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878章 借尸还魂,吸食血肉

第0878章 借尸还魂,吸食血肉

    杨青玄叹道:“三人同样的死法,一击毙命,甚至有可能是死在一招之下,简单而暴力。出手之人的修为远胜这三人。能够打出如此可怕的雷纹,我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该来的麻烦,终归会来啊。”

    “是谁?”华章几人心惊胆寒,元魁也面露凝色,全都看着杨青玄。

    “说来话长,此人来自雷霆古域,怕是有太天位的力量。若是遇见的话,你们千万不要跟他交手。如果起了冲突,第一时间散开,我来对付他。”杨青玄面色凝重的说道。

    “雷霆古域,太、太天位?!”华章惊道:“这不可能啊,太天位怎么能进试炼之地?”

    元魁也吓了一跳,战凌宗虽然是一流势力,但相比九强之一的雷霆古域,还是差距极大。

    杨青玄道:“此事我也不知。那人会出现在这,怕跟舞影是同样的目标了。这人的样子,死了约莫一天左右。一天时间,可以发生太多事了,我们快走。”

    忽然,脚下那焦黑的尸体似乎轻轻的颤动了下。

    杨青玄正要离去,一下停下脚步,转过身,目光落在那尸体上,狐疑道:“奇怪,是我的错觉吗?你们刚才有没察觉到,这尸体似乎动了下?”

    “哈?动了下?怎么可能。”华章吓了一跳,讪讪笑道,连连摇头不信。其余弟子也都是摇头。

    杨青玄盯着那尸体,双眼中金芒一闪,只觉得尸体被剖开的地方,里面似乎有股黑气,不断膨胀,向四肢百骸延伸过去。

    他面色一变,双指并拢就往那尸体的丹田处,那团黑气涌动的地方点去。

    蓦地,那尸体突然抬起手臂,一下抓住杨青玄的右手腕,让那一指点不下来。

    “啊?!——”

    四周一下惊呼,全都骇然的爆退开,一个个满脸惊恐,“真的动了?”、“怎么回事,诈尸?”

    元魁也抽了口冷气,虽未退后,却也面色发白,显然受到惊吓。但他看到杨青玄依旧面无表情、镇定自若的时候,内心猛然如针扎了下,一股羞愤和嫉妒在内心蔓延。

    杨青玄双目如炬,盯着那尸体的丹田,一眨不眨。

    自那黑气涌动后,他就猜到了这尸体有问题。可以肯定的是这尸体是死了,一切根源都出在那团黑气中。

    而且这黑气里透出来的气息,杨青玄并不陌生,正是暗夜之力。

    那尸体抓住杨青玄的手后,慢慢的坐了起来,一双原本涣散无神的双眼,充斥着妖异的光芒,竟然开口说话了,“杨青玄?”

    “嗞!”

    杨青玄抽了口冷气,手臂一震,当下将那尸体的手震开,连退数步。

    这下是真的吓了一跳,若那尸体只是借尸还魂,或者怎么变异都行,他都能接受。

    但一下就报出他的名字,让他吓得浑身哆嗦,退开十多丈后,面色都铁青泛白。

    “你、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杨青玄盯着那尸体喝问道。

    他本来想问你是人是鬼的,但突然觉得是人是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怎么回事?

    “嘎。”尸体口中发出古怪的声音,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双眼盯着杨青玄,并且走过去,道:“子鸢被你收为星宿了,可是在你的星戒内?”

    杨青玄又退了数步,沉声道:“你到底是谁?”他稍微镇定了下,知道这尸体定是被人附体了。

    子鸢在星戒内,可以感知和看见外界之物,同样吃惊不已。莫名其妙的一个尸体,怎么突然会被人附体,并且知道自己?

    三十余名摆渡人弟子,呈半圆形散开,围着这尸体,都是内心颤抖,紧张万分。

    尸体继续向杨青玄走去,古怪的声音说道:“让我见见她。”

    “不行!”杨青玄断然拒绝。

    那尸体双眸中黑气一闪,口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竟然一下扑了过来。

    杨青玄眼里闪过厉色,抬起手就一掌拍了过去。

    这尸体虽然恐怖,那暗夜之气也诡异无比,但却并不强大。

    “轰!”

    果然,掌法击在尸体身上,就直接将它震飞出去,滚落在沼泽地上。

    众摆渡人弟子见状,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东西并不是太可怕。

    那尸体披散着头发,正是庄泉的尸体,蹒跚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盯着杨青玄,然后晃动了下脑袋,突然抬手,往旁侧一抓,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将一名摆渡人弟子吸了过来。

    “啊?!——”

    那弟子本来是全神戒备的,见尸体被轰飞,这才放松了警惕,不想一下就被抓了过去,吓得手脚乱舞了一通,就被庄泉抓住脑袋,“咔嚓”一声将头颅扭了下来,顺手扔向天空。

    “啊!”剩下的摆渡人弟子,全都瞬间后退,各个吓得面无血色,再次将戒备提升到极点。

    只见那没了脑袋的弟子,脖子里喷出血来,被庄泉一口咬了过去,大口大口的将鲜血吸入体内。

    庄泉被杨青玄剖开的胸膛,清晰可见里面,血液顺着脖子流下,然后渗入到身体里。

    “咕噜。”一片艰难吞咽的声音。

    按理他杀了组织内的同伴,大家是要上去拼命的,但没人敢动,全都像双脚灌铅,难以移动分毫。

    杨青玄火眼金睛一闪,叫道:“不好,他在吸食鲜血,修复身躯!”说着,身影一晃,就一道剑气激·射而去。

    庄泉被剖开的胸膛,在鲜血浸渍下慢慢愈合,就连焦黑的身躯上,印有雷纹的地方,不断弹射出青色雷弧,将雷电逼出体内,慢慢回归到正常色泽的肌肤。

    庄泉眼里射出诡异的光芒,将手中弟子往前一扔,在杨青玄的剑气下被削成大片碎肉。

    杨青玄心惊不已,抽了口冷气,顾不得忌讳,从那弟子的漫天碎肉中冲了过去,一剑斩出。

    白色火焰从剑身上迸起,化作红莲业火,抟旋而上。

    业火斩罪,荡魔诛邪!

    //我问大师:“我天天码字,压力大,吃不好,睡不好,赚钱少,别人有时间休假,而我却不行,而且特别累且迷茫,心里堵的慌,大师,我该怎么办?”禅师右手捂着左胸,不语。我恍然道:“您意思是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吗?”禅师摇了摇头,道:“我出家以前就是码字的!今天听你又说这些,心里堵的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