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1146章 再见故人

第1146章 再见故人

    句芒指对句芒指,而且两人修为旗鼓相当。

    杨青玄的双指在空中一晃,无论是招式手法,还是速度威能,都和那少年一模一样,只不过却给人一种更为流畅之感。

    仿佛这一指就应该是这样的,而那少年施展的,却是画虎类犬。

    少年大为震惊,他修炼这一指有三年多时间了,每日每夜都浸淫在这一指之下,师傅说自己对这一指的理解,已经超越了他,几近完美,可在眼前这人同样的一指下,就像是李鬼见了李逵。

    少年突然手中吃痛,同样是句芒指,自己却被对方点中了指关节,大痛的叫了一声,急忙收回手来。

    这时,另外七名少年也齐齐出手,七指在空中交汇,配合的天衣无缝,显然八人联手修炼多时。

    杨青玄长笑一声,身影一晃,就连出七指,如同七道琴弦在空中闪过,呈现出七色光芒。

    每一位少年都骇然失色,发现一道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指劲破空而来!

    不,不对!不是一模一样,如果说对方的指法是一指破乾坤的话,自己的一指就是小孩子戳面团,根本没有可比性!

    “啊!啊!”

    接连的大叫声响起,七人分别吃痛,都是被同样的指法点在指关节上,痛的龇牙咧嘴。

    “何人敢在再此闹事!”

    一声长啸从院后的建筑内传出,啸声如惊雷滚滚,显示出来人的修为极强。

    不过眨眼之下,院中就多出一人。

    杨青玄向那人望去,也不过二十余岁年纪,而且似乎在哪见过。

    “是钱小魁学长!”

    柚宁一见来人,顿时大喜,捂着手指跑过去,叫道:“这人是来踢馆的。而且他偷学钻研了我们武馆的八音弦指,无耻至极!”

    另外七人也急忙跑到钱小魁身后。

    “哼,好你个恶棍,一面要踢馆,一面又偷学我们的武功!”钱小魁破口就骂道。

    杨青玄抱拳道:“我要见姜易长老。”

    钱小魁喝道:“要见姜易长老,先过我这关!”

    钱小魁身上的气息爆发出来,直达三花初期,右手在身前一张,化作暗紫色,就厉喝一声拍了上来。

    “裂地印!”

    杨青玄叹了口气,伸手一抓,就将钱小魁的手腕扣住,道:“既然你们不通禀,那我就自己去见了。”

    钱小魁心头大骇,自己最强的一招,居然这般轻描淡写的被对方擒下,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想到对头竟是如此厉害,不由得一颗心坠入谷底,暗想“完了。”

    但一瞬间,他瞳孔骤缩,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眼前这人朗目星眉,棱角分明,竟与记忆中那人八分相似,显得更为成熟稳重。

    钱小魁大惊道:“你是……!”

    当年内院考核,在玄龙山古殿之下,众多同学被左俊圈杀,陷入彻底的绝望,是那人以一招六阳开天,劈开毒气,给众人以希望,将所有人硬生生的从鬼门关救了回来!

    而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孔,与眼前这成熟的面容完全重叠在一起。

    钱小魁便是当年获救并且进入内院的学生之一,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那一幕!

    “嘭!”

    就在这时,后院传来巨震,一股强大的气劲冲天而起,将大片建筑震毁。更有气浪横推而来,柚宁等人都是惊退,在那气浪冲击下,竟然站立不稳。

    随后一声嚣张的长笑直入天际,“天琮武馆,从今日起便不复存在!”

    “砰!砰!”

    两道沉声的响起,便见天空染血,两道人影飞射下来,摔在地上滑出数十丈远,青钢砖的地面上划出两道猩红血迹。

    “姜易长老!”

    “苏夜长老!”

    柚宁惊叫一声,悲愤的跑上前去。

    另外几名弟子也都惊怒不已,急忙前方站成一排,各自手指掐诀,对着那可怕气息的方向,严阵以待。

    但七人眼中无不是惊恐害怕。

    杨青玄将钱小魁的手放下,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的两人,正是姜易和幽夜。幽夜历经小花果山一役后,也就改回了他的本姓。

    钱小魁颤声道:“杨……杨青玄……”

    杨青玄抬起手来,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那阴沉的脸上,像是凝聚了一层冰霜。

    “不自量力,低级位面过来的渣渣,也想在中央大世界立足,可笑至极!这种超级位面,不是你们这些渣渣可以待的地方。让你们滚回乡下不听,那就滚去阎王那报道吧,哈哈哈哈!”

    从破碎的后院建筑中,伴随着强大的气息,缓缓走来一名中年男子,面色消瘦阴冷,戏谑的看着众人,享受那种裁决他人生死的乐趣,舔了舔双唇。

    七名天琮武馆的弟子都是浑身颤抖,虽然布阵了,但在那强大的气场下,还是不断后退。

    中年男子身影一晃,就出现在柚宁身侧,一把抓住柚宁的双肩,桀桀笑道:“哈哈,还有个不错的妞,我最喜欢虐杀你这样的小妞了。”说着,竟伸出红舌,往柚宁的脸上舔去。

    “快住手!”几名少年都是大怒,急忙围攻过来。

    但他们连中年男子的动作都看不清,哪里是对手。

    柚宁更是吓呆了,浑身哆嗦,眼泪巴巴的流。

    姜易和苏夜在地上挣扎了下,想要站起来,却猛地喷出鲜血,再次摔倒。

    所有人都内心都陷入一片绝望,除了钱小魁外。

    钱小魁知道杨青玄一定会出手的,但他并没有见到杨青玄出手,就只听见中年男子的惨叫声!

    “啊!——”

    中年男子已经松开了柚宁,双手捂着嘴巴,鲜血从指缝里渗出来,滴落在地上。

    他刚才伸出舌头去舔少女的脸,却发现舌头突然没了感觉,低眉垂眼一看,发现自己的舌头已经没了,随后便是钻心的惨痛。

    这如梦一般的情景,若非就发生在自己身上,是怎么也不会信的。

    中年男子捂着嘴,回忆刚才的情景,什么都没有发生,自己的舌头就这样没了!

    他的目光突然斜视在地上,见到了一截鲜红的舌头,还淌着血,正是自己的,断口处平整,是被利器削断的。

    可是有谁能够在自己嘴巴里,悄无声息的把舌头削掉?

    这时,中年男子才发现院子里,有一位格格不入的青年!

    //有读者说,姜煜伦一口吞下拳头大小的丹药,嘴得有多大?那么今晚太一就找来了一位知名画师带大家一起解读,22:00微信和QQ公共号(taiyiss)同时推文——《姜煜伦的嘴到底有多大?》,那些噎不死你的,终将消化成你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