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717章 荒体传说,炼化红水阵

第0717章 荒体传说,炼化红水阵

    杨青玄随意问道:“哦?你还知道荒族之人?原本在这大海上,应该与荒族接触极少吧。”

    倪巴道:“因为我在三百多年前,还未炼气时,就认识了一位荒族的朋友。”

    “什么?!”

    杨青玄大吃一惊,道:“黑海也有荒族之人?”

    倪巴轻蔑的看了他一眼,道:“别忘了,黑海是最容易突破至天位的地方。任何种族的人,只要有条件的话,都愿意来此一试。我认识荒族之人,也并不奇怪吧。”

    杨青玄愣道:“这倒也是。”

    倪巴似乎在追思,道:“那时候我就已经是实相巅峰了,一直在寻找突破之法。于是与他交谈了三天三夜,对荒族的不少事都有所了解,也包括这荒体。只不过荒体要修炼到神荒古星体,才能化作沙之守护才对。难道你身上有所不同?”

    杨青玄惊问道:“神荒古星体?那是什么?!”

    这次轮到倪巴愣了下,道:“你身为荒族之人,居然不知道?”

    杨青玄脸色一沉,冷冷道:“我是否知道,与你无关吧。把你有关荒体的所有事,全部说出来。”

    倪巴已经习惯了他这种霸道,也不生气,便道:“肉身入圣后,分为实相、地相和天相三个层次。而天相境界,便是肉身感悟天地,融入天地,可以施展出一种神通,叫做‘法天象地’。”

    杨青玄聚精会神的听着,那法天象地,他已经见过不少强者施展,并不陌生。

    那的确是改天换地,移斗换星的大神通。

    倪巴继续说道:“原本法天象地,就已经是圣体的最强神通了。但荒族之人,天赋异禀,不愧是纵横整个中古时代的八强之一,在修炼到圣体巅峰后,还能自我演化出一层境界,名为——神荒古星体。这种奇异的境界体质,还处在圣体的范畴内,却要比普通圣体天相强大许多。”

    杨青玄问道:“那如何才能修炼出这种神荒古星体?是达到天相后,就能自我领悟,还是要怎么作为?”

    倪巴苦笑道:“这我就不知了。这种事对我而言,太过遥远,当初跟那朋友也只是浅谈即止。他说成就神荒古星体后,便能化身沙之守护,成为沙之元素体。”

    杨青玄沉默不语。

    对于沙之元素体,他并不稀罕,本身就已经是了。

    倒是那神荒古星体的力量,可以碾压住天相,却令他砰然心动。

    倪巴道:“你现在多想无益,距离那天相都还差的极远,将来自然就会知道了。难怪你的实力如此可怕,能够以三花境对抗碎涅。原来你身怀荒体,还兼修炼气,并且拥有这般多的神通异宝。荒族振兴,怕是指日可待了。”

    杨青玄冷哼一声,道:“少在这轻言拍马。”

    说着,便不再理会倪巴,继续在那灵泉中修炼。

    等身上的伤势尽数恢复后,这才取出一枚玉简,放在额头读取。

    这是不久前,舞影给他的红水阵心得。

    金鳖岛十绝阵,冠绝天下。

    当年闻人在小花果山内,都难以破解,用玄牝珠耗了三千年之久。

    况且小花果山上的十绝阵,也只是一方阵器上的铭刻,相比金鳖岛四周,由初代十圣布下的十阵,当是云泥之别。

    初代十圣纵横的时代,就连人皇困入阵中,都难以脱逃。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历代岛上十圣,对于十绝阵的领悟,日趋渐弱。

    加上不少阵宫宫主死在外面,让大量的阵图、心法、心得和宝物外流,现在的金鳖岛,已经跌出了超级势力范畴,只是云海界的一界霸主,再难与中央大世界的那些超级势力相抗衡。

    舞影给他的红水阵领悟,也只是舞影个人的心得,并不见得有多深奥,更加离真正的红水阵有一定距离。但对杨青玄而言,已经是十分玄妙的东西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杨青玄停止了修炼,全都沉寂在参悟这阵法中。

    同时取出那乾坤奥妙大葫芦来研究,颇有所得。

    因为红水阵需要有“储物”的元器作为阵眼,而历代宫主的元器,大量流失外面。所以每隔几代,都会要重新炼制一件。

    这乾坤奥妙大葫芦,便是上一代红水宫宫主炼制的天器。

    说来这一代的红水宫宫主步虚子也是倒霉,只不过挑了个女弟子当鼎炉,就被盗走了最为重要的天器。

    在金鳖岛,甚至在许多超级大派中,拿女弟子当鼎炉是司空见惯的事。甚至根本就不是一件事。大家都这么做的,也很习以为常。

    谁知这次就出事了。直接被江新夫妇盗走乾坤奥妙大葫芦,使得现在金鳖岛的红水阵中,无物可镇。

    步虚子大怒之下,将红水宫内的女弟子屠杀了三分之二,真正的浮尸千里,血流成河。

    江新夫妇猜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多的同门师姐妹,为他们的行为陪葬。

    杨青玄将乾坤奥妙大葫芦拿在手中,一下祭了出去,各种诀印打入其内。

    那葫芦当空一转,就有一道红芒激·射而出,“嗖”的一声斩开海水,破空而去。

    杨青玄再诀印一变,那葫芦“滴溜溜”的旋转起来,无数符文在葫芦身上闪烁不定,并且喷出大量红水,往四周蔓延。

    仔细看去,那些红水全是一条条由符文组成的红蛇,细长的身躯在水里游动,化成一个偌大的阵法,如一朵巨大的鲜花盛开。

    “内夺壬癸之精,藏天乙之妙,变幻莫测。任谁入阵,倾出红水,汪洋无际,若其水溅出一点粘在身上,顷刻化为血水。纵是神仙,无术可逃。”

    杨青玄读着舞影破译出来的红水阵心得,不断打出法诀,控制着那乾坤奥妙大葫芦在上空旋转。

    而红水则是不断化出各种阵图变化,与杨青玄的手印越发默契。

    用了三日时间,他将舞影留下的十余种阵图变化,尽数演练了一番。得心应手后,这才诀印一收。漫天红水顷刻间回流到葫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