首了。”

    林宛心中大痛,努力平复了良久,才缓缓吐出三个字来:“多少人?”

    烈风蹙眉,想了想,才低声答道:“五十三人。”

    林宛点了点头,冷冷地道:“烈风,你帮我记着,这五十三条人命,我要陈家血债血偿。还有,将来绝对不能让陈寅死得那么痛快,一定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被割下五十三块肉来,才能让他咽气。”

    “是,小姐,属下记住了!”烈风双手抱拳,朗声应道。

    林宛想了想,又问道:“你不说,我还忘了,凤鸣城的那个左腾当初不是失踪了吗?最后是怎么死的?奉命去封南城的那个左腾将军是他的亲弟弟,原名叫左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