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791章 漠庭,过目即忘

第0791章 漠庭,过目即忘

    阿德一惊,抱拳道:“正是,大人是如何知道的?”

    漠庭点了点头,道:“你们将事情再详细的说一遍,不得漏掉每个细节。”

    芙愣了下,嘀咕道:“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么。”

    梅老眉头一扬,怒喝道:“废话什么,让你重说就重说!”

    漠庭笑看着芙,道:“芙修炼很用功,才数月不见,又有精进呢。”

    芙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道:“芙这点修为,在漠庭大人眼中算得了什么。但请漠庭大人相信我们所言,绝无半句假话。”

    漠庭笑道:“我没说不信你们啊。”

    芙一愣,道:“那大人刚才说古怪?”

    漠庭道:“哦,我那是想到另外一件事,与你们无关。”

    松竹梅三老,一下就尴尬起来,不断的咳嗽着,走远了一些。

    芙大喜,道:“这么说来,漠庭大人是信我们了?”

    漠庭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道:“刚才你们说的,我一句也没听,现在详细说说。”

    阿德面露难色,道:“漠庭大人,我只能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毕竟战斗的过程,涉及到我们自身太多隐秘,恕难说的详细。”

    三老正要发作,漠庭不耐烦的样子,挥手让他们走开,这才说道:“好吧,你把你觉得能说的,全都详细的说一遍给我听。”

    阿德点头道:“是。”

    当下,便将如何遇到雷兽,钟大如何诈死脱逃,导致众人如何被杀,自己三人又是如何逃走,然后又遇上钟大,如何一战将其拿下的,整个过程的顺序和结果都讲了一遍,至于其中的过程,该瞒的全都瞒住了。

    漠庭这次听得十分仔细,眼中光芒大盛,道:“意思是说,你们三人击杀了雷兽白鹤,又从孔雀手中逃走了,再然后击杀了钟大的两名同伙,最终把钟大也拿下了?”

    阿德头上冒出冷汗来,这几个疑点,的确很难解释清楚,只能不住的点头,却不知该如何补充。

    漠庭竟没有细问,而是点头笑道:“明白了,我明白了。”

    那笑容有些古怪,看着阿德等人心中一阵发毛。

    芙小心的问道:“漠庭大人现在可信了我们说的?”

    漠庭道:“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我是相信的。而且这件事非常简单,将钟大救醒,再好好问问不就是了。”

    “对啊,好办法!我们怎么没想到!”

    三老一下又跳了出来,大喜的在钟大身上踢来踢去,将他弄醒。

    漠庭道:“你们将钟大带到囚室,好好审问,弃船而逃,丢尽了我们摆渡人的脸,若是全部属实的话,按规矩杀了。”

    芙浑身一颤,忙道:“漠庭大人……”

    漠庭挥手打断她,冷冷道:“无论谁说情都没用,这是摆渡人的规矩,若是我们自己都不遵守的话,别人又如何会尊重我们的规矩?”

    阿德抱拳道:“漠庭大人掌舵整个摆渡人组织,不断蒸蒸日上,令人万分钦佩。”

    漠庭淡然道:“其实很简单,按规矩办事就好。你们那个朋友,我很有兴趣,他可想去参加今年的海天崖试炼?我可以代为推荐。”

    阿德心中猛然“突”的一下,并未欣喜,反而忧心忡忡,试探的问道:“大人怎么突然一下对他产生兴趣了?”

    漠庭哑然一笑,道:“看你的样子,是怕我会害他不成?也罢,此事你转告他吧,若是需要的话,随时来找我。”

    阿德还想再问,漠庭却已经摆手了,让他们离去。

    阿德和芙不敢违抗,急忙躬身退下。

    漠庭见他两人离去后,喃喃自语道:“有趣,有趣,碎涅境的修为,却能碾压小天位中期的神识?这样的事虽然不是没有发生过,但却凤毛麟角,这小子真不简单。若让他去海天崖试炼的话,帮我办成那件事的可能性就极大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漠庭微微一笑,身影一晃,也就消失在大厅内。

    ……

    杨青玄回到辇车内后,便盘坐修炼。

    进入内海后,除了古曜之力外,还一直有种怪异的感觉。

    特别是殷武殿内,那男子和女子的对话、身影,不断在脑中浮现。

    突然,他猛地一拍自己大腿,暗骂道:“蠢物!杨青玄,你真是犯浑了!超越彼岸的记载,还有殷武殿的时空法则,不都记录在四时书里么,而四时书不就在自己手中么!”

    他突然觉得自己蠢的没救了,差点没找个墙撞上去。

    当即,直接在辇车内布下几道小结界,避免被人查探,然后再从星戒内将那半页金书取了出来,在身前缓缓展开。

    从阿德那学的了很多精灵文的译本,基本上可以解读八成以上的字。

    金页上没有任何禁制,细读之下,一个个的文字显现出来:“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

    很快,他进陷入了文字的解读内,眉头皱成了“川”字。

    “物已死生方圆,莫知其根也。扁然而万物,自古以固存。六合为巨,未离其内;秋豪为小,待之成体……”

    半个多时辰过去了,他将金页上的文字读了大半,不自不觉中,竟脸色发白,手心里全是冷汗。

    杨青玄突然一惊,立即回过神来,自忖道:“怎么会这样?”

    他骇然的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做,只是读了大半金书,体内的精气神,就消耗了七成不止,全身都被冷汗浸透。

    若是实在疲倦不止,怕此刻还沉浸在解读内,回不神来。

    而最让他骇然的是,读了这么久,现在目光离开金页,竟完全不记得上面写的什么!

    “这……”

    杨青玄吃惊不小,又将金页拿起,读了几句,强行记在脑海内,然后将金页拿开,开始复述。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不什么?怎么就忘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有什么?”

    “天地有大美……”

    “天地……”

    “……”

    复述了几遍后,一个字都没留下,脑中对金页上的记载,完全一片空白,根本不记得上面写的什么。

    //今天没更了,大家晚安。因为情节在我脑子里一想就忘,怎么也记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