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1047章 再见子夜,万古名声

第1047章 再见子夜,万古名声

    杨青玄感应花解语失败后,便与孔灵一道,往阿德的据点飞去。

    孔灵知道阿德居住的位置,加上有对子鸢的感应,径直就往岛屿的另一侧飞去。

    巨大的海天崖上,除了海岸线纵深数百里的范围受到了冲击外,其它地方都完好无损。

    比如耸入云端的巨山,从云岫宫上洒下来的巨大结界之力,将海天崖大部分地方都守护住了。

    两人盘坐在小万雷磁光盘上,用了半天时间,绕着云岫宫的巨山飞了一圈,来到海天崖的另一端。

    杨青玄在空中突然掐诀一停,将小万雷磁光盘收了起来,脸上闪过疑惑的神色,施展出火眼金睛,向阿德所在的住所望去。

    那是一条绵延数十里长的大街,是海天崖的主道之一。虽未遭受破坏,但也受到两族冲突的影响,街上行人稀少,而且行色匆匆,店门也是十有九关。

    在杨青玄的火眼金睛下,十里之内,所有景象一览无遗。

    孔灵看出杨青玄脸色凝重的样子,不由得问道:“圣主,怎么了?”

    杨青玄盯着那街道看了一阵,摇头道:“怕是云岫宫的人已经到了。”

    “什么?!”

    孔灵吓了一跳,惊道:“怎么会这么快?圣主在修炼区弄出了事,他们最多也是盯着我们,不至于找到阿德大人吧?来者实力如何?”

    杨青玄皱眉道:“应该不是我惹出来的事。我没看到云岫宫的人,但可以肯定有云岫宫的人在。”他面色凝重道:“能够避开我的火眼金睛,怕是实力极强,极有可能是道境存在。”

    孔灵道:“若是如此,那我们就不过去了。”

    杨青玄苦笑道:“子鸢和阿德都被困住了,就是龙潭虎穴也得去了。”

    在阿德院子内的密室中,子鸢、阿德、芙各占据一间,都在闭关修炼,身上的元力波动十分正常,看似没有任何问题。

    但正因为如此,杨青玄才感到不对。

    子鸢来找阿德的目的是通知自己来了,怎么会突然就闭关起来了呢?

    杨青玄和孔灵飞落在街道上,直接推门而入,弄出巨大的声音。

    但院子中依然静悄悄的。

    杨青玄踏入其内,直接开口说道:“出来吧,你们要守的人应该是我。我来了。”

    院子里静了下,随后便是轻微的波动,两道身影从虚空内走出。

    杨青玄和孔灵都是脸色一沉,露出骇色。

    杨青玄惊道:“夜后!舞影!”

    他算到了会是云岫宫的人,但做梦也想不到竟是夜后亲临。而舞影也在,显然是舞影透露了自己的行踪。

    舞影有些羞愧,低着头。

    但她是夜后的弟子,站在夜后一侧是理所当然的事,杨青玄并未怪她,而是目光落在子夜身上,叹道:“为了抓我区区一名喽啰,竟让夜后亲临,我应该感到荣幸呢,还是绝望呢?”

    有子夜在,他想逃走或者玩出什么花样,几乎是不可能的。内心就直接放弃抵抗了,打算见招拆招。

    子夜的目光中荡起涟漪,那清隽的脸上,有着出尘的绝美,如一朵仙莲,让人生不出亵渎之心。

    杨青玄并没有惧怕子夜的目光,与她四目相对。

    这时杨青玄才发现,子夜和子鸢有着极为相似的容颜,两人都是眼睛的颜色极深,似乎带了精灵一族的特征,如瀑的头发从耳后垂下。

    只不过子夜身上,透着一股女子少有的刚强,混在那出尘的气质中,毫不掩饰的展现出来。

    而子鸢却平淡的多,像是一块璞质的白玉,更接地气,更食人间烟火。

    杨青玄还在子夜的眼中,还看到了一丝的暗色,像是暗夜之力潜伏在体内,不时的展现出来。

    这在子鸢身上是从未见过的,虽然子鸢体内也有暗夜之力,但似乎与本体完全分开了,并未受其影响。

    “武王。”子夜的目光波动了下,轻唤一声。

    舞影站在子夜身后,不由得身躯一颤,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杨青玄道:“我想你我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子鸢不是薇拉,我也更不是殷武王。能够取得天墟完全是一种巧合。”

    子夜笑了,道:“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就是殷武王。我在这黑海上等了漫长的岁月,终于等到你了。”她眼里的目光,逐渐变得灼热起来。

    杨青玄皱了下眉,道:“抱歉,我再说一遍,我不是殷武王。况且就算我真的是,此刻的我能力低微,古曜之事我真的帮不上忙。”

    子夜轻笑道:“你不用妄自菲薄。殷武殿会在这个时候开启,而你又能得到天墟,便是冥冥之中的安排。至于古曜,我相信你能败他一次,就能败他第二次。”

    杨青玄吓了一跳,道:“你不会真让我去跟古曜干架吧?”

    子夜含笑道:“不用担心,你是殷武王,何况还有我。我会如同当年一样,辅佐在你的身后,助你走上王位,成就万古不世的名声!”

    杨青玄惊道:“你疯啦,我再说第三遍,我不是殷武王,你也不是薇拉!子鸢也不是!殷武王和薇拉已经不存在了,这个时代更不可能再存在!”

    子夜眉黛微蹙,但随即解开,柔声道:“你说的不错,殷武王和薇拉的时代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是你和我的时代,你为王,我为后,将来的天下,不仅是这片黑海,即便是整个星域,必然有你无上的冠冕。”

    杨青玄沉声道:“越说越离谱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也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更不想什么冠冕。现在只想请你让开,让我带着朋友离开黑海。你要自己发疯没问题,别连累了我!”

    子夜脸色渐渐寒了下来,目光中隐约有怒火,但并未发作,在杨青玄的面前,她的耐心变得极好,冷然道:“你要跟子鸢在一起也可以,但必须是我为正,她为妾!”

    不仅杨青玄吓一跳,舞影也是吓得花容失色,这番话从夜后口中说出,完全颠覆了她对夜后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