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1109章 法天象地,无暇玉佩

第1109章 法天象地,无暇玉佩

    整座雁断山的灵气都被抽了上来,八方归元火焰刀直达百丈,气势惊人,无数山林和动物,在这刀气下被震死,大量山石被碾得粉碎。

    就在这时,原本被火焰照耀的光亮的天空,忽然暗了下来。火焰刀的后方,一尊巨大的虚影在山脉上空浮现,脚踩大地,头顶天空。

    那虚影抬起手来,五指并拢高举,整个手臂仿佛化作一柄神剑,直斩而下!

    “轰隆!”

    八方归元火焰刀在这一剑下,倏然崩碎,化作无数火流星四射。

    焰云子等人俱是心神大震,全都喷出血来,一个个震飞出去。

    “法天象地!是法天象地!”

    焰云子惊恐的大叫,“这少年是帝天位,而且凝练出了法天象地!”

    惊骇之下,原本受伤的心神再次受伤,又是一大口血喷出。

    他自己也是帝天位的强者,不过只是初期。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修炼法天象地,也不过是隐约有了凝聚迹象,距离这种几乎达到实相的程度,还相差天渊!

    从那法天象地身上散发出来的凛然剑意看,怕是已经到了帝天位后期,甚至巅峰的程度。

    焰云子一颗心颤抖的厉害,内心极度后悔。

    焚天宗花费巨大代价要找的人和物,岂能是泛泛之辈?都怪自己太贪心,想要贪功,若是一早就上报上去的话,现在不仅获得了巨大好处,而且不用陷入这般惨烈的状况。

    但为时已晚,焰云子看了一眼四周,另外七人也都被震伤的不轻。其余弟子更是惊的目瞪口呆,怔怔的站在那不知所措。

    法天象地一掌劈下来后,在身后的天空上,突然出现星光点点,很快扩散,布满整个天穹。

    “这是白天,怎么会有星光?”

    所有人都是一惊,莫名的感到心底发冷,火焰刀被剑气震碎后,整个山林都燃起熊熊烈火,但却感觉不到丝毫温暖。

    焰云子脸色骤然煞白,惊恐道:“剑!那是剑!漫天穹都是剑啊!快逃!”

    天空上的星光璀璨闪烁,不断压了下来,众人这才发现,哪里是什么星星,竟是一柄柄的宝剑散发出来的凌冽剑光!

    万剑如雨斩下,笼罩整个大地。

    所有人都是面如死灰,一颗心直入冰窟。

    焰云子化作遁光而走,刚飞出千丈远,就被一层无形的剑气震伤,喷出血来。

    整个千丈范围内,全都化作了剑之世界!

    “轰隆隆!”

    整个雁断山都剑雨击碎,焰云宗的人惨叫连连,但很快声音就没了,全都化归于无。

    片刻后,海拔千丈的高山,被夷为平地。

    大地上全是剑之裂纹,像是一座巨大的荒郊野坟。

    “扑通!”

    天地间安静下来后,只听见一道跪地声,柳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万剑之下,绞碎了天地间的一切,但却并没有伤到她。

    眼看着所有人和物化作尘埃,她脑子彻底短路懵掉了,全身一点知觉都没,也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此刻四肢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才感到自己好像还活着。

    她惊恐的抬起头来,战战兢兢的看着前方,山脉被毁后,在一座巨大的剑坑内,那少年依然被黑气裹着,静静的躺在那,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柳晴吓得哭了,拼命的捂着嘴,生怕发出声音来,但眼泪却是疯狂的涌出,浑身哆嗦的厉害。

    她想逃,但双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根本不知道怎么逃。

    那法天象地在一招毁去山脉后,再次抬起手来,凝出一指,指尖上闪烁着可怕的剑意,从虚空上点落下来。

    “不!——”

    柳晴吓得肝胆俱裂,那剑意上的凛冽之气,震碎了她的衣裳,全身被割出千百道伤口,从地上震飞了出去。

    直至远远的摔落在地上,才发现那一剑并不是斩向自己的,而是点向那黑气萦绕下的少年。

    突然,少年眉心处竖眸一睁,射出一丝黑芒,迎向剑气。

    “轰隆!”

    两股力量相撞之下,散发出可怕的灵压,如镜面扩散。

    并且黑芒明显占据上风,不断的将力量上推。

    法天象地的一指剑意呈现出崩碎之势。

    “轰隆!——”

    巨大的震荡再次响起,剑意终于破碎,法天象地在空中晃动了几下,变得暗淡,最终在黑芒的冲击下,于长空上消失不见。

    暗夜之瞳中射出讥讽的神色,缓缓闭合上。

    杨青玄的脸色异常宁静,好像完全不知道外界的事情。

    外泄的暗夜之力在经历了这一事之后,又扩大了几倍,氤氲在长空上,间或有紫光闪烁,浓郁得像是风雨来前的乌云,声势浩大又阴沉压抑。

    就在此时,杨青玄指间的星戒一闪,一道细微的白芒破开黑雾,射入天穹,带出长长的尾光。

    那白芒在空中停了下来,所有尾光散去,显形而出,是一块白色的玉佩,纯洁无暇,普普通通,上面潜行的勾勒出一条龙形。

    杨青玄的眉心猛烈一抖,暗夜之瞳暴睁开,射出惊人的光芒,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那玉佩上的龙形像是在缓缓游动,显示卷缩在一起,然后舒展开,龙形已然不见,而是化成一种纷杂繁复的符号,像是某种大道规则。

    然后一道白光自玉佩内射出,于天空上扩散开,正是那种大道规则的投影。

    杨青玄眉心的竖瞳居然颤抖了下,周身百丈直径的黑气翻起巨浪,好似烧开的水,不断的沸腾,甚至顷刻间就缩小了三分之二,竟是有些畏惧。

    天宇上的光泽,绕在玉佩下方旋转,无数不规则的曲线萦绕在一起,化成一个晦涩难懂的文字,与玉佩上的变化相互辉映。

    那文字从字形上看,好似远古初期,开天辟地之时便有的“灭”字。

    随着“灭”字的出现,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扑面而来。

    远处的柳晴看着这无法理解的景象,彻底呆滞住了,仿佛心中有感,想到自己的悲苦人生,无常因缘,不由得悲从心来,眼泪汪汪流下。

    而在那“灭”字光芒下,让她仿佛照见五蕴皆空,灭去人生苦因苦果,证得极乐,一时间竟有了明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