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1126章 拓印图

    “啊!!”

    弘远惨叫一声,双眼内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充满愤怒和不甘。

    他喉咙动了几下,发出一点微弱的声音,仔细听去,是四个字:“武魂镇压……”

    然后弘远的双目一闭,就气息全无,彻底死了。

    杨青玄脸色一沉,庞大的魂力瞬间冲破弘远的识海,疯狂搜索着他的记忆。

    人死后,识海在飞速消散,若是手慢的话,就功亏一篑了!

    “嘭!”

    突然杨青玄拇指一用力,直接摁了下去,将弘远的脑门震碎,整个脑袋都炸裂开,血浆喷射,成了一具无头尸。

    凝甲子将无头尸扔入红水中,急道:“如何了?”

    杨青玄的身影变得极度恍惚,显然刚才的搜魂,用光了他的力量,直接在红水上空散去。

    四海八方殿内,第五拍卖区。

    杨青玄那半合着的双眼骤然睁开,射出一线光芒,然后又缓缓闭上。整个人的精神一落千丈,变得极度虚弱。

    ……

    四海八方殿内,风隐商会的区域,一间会堂内。

    “你可还记得那人模样,以及那玉的拓印图?”

    风隐商会会长姜煜伦,一脸阴沉,盯着跪在堂中央的伙计,一字字说道。

    那伙计噤若寒蝉,瑟瑟发抖,不住的点头,道:“记得记得,小人在商会做了十多年,这眼力自然是练出来了。”

    会堂爆炸,弘远和两名帝天位中期的强者灰飞烟灭,让风隐商会大为震怒,很快就查到了这名伙计和杨青玄身上。

    姜煜伦吩咐手下道:“取纸和笔来。”

    立即有人端来纸笔墨,那伙计沾着墨水,一边思忖一边在纸上描画。

    堂上十余人坐在两侧,静静的看着他画。

    这伙计倒也镇定,大气不敢喘,下笔有力,很快就将杨青玄那青角蛮牛的模样勾勒出来,虽不太完美,但也有七八分相似。

    姜煜伦盯着那青角蛮牛,问道:“谁认得此人吗?”

    “咦,我倒是有些印象。”

    姜煜伦之长子,风隐商会第一顺位继承人姜胤,诧异的看着那幅图,细细思索起来。

    “的确有些眼熟。来拍卖会的妖族并不多,而且妖族之人,分类繁多,体态特征明显。只要看过一眼,基本很难忘记。”座下一名男子也露出狐疑的神色。

    “我想起来了!”

    姜胤突然大声道:“是拍《暗夜旬空》的那人!当时那人带了面具,可这头上双角,还有体态特征,就是这个样子的,不会错!”

    姜胤十分肯定。

    姜煜伦皱了下眉,道:“有如此明显的体态特征,还带什么面具?那《暗夜旬空》卖掉了?”

    座下另一人道:“这本功法的主人要换取人族天阶顶级武技,没有交易成功。不过这青角蛮牛似乎拿出了比《暗夜旬空》更厉害的东西,让那功法主人垂涎三尺。说是一本《暗夜旬空》还不够兑换。”

    姜煜伦目光冷下,沉声道:“立即搜寻这青角蛮牛,还有那《暗夜旬空》的主人!”

    “是!”

    座下那人站起身来,抱拳拱手,就径直出去了。

    姜胤对着跪在地上的伙计说道:“继续画那玉佩拓印。”

    “是是!”

    伙计急忙拿起笔,沉思了一阵,他在纸上画了几张,然后又弃了,重新起画,脸上不断露出思索的神色,显然拓印十分复杂,即便他记性极好,也很难一下全部画出。

    在试了十几张草稿后,才有模有样的画了一些线条。

    伙计双眼放光,显然是对了,兴奋的继续画下去。

    姜煜伦盯着那繁复的线条纹路,额头皱成“川”字,面色不断阴沉。突然姜煜伦大喝一声,“停!”

    吓得那伙计惨叫一声,把笔仍在地上,瑟瑟发抖。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经得住姜煜伦的突然一喝。

    姜胤诧异道:“爹,怎么了?”

    姜煜伦的脸色十分凝重,挥手道:“所有人都出去。”

    众人都是愣住了,有些摸不着头脑。

    姜胤满心疑问,但素来知道姜煜伦的脾气,若是谁敢质疑的话,必然惹来祸端。

    姜胤对众人挥了挥手,就要离去。

    姜煜伦招手道:“胤儿,你留下。”

    姜胤愣了下,便留了下来,示意其他人先走。

    那伙计不敢起身,四肢趴在地上,狗爬着往外走。

    姜煜伦沉声道:“胤儿,你去将会堂的门关上。同时布下铜罗结界。”

    说完后,姜煜伦走上前,蹲下身子,拍了拍那伙计的肩膀,和蔼的说道:“你也留下。”

    “啊?”那伙计呆了下,不明所以,但急忙点头,道:“是是。”

    姜煜伦道:“你去继续把那玉佩的拓印画完。”

    “好的。”

    伙计心中明白,一定是那拓印有问题。否则弘远大师不至于灰飞烟灭,会长大人也不至于如此紧张。

    他脑海中浮现出那妖族人的模样,可笑自己先前还看不起他,以为只是普通玉佩,真是狗眼看人低了。

    伙计爬回到中央,定了定神,拿起画笔继续画下去。

    只不过越到后面,就画的越乱,错的越多,涂改的也越多。

    最终,怎么画都好像不对,伙计额头上不断冒出冷汗,后背都湿漉漉的。

    “好了,不用画了。”姜煜伦缓缓说道,然后闭上双眼,就这样径直的坐在上首,不知在想些什么。

    “会长大人,我,我,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小人真的不记得了。”

    那伙计哭丧着脸,“砰砰砰”的磕头。

    姜煜伦并不理会,一阵后才睁开双眼,看着那伙计,问道:“起来吧。能记住这些,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你叫什么名字?干多久了?”

    伙计这才站了起来,额头上满是鲜血,小心的回答道:“小人叫徐磊,从九岁起就在商会打杂,现今已经十六年了。”

    姜煜伦点头道:“你不错。记忆如此之强,而且很精明伶俐,现在还只是一个伙计,是我管理上的失误了。”

    伙计吓了一跳,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不明白姜煜伦是什么意思。

    姜胤也十分诧异,不明白父亲这是怎么了,但他知道一定和那块玉佩有关。

    姜煜伦又道:“这块玉的拓印,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看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