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713章 风采依旧,半年之约

第0713章 风采依旧,半年之约

    “呵呵,不用像是了,你们没猜测。正是造化天棺。”

    在那锁链大阵的中央,忽然一道紫金色的魂光闪动,慢慢化出一道虚影。并伴随着巨大日晷,浮现在空中。

    日晷周围,更是出现成千上万,大小不同的齿轮,时隐时现,不住旋转。

    那虚影全身都有线条所化,随着日晷的拨动,最终变化成一名中年男子,白衣玉带,周身气势凌人,一双寒眸之下,似看破天下气运,仿佛袖里乾坤,尽握手中。

    “玄者!果然是你!”

    女子脸色大变,同时震惊道:“原来列子带来的东西,竟是造化天棺!只是此物怎会在你手中?”

    玄天机淡然含笑,道:“夜后,多年不见,风采依旧。”

    女子正是夜后,她身后之人,便是座下暗夜右使羽暝。

    夜后冷哼一声,拂袖道:“少跟我套交情,今日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怕是难出这黑海了!”

    玄天机微笑道:“若我说这造化天棺,原本就是我的东西,你会如何?”

    “什么?!”

    夜后和羽暝都是浑身大震,完全无法相信的样子。

    夜后甚至有些颤声,道:“若这造化天棺是你的,那,那……”

    玄天机道:“这很让你吃惊吗?只是你的内心不愿相信罢了。那两个太天位的喽啰,没什么可解释的。黑海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为了两个喽啰,就要向我发难吗?”

    夜后本有些惊疑不定,额头上渗出冷汗,但一听到两人之事,立即怒了,道:“这两人再如何垃圾,也是我的手下。到底有何过错?竟值得你玄者亲自出手!”

    玄天机冷然道:“杀两个蝼蚁,需要理由吗?夜后,这些年来,你真的堕落了呀。”

    夜后抿着嘴,脸色难看至极。

    羽暝怒斥道:“该死!你算什么东西,敢如此跟夜后说话!”

    玄天机淡淡看了他一眼,双手负于身后,道:“既然夜后如此看重你们这些蝼蚁的性命,那么看在夜后的面子上,这次冒犯,就不杀你了。”

    “你……!”羽暝大怒,身上的气势瞬间爆开,黑羽也片片扩散,身躯晃动之下,就冲上前去。

    夜后脸色微变,轻描淡写的抬起手来,在他左肩上一拍,就将所有真元震散,令羽暝再难动弹半分。

    羽暝惊道:“夜后,他……”

    夜后微微摇头,突然长叹一声,道:“我们回去吧。”

    羽暝面如死灰,眼里掠过不甘,但夜后的命令不可违抗,只能恨声道:“是!”

    夜后看了玄天机一眼,道:“玄者,我希望你从天棺内出来后,能将所有事情都告诉我。”

    玄天机微笑道:“你想知道的,我可以都告诉你。”

    夜后点头道:“那便多谢了。”

    她面色恢复清冷,一转身,脚下再次出现金虹,直入远处虚空。

    脚下踏出几步,就缩地成寸,与羽暝一道,消失在海天之间。

    玄天机微微一笑,一挥手,日晷与那漫天的齿轮,同脚下阵法一道,直接消失在空中。

    他自己的身影也变淡起来,直至消失不见。

    大海很快恢复宁静,一片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

    杨青玄在灵泉内修炼,速度一日千里,明显感觉要比平时快上许多。

    灵泉池子内的红药,也在月余时间内被他吃了个干净。不仅对修为提升助力极大,还强身健体,滋养肉身。

    这日,正在修炼中,忽然心有所感,取出岛主令牌来。

    只见上面一道光芒萦绕,随即点开。

    一道靓丽的身影随即浮现而出,在令牌上空显化,正是舞影,开口说道:“杨青玄,你已经回第十七岛链了吗?我已出关,在主岛上等你十日,若是没来的话,就下次再约。”

    说完,舞影的光影就渐渐散去。

    杨青玄皱了下眉,在这灵泉中修炼的正欢,一刻都不想离开。

    但自己的十绝阵图还在舞影手中,下次再约天知道是是什么时候。

    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池子,取出罗盘做了下空间坐标后,这才祭出小万雷磁光盘,往主岛而去。

    一日后,一道雷光落在主岛海域附近。

    杨青玄将磁光盘收了起来,免得惹人注目,然后用遁术飞往主岛。

    片刻后,他便成了主司殿的贵宾,被舞影请入了贵宾室。

    “当日穹华岛一事后,我还以为你逃离了黑海,不敢再回来了呢。”

    舞影含笑说着,竟有些失望的样子。

    杨青玄大方的坐在椅子上,端起香茗就饮,然后徐徐说道:“你就好昧着良心把我的阵图吞了是吧。”

    “什么你的阵图,当日若不是你耍流氓,你阵图早就是我的了。”

    舞影嘟着嘴巴,嗔怒的样子说道。

    杨青玄伸出手来,道:“阵图呢?还有你的研究心得。”

    舞影道:“瞧你这副样子,还真怕我吞了你的图不成?”

    杨青玄点头道:“怕的。”

    “你!……”

    舞影气不打一处来,取出那块铁盘,狠狠的砸了过去。

    再从戒子内拿出一枚玉简,也砸了过去,道:“我的研究心得都在这里面,不过只有红水阵的,时间不够,另外九座阵法,根本没时间参悟。”

    杨青玄将铁盘接住,收了起来。

    再神识一扫那玉简,里面密密麻麻记载了成千上万的文字,以及无数阵纹,知道是舞影怕他看不懂,故而写的极为详细,不由得心中一暖,抱拳道:“多谢。”

    舞影道:“你也不用谢我,各取所需罢了。正好六个月时间,刚刚参悟透这红水阵,前几日我收到夜后传讯,让我回内海商议事宜。故而无法停留了,这才招你前来,完成半年之约。”

    杨青玄惊道:“你要去内海了?可知是什么事?”

    舞影白了他一眼,道:“夜后没有明说,我哪能知道?总之无法再多逗留,否则夜后该要责罚了。十绝阵中的另外九阵,他日若是有机缘,再来个半年之约吧。”

    杨青玄想了下,将那铁盘取出给她,道:“不用再半年了,这阵图你带着。每参透一个,就将心得给我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