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860章 古龙皮的秘密,破译之法

第0860章 古龙皮的秘密,破译之法

    杨青玄道:“阿德兄不必现在下决心,但暗夜左使既然暴露了在监视你,接下来怕还会有其它动作,将来的安排还是要尽早想好。若是选择离开黑海的话,可以与我一道离去。芙也是。”

    芙没有阿德那样多的顾虑,眼中一下就露出渴望之色来。

    阿德叹了口气,道:“先看看解读古龙皮的结果吧。”

    花解语上前,狠狠踢了沃几脚,将封印解开,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沃脸浑身是血,脸色苍白,抿着嘴不吭声。

    杨青玄冷冷道:“此刻的现状你也清楚,老实点解读古龙皮吧,我不想多说什么,你要反抗也行,我不介意用各种办法收拾你。”

    沃怨毒的盯着他,一字字道:“你吓不到我!”

    杨青玄冷笑一声,道:“解语兄,先用鞋底扇他一百下脸,然后找些大便来灌进他肚子里,再把他剥光了游行,再带到人多的地方再喂他吃一顿屎,最后将他阉割了,拿去喂狗。”

    沃的脸“刷”一下就毫无血色,浑身哆嗦的有如筛糠。

    就连阿德等人,都听得毛骨悚然,肚子里一阵反胃。

    武修之人,为的是追求大道,得那无上自在。

    谁受得了这种侮辱?

    花解语在杨青玄话音落下的瞬间,就出手再次封了沃的几处穴位,以防他自尽而死。

    沃脸色发白,颤声道:“你,你这个恶魔,不得好死!”

    杨青玄冷笑道:“我是否会好死,暂时没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你一定不会有好死了。解语兄,动手吧,大家好好看一场戏,权当是乐子了。”

    沃急忙道:“别,别动我,我破解,我尽力破解这古龙皮就是了。”

    杨青玄不屑的看着他,道:“落入了我手中,还想挣扎,幼稚。”说着,一挥手,两张古龙皮直接飘落在他面前。

    沃面无血色,咬着牙关,强撑着身体坐起来,将那两张古龙皮拼在一起,仔细的看过去。

    杨青玄也不急,并不催他,就在大厅内闭目养神,直接掐诀修炼起来。

    “我明白了!”数个时辰后,沃突然大叫一声,双眼射出兴奋的光来。

    “明白了就好。”杨青玄睁开双眼,微笑道:“明白了就有活命的可能,跟我们说说,你明白什么了?”

    沃脸色难看,那一股兴奋劲,瞬间消散,阴沉着脸道:“我将这信息解读出来,你放了我?”

    “那得看你解读的价值有多大了,一个人若是贡献不出价值来,活着还有何意义?”杨青玄冷冷说道。

    沃沉默了下,道:“好,我相信你不是那言而无信之人。”他从地上站起来,振作了点精神,道:“这张古龙皮,价值之大,难以估量。不仅精确的定位了殷武殿的空间,而且还描绘出了殷武殿的内部结构,指明了踏入彼岸的核心所在。”

    七人都是一惊,然后围了上来。

    沃将两张图拼在一起,指着上面的符文念道:“爰有遗玉,两山夹丘,上有树木,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选九千八百步。”他指着图上一些线条,道:“这就是殷武殿所在附近的空间地形。”

    杨青玄看了一阵,白了他一眼,道:“我若是能看懂,抓你来何用?用浅显的图形将里面的东西全都画出来。”

    沃敢怒不敢言,老老实实的取出一张新的兽皮,在上面绘制起来。

    片刻后,化出两张普通地图,还有一些标注。

    杨青玄皱了下眉,指着图上说道:“这里是黑海,这图上怎么多是陆地?”

    沃想了下,道:“我也觉得奇怪,这应该是某座岛上。”

    杨青玄盯着那图看了一阵,觉得十分陌生,然后看另一幅图,眉头皱的更甚了。这张图画的是殷武殿内部,却只有狭长的通道,最后抵达一处红圈标注的地方。

    沃道:“这张殷武殿的内部图,应该残缺了很多,黄庭上人只是标注出了通往那彼岸之地。”

    杨青玄将两张图都拿给阿德看。

    阿德陷入了沉思,一阵后才道:“黑海的岛屿数不胜数,这个岛我应该没去过,并不在几大岛链内。”他有些失望。

    黑海之大,难以估量,想找出一个岛来,无疑大海捞针。

    大厅内一下沉默起来。

    沃试探的问道:“现在可以放我离开了吧?”

    杨青玄盯着他,轻笑道:“可以,但把破译之法写出来,就可以走了。”

    沃愣道:“你要破译之法何用?”

    问完后,看着杨青玄冰冷的目光,就闭嘴了,老老实实的写破译之法去。

    阿德偷偷传音道:“真的放他走?”

    杨青玄点头,回道:“杀他与否,意义不大。既然他破译出了古龙皮,自然应该放他。”

    阿德便不再吭声。

    这次沃写破译之法,反倒比破译更耗时间,过了大半日,才将一枚玉简交给杨青玄。

    “好,你可以走了。”杨青玄神识一扫那玉简,便收了起来。

    “多谢,告辞。”沃见真的可以活命,大喜过望,抱拳一拱,就急忙遁走。

    杨青玄见他离去后,对众人道:“我们回苍末岛摆渡人据点去吧,暗夜左使的人不容易查到。而且有漠庭大人罩着,他们多少也会投鼠忌器。”

    四位星宿自然没意见,阿德想了下,也觉得去摆渡人据点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了。

    当下七人一道离去。

    ……

    “我的耐心已经没了,席大先生,你有感知到你快死了吗?”在一座岛屿上,席大和宇无极并肩而行,宇无极突然停下了脚步,问道。

    “呵呵,黑海何其之大,想要找玄者大人,这点耐心是不够的。”席大捻须而笑。

    “我已经可以肯定了,你在耍我。”宇无极目光盯了过去,四周的温度骤降,充斥着一股萧瑟之气,附近的路人,全都浑身一颤,不明所以。

    “怎么会耍你呢?我并没有嫌自己命长。在黑海上闲逛一下,还可以遇到不少有趣的人呢。”席大拿起星月权杖,往前一方一指。

    一名银发白衣的男子,眉目清朗,手持一把羽扇,就像是个茶馆里的说书人,正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