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833章 最恶之剑,杀最怒之人

第0833章 最恶之剑,杀最怒之人

    杨青玄微笑着摸了下子鸢的脸蛋,道:“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哭了。”

    子鸢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你快走,我来挡住他们。我是叶无刹要找的人,他们不敢杀我的。”

    杨青玄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尖,继续说道:“从此以后,我再不会让你哭的。”

    子鸢一下愣住了,有种莫名的感觉,似乎只要跟在这个男子身边,就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穿袄男子寒声道:“让你跪下自戕,没有听见吗?”

    书生男子更是冷笑道:“你放心吧,等杀了你后,我们会让她笑的。不仅会让她笑,而且会让她很舒服。”

    杨青玄一言不发,温柔的面容,一下被寒冰笼罩。

    子鸢是他的逆鳞,触逆鳞者必死,再无需多言。

    “等我十个呼吸。”

    留下这句话,他便出手了。

    “狂妄!”

    穿袄男子怒喝一声,“碎涅巅峰而已,竟敢在我等面前摆优越感,我等今日就将你打落尘埃,让你彻底明白,像你这样的新人,这个黑海上多如鲫鱼!”

    杨青玄一言不发就动手,冰冷的眸子中,那丝毫不予掩饰的轻蔑,令三人都是怒火中烧。

    “杀了他!”

    书生男子怒喝一声,三人同时出手,攻了过去。

    杀最怒的人,用最恶的剑。

    杨青玄抬手就是拿出百鬼夜行,一下刺出三道剑气,分斩三人!

    “同时向我三人出手,真是智障,找死!”

    蒋超大喝一声,一股白色的拳芒倾吐而出,他要一力破万法,直接用小天位的境界修为,碾压对方。

    “轰!”

    一拳震碎百鬼夜行的剑气,击在剑身上,发出“当”的颤音。无数阴森鬼气自剑上散开,传来阿鼻狱景,无数恶鬼涌出。

    “这是什么剑?!”

    蒋超大吃一惊,拳头上再次用力压下,喝道:“不管是什么剑,都给我碎!大崩拳!”

    “嘭!”剑上颤音更甚,一片鬼哭狼嚎,万鬼嘶鸣。

    “想碎我剑?不自量力!”

    杨青玄剑身一转,强大的原力反压过去,直接震开蒋超的拳头,然后一剑横扫追去,“化作我剑中怨鬼吧!”

    “嗤!”

    绿芒在空中一闪,蒋超慌忙收拳后退,但却被那惊人的剑光压着,逃无可逃,只能再次挥拳,迎了上去。

    “嘭!”

    剑光崩碎,但破开的剑气,却化作一点点星芒,如暗器般激·射。

    “啊!”

    蒋超全身被打中上百点,每个伤口上全是绿芒,刹那间整个人就变成了绿人。同时有大量小鬼的“桀桀”笑声,从全身的每个伤口处传出。

    杨青玄一剑击退蒋超,整个身躯陡然一转,以超越体术极限的力量,再次挥出两剑,分别斩向穿袄男子和书生。

    无尽的怒火和杀意,让他整个人都暴走在巅峰状态,人与剑合一。

    空中爆出一片璀璨的剑芒。而令人心惊胆寒的是,杨青玄的身后,似乎浮现出无数厉鬼,整个洞府就像是化作阿鼻炼狱。

    “这剑有古怪,小心点!”

    书生男子大叫一声,向杨青玄掠去,一股可怕的空间波动弥散而出,那些剑气在这波动下,竟失去锋锐,变得有些恍惚。

    穿袄男子也是施展出生平绝学,双手结出一个古印,身上顿时有金光射出,将森罗鬼气排开,然后倾尽全力,打了出来。

    “碎空印!”

    “轰!”

    两股力量同时压在杨青玄的剑意上,如绵绵不绝的大海,震得其身后鬼域激荡。

    “土鸡瓦狗,也敢触我逆鳞!全给我死吧!”

    杨青玄的脸孔在鬼气的映照下,变得阴森可怖,如鬼王一般。剑势一转,就像是一个地狱撕裂人间,横压过去。

    “轰!”

    漫天鬼气炸裂,穿袄男子和书生都是闷哼一声,连退数步。穿袄男子体内一口真气提不上,急忙吸一口气,但想不到,无数鬼魄随着那灵气被他吸入体内,整个人瞬间变得通绿。

    “啊!”就在这时,中了毒的蒋超突然惨叫起来,痛苦的在地上打滚,身上流出浓浓的绿血,还有无数鬼影绕在他身上。

    穿袄男子惊恐的看着蒋超,然后发现自己体内也传来小鬼的嬉笑,“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颤声道:“大人饶命,饶了我吧。”

    “哼,你早吃-屎去了?”杨青玄自不会理他,目光一寒,就望向那书生。

    “嗞!”书生见这模样,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身影一闪就往洞外掠去。

    杨青玄也不追,抬起手来,取出神弩六相。

    “嗤!嗤!”

    接连射出两道真空箭,尽数追击在书生男子身上,“嘭”的一声炸开,直接粉身碎骨了。

    “正好十息。”

    杨青玄冷笑一声,将神弩六相和百鬼夜行都收了起来。

    子鸢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恍如梦中。

    “啊!啊!”蒋超还在地上痛苦的打滚,不过身躯渐渐化成黑、绿两种颜色的水,慢慢被溶解掉,直至销声匿迹。

    穿袄男子也在痛苦的求饶声中,慢慢的被百鬼吞噬,尸骨无存。

    相比他两人,那锦衣老者和书生男子被一击打死,都算是幸运的了。

    “让你久等了。”

    刚才还若杀神一般的男子,此刻煞气尽敛,变得温柔似水,脸上洋溢着阳光一样的笑容,给人予温暖。

    子鸢这才回过神来,惊喜不已,“青玄哥哥,你的实力……”

    杨青玄道:“还在碎涅巅峰,但杀几个小天位初期的,完全不在话下。”

    子鸢欣喜道:“以青玄哥哥的天赋和神通,在碎涅巅峰的境界下抗衡小天位初期自不在话下。只是我没想到,青玄哥哥修炼的速度如此之快,甚至还在我之上。”

    她拥有生死破相的武魂,修炼可谓是直接作弊,一日千里。但杨青玄比她厉害,不仅没有一点争胜心,反而比她自己冲击到了天位还要高兴。

    “子鸢,虚天城一别后,你去哪了?我一直想去找你,但茫茫星宇,却无处可寻。”杨青玄温柔的注视着她双眼,柔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