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794章 受罚,莫敢忤逆

第0794章 受罚,莫敢忤逆

    杨青玄闻言大怒,正要回骂过去,却见一道身影疾驰而来,猛地拉住他,示意不要吭声。

    来人正是阿德,脸色异常难看,额头上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显然十分惊恐。可见这达生是他们惹不起的人物。

    杨青玄这才作罢,跟阿德暗中交流了下,“是否可走?”

    阿德微微摇头,传音道:“你刚刚动了手,现在冒然离开的话,怕会惹上大麻烦,一定要将事情解决了再离开。你放心吧,这达生虽然是摆渡人的长老,权势滔天,但目前整个摆渡人组织,还是漠庭大人当家,漠庭大人是非常正直讲理的。”

    杨青玄点了点头,倏然发现远处一名黑衣男子,正朝着他微笑,点头示意。

    阿德忙低声道:“这便是漠庭大人。”

    杨青玄一愣,不敢懈怠,也急忙抱拳致意。

    “哈哈,我好害怕啊,达生大人发话了,谁都动不了这小子,这可怎么办?若是我们强行要动的话,达生大人会不会把我们都杀了?”梅老一脸害怕的样子,全身抽搐似的,好像吓得在发抖,又像是在跳舞。

    “杀了就杀了呗,我们三人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松老捋着胡须,一本正经的说道。

    竹老急忙挥手,挤眉弄眼道:“不不不,我可不想死,我看我们还是给达生长老下跪认错,磕几个头,恳求原谅吧。”

    梅老顿时叫道:“好主意,来来来,咱们三个站成一排,一起跪下磕头。”

    说着,三人竟真的站成了一排,眼见就要下跪认错了。

    达生吓得急忙闪避,抓住元魁就躲开了数十丈远,这三个老疯子,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来,而且这三人实力极为强横,若是单打独斗,自己自然不怕,但三人联手的话,可是一丁点胜算都没。

    “好了,别闹了!”

    漠庭从远处走了过来,见三人在耍宝,立即喝止道。

    三人对漠庭极为敬重,而且这敬重内带着一丝的畏惧,急忙嘻嘻哈哈的站直身体。

    梅老说道:“这达生不老实,护着元魁,显然就是跟规矩对着干,我们三人把他杀了吧,免得日后麻烦。”

    “好,我看行!”

    另外两人也急忙附议着。

    四周往来的众人,都是满脸黑线。

    对于岁寒三老的疯癫,是早有耳闻,想不到竟疯癫到这种程度。

    漠庭再次沉声喝道:“不要闹了。”

    三人这才收敛,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漠庭这才望向元魁,冷冷道:“在据点前面胡乱闹事,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并且还有大量人员伤亡,财物损失,罚你受鞭刑十下,关禁闭三月,你可愿受?”

    元魁脸色大变,关禁闭三月都无所谓,关键是那鞭刑,直接打入五脏六腑,三魂七魄,每一下都有如万鬼钻心,别说十下,就是一下都不想挨。

    他有些求饶似的看着达生。

    达生阴沉着脸,哼道:“鞭刑十下?漠庭大人太小题大做了吧。虽然造成了混乱的局面,但这并非元魁有意。而且驯这暴雨夔牛,也是为了提升修为,一下失控而已,这种情况谁能预料的到?倒是这小子,居然敢杀了我们辛辛苦苦,历经三月才捕捉到的夔牛幼崽,不知漠庭大人,打算如何处置这小子呢?”他一指杨青玄,嘴角扬起冷笑。

    漠庭面色平静,淡然说道:“预料不到,并不代表不要受罚,至于这位小友,我认为没有任何问题。他的海蜗牛被吃了,找夔牛报仇,不是人之常情,很正常吗?若是达生长老的一条手臂或者一个脑袋被吃了,达生长老不会暴怒着要报仇吗?”

    达生怒道:“区区一个碎涅境的小崽子,如何能和老夫相提并论?!”

    漠庭叹道:“达生长老又在秀优越感了,我不想拿代总舵主的身份压你,但此刻我的确是代总舵主,言出令行,你身为一名长老,没有权利,甚至是没有资格再继续说话了。元魁,你身为组织中的一员,不遵守帮规,还想逃避惩戒,再加两鞭。梅老,由你来执鞭。”

    “是!”梅老哈哈大笑,乐的手舞足蹈。

    竹老忙道:“给我留几鞭,留几鞭给我打。”

    松老也抢着道:“十二鞭,正好一人可以打四鞭。”

    元魁一下脸色苍白,浑身哆嗦的如筛糠。

    达生气的火冒三丈,吼道:“漠庭,你……”

    漠庭直视着他的目光,冷冷道:“执行。”

    “是!”

    三人身影一闪,就瞬移而至,梅老狞笑一声,伸出手去,五指如爪,抠在元魁的肩上,直接插了进去,血流如注。

    “啊!”元魁痛的惨叫一声,浑身冒出冷汗,想要反抗,一是不敢,二是根本反抗不了。

    达生大怒,但松老和竹老两人,分别站在左右,正一脸戏谑的盯着他,似乎就在等他出手。

    松老舔着嘴巴,啧啧道:“暴怒啊,快暴怒啊,然后动手打我们呀,我们身上的皮好痒啊,达生长老,快来打呀。”

    竹老也双眼放光,嘿嘿道:“就等他出手了,违抗总舵主之令,是可以往死里打的,老夫早就想打死他了,一直就缺个机会啊。”

    众人听在耳中,全是满头黑线,居然会有这样的人。

    达生又惊又怒,但二老说的的确没错,违抗总舵主的命令,就是死路一条了。漠庭虽然不是总舵主,却是代总舵主行事,结果是一样的。

    而且自己和漠庭向来不对头,搞不好就借这个机会,直接送自己上路了也说不定。

    岁寒三友和漠庭联手起来的话,自己是妥妥的要上路的。

    想到这,达生慢慢的将怒火压了下去,脸孔铁青的滴出水来。怨毒的盯着漠庭和岁寒三老。

    “打呀,打呀,快打呀。”

    竹老不断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挑衅着他。

    “滚!”

    达生怒吼一声,当即拂袖而去。救不了元魁,继续留下来也只能丢人。

    “哎呀呀,别走呀,还没打我们呢,我们哥三个很欠揍啊,达生长老……”

    竹老见他直接走了,急的直跺脚,更是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