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1064章 会面,道影

第1064章 会面,道影

    杨青玄狐疑道:“此时此刻,到哪里去找道影的人,莫非子夜不在云岫宫了?”

    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大难当前,若是子夜不在云岫宫的话,必然人心浮动,人族怕是不堪一击。

    舞影也知道其中意义,脸色大变,道:“自然是在的!夜后有联系道影的办法,只是需要时间。”

    杨青玄点了点头,道:“那现在整个海天崖是什么情况,能挡住古曜吗?”

    舞影苦笑道:“你认为呢?”

    杨青玄直言不讳的说道:“若是日谕还在,与子夜联手,或许众人还有一定信心。现在日谕都挂了,成了古曜和赦虚联手之势,若我还说能赢,就是纯粹不负责任的胡扯了。”

    舞影沉默了一阵,道:“夜后让我转告你,一切以性命为重。若是你感到了危险,就直接离开吧,走的越远越好。”

    杨青玄愣了下,道:“这是子夜说的?”

    舞影点了点头,神色一片黯然。

    她是子夜的弟子,对子夜、对云岫宫都有难以割舍的感情。

    舞影突然一下哭了,抽泣道:“杨青玄,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师傅,救救云岫宫!”

    杨青玄露出动容之色,叹道:“若是可以的话,我愿意救云岫宫,但以我的能力,你觉得我能做到吗?”

    舞影痛哭道:“我不知道。但师傅说你是殷武王转世,一定有道理的。你不要离开云岫宫好不好?后面那句话我原本不想转达你的,就是不希望你弃战而去。”

    杨青玄沉默了,一阵后才道:“子鸢呢?带我去见她。”

    舞影似乎早料到他会提出这个要求,这才止住了哭声,站起身来,道:“你跟我来。”

    两人相继走出大殿,飞入云海深处。

    不久后,又是一片云巅建筑展现出来,如仙阁一般。

    杨青玄颇为吃惊,自己的神识居然完全穿透了这片建筑,若非眼睛所见,否则根本察觉不出。

    难怪他在云岫宫这么久,可以清晰的感到子鸢存在,却始终无法定位。

    舞影打出几道法诀,前方流光一晃,开出一个口子,两人飞入其内,那口子又自行愈合。

    此刻,杨青玄飞落在回廊上,才精确的定位出子鸢的位置。

    “青玄!”

    子鸢早有察觉,从里面飞跑出来。

    两人相见,四只手紧紧的抓在一起,凝视着对方。

    此刻烟霞笼罩,交织出一片波光旖旎。

    舞影站在一旁,怔怔的看着两人,内心说不出滋味。

    子鸢道:“一定是子夜用我威胁你,你才会留在这危险的地方。”

    杨青玄道:“有子夜的原因,也有我自身的原因。子鸢,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两人携手就向仙阁花苑内走去。

    留下舞影一人站在回廊上,有些突兀,跟过去也不是,不跟过去也不是。良久,只剩下内心的一声叹息,随着那云海上的冷风吹走。

    “什么?日谕被古曜杀了!”

    子鸢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整个人都呆滞住了。

    杨青玄想不到她会有如此大的反应,点头道:“现在子夜去找道影求助了。之前日谕去过缥缈星宫找人皇,似乎并没有作用。也不知道道影对古曜之事是什么态度。但我对此并不乐观,否则他们早就该有人来了,而日谕之前的求助对象也不会是人皇。”

    子鸢怔怔道:“子夜怕也是孤注一掷了。”

    杨青玄抓起她的手,道:“你现在离开海天崖。”

    子鸢双肩一颤,惊道:“那你呢?”

    杨青玄道:“我想再留下看看。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一旦出现超越我能力的事,我会马上离开。”

    子鸢道:“你在骗我。古曜不是已经超越你能力了么?”

    杨青玄竟一时无语,不知该如何回答。

    子鸢道:“你走吧,现在该离开的是你。”

    杨青玄愣了下,似乎听出了话中不对,诧异道:“我走?那你呢?”

    子鸢黯然道:“虽然我和子夜不合,但你别忘了,我终归是和她是一体的,严格说来,我也是云岫宫的人啊!”

    杨青玄惊道:“你根本不算是云岫宫的人,子夜可是数次要杀你。”

    子鸢苦笑道:“不是没杀么。子夜和日谕之所以要对抗古曜,是因为古曜不会放过他们。而我和薇拉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古曜也不会放过我的。”

    杨青玄笑了,轻轻将她搂在怀中,道:“那我们就一起留下吧。因为古曜也不会放过我的。因为我是殷武王啊。”

    子鸢浑身一颤,但很快就将脸颊贴在那宽阔的胸膛上,感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借问江潮与海水,何似君情与妾心?

    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

    在一片幽暗的空间内,有着五颜六色的辉光,如点点流萤,在虚空中缓缓流动。

    忽然这些流萤整理的排列起来,像水纹一般旋转,将这幽暗的空间一下照的明亮。

    空间的中央,悬浮着一座巨大的青铜星轨,散发出淡淡辉光。下方有厚土为托,四周奇妙的悬浮着大量星辰。

    在青铜星轨的前方,突然浮现出一双白色的瞳眼,一闪之下,仿佛要窥尽万物。

    那白眼的主人渐渐变得清晰,正是盈政,面色冷厉的站在一方空间内,像是咫尺之近,又如同天涯之远,让人无法捉摸。

    在盈政的四周,以及星轨的另外方向,不断有银河般的流萤浮现,凝成一个个深邃的位面漩涡,演化出三十三天结构。

    每一个萤流漩涡的中央,都缓缓出现一道身影,像是直接屹立在宇宙位面,这些身影随着位面波动,彼此间不断旋转,交汇,但却始终不会重合。

    “真是难得呀,天者居然会召集我们,想必是出了天大的事情。”一道修长的身影悠然说道。

    “大家上一次聚集,还是小张加入的时候吧,多久了?”另外一人说道。

    “二十年整。”位面漩涡之内,一名身材略小的身影冷然说道。

    “对,二十年。那一次虽然是张三加入,但却是为了另外一件大事。最近星域内又有什么了不得的动静吗?居然值得将我们全部召来。”之前那人说道。

    //任何一本小说,不管写的好与坏,都会有很多人骂。唯独****的读者,素质极高,都是一致评论:作者辛苦了,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