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712章 灵泉修炼,杀气骤起

第0712章 灵泉修炼,杀气骤起

    倪巴道:“所谓的‘真龙之眼’,便是黑海中占尽天地灵气,具有莫大规则和威能之地。当年的黑焰角便是其一,只不过后来阵破了,灵气泄光。现在黑海只剩下三处地方,可以称得上是‘真龙之眼’,只不过……”

    他停了下,便道:“只不过我们可以触及的,就只有夜后所在的海天崖。另外两处,都是传说之地,一为古曜之所,另外一处更是神话一般的存在——殷武殿。”

    杨青玄惊道:“你知道古曜所在之地吗?”

    倪巴摇头道:“不知,这个秘密,只有夜后掌握着。”

    杨青玄又道:“那殷武殿呢?”

    倪巴苦笑道:“这个就更不知道了,就连夜后也不知道。殷武殿是黑海上的幽灵,只有机缘巧合之下,才有可能进去。”

    杨青玄不满道:“还吹自己纵横黑海这么多年,一问三不知,要你何用?”

    倪巴气的火冒三丈,却也不敢发作,抱怨道:“你看看你都问的一些什么问题!”

    杨青玄不再说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你先前所言的‘灵泉’,该如何去寻找?应该就在这片海域不远吧。”

    杨青玄虽然用小万雷磁光盘遁了半天,但依然在黑焰角海域中,并未脱离。

    倪巴惊道:“你还想着灵泉?不怕那黑棺和两个太天位的存在?”

    杨青玄冷冷道:“前怕狼后怕虎的,还怎么逆天修炼?黑焰角如此广大,我找个灵泉潜进去,他们谁能找到我?”

    关于灵泉的资料,他也知道不少,对于提升修炼速度,甚至突破瓶颈都有极大好处。

    倪巴呆了下,深受触动,道:“你说的对,修炼一途上,岂可畏首不前。灵泉虽然难找,但那红眼海蟒既然出现过,就有一定的线索,凭我的经验要找出泉眼来,也并非不可能。”

    当下,在倪巴的指点下,杨青玄直接潜入海底,开始循着灵脉的方向寻找起来。

    耗费了三四日时间,终于在一处灵脉上发现了一个十丈左右的池子,被淡淡的灵气盖住。

    将那些灵气吹开,便能见到满满一池子的灵液,几乎直接渗透皮肤,侵入到五脏六腑中来。

    杨青玄只是深深吸了口气,就像是要突破一般。

    “哈哈,我就知道能找到!红眼海蟒最会寻找灵泉。而普通红眼海蟒,只有三花境的修为,即便是王族,多数也只有碎涅初期、中期。能够修炼到碎涅后期的红眼海蟒,真的是得天造化了。若说没在灵泉内修炼,打死我也不信。”

    倪巴有些兴奋,得意的说道:“这灵泉的品级,也是非常高的。你算是捡大便宜了。”

    杨青玄也十分高兴,点头道:“不错,做得好。”

    当即直接跳入那泉内,一股难以想象的灵气,灌入毛孔,直接涌入经脉。

    “好强大的灵力,似乎有些不对。”

    杨青玄吃了一惊,他发现这灵液中,还蕴含着其它力量,流入体内后,使得经脉隐隐作痛,有灼烧的感觉。

    “是红药!”

    倪巴道:“这是伴随着红眼海蟒身上的妖力所生,在海中出现的一种红花,对于火属性的武者有极大好处,可以直接服用,正合适你。”

    杨青玄垂目望去,池子底部和四周,果然有不少拳头大小的红花,毎朵花生千瓣,如丝状团在一起,如一簇簇跃动的火焰。

    他当下采摘了两朵,直接塞入口中,细嚼后吞下。

    胃中顿时如一团火烧,强大的火属性灵力冲入经脉中,游走全身。

    不敢怠慢,免得浪费这药力,急忙盘坐下,运转武经。

    ……

    就在杨青玄潜于灵泉内修炼的时候。

    南千岛上空,万里海域,一片阴雨蒙蒙。

    海与天几乎粘合在一起,一道金光自云端起,倏然将白云划开,呈一道金黄色的圆弧,穿透雨水,在空中铺成一条金虹。

    虹光的另一头,落在南千岛上。有宫装美妇,手持红伞,在光辉上闲庭信步,缩地成寸,转瞬而至。

    在她身后,潇潇雨歇下,一片七彩虹光挂在天际,仿佛这女子的一抹风华缩影。

    一名男子,全身裹在黑色羽绒中,只露出冷锋的双目,脚踩流光,紧随其后。

    女子的脚步停了下来,将红伞一收,漫天彩霞和雨水,尽数消退,化出晴空万里,一碧如洗。

    “范黎、温华,就是在这失去生命迹象的。”

    女子目光一转,在海天上四处扫过,仿佛能够窥尽一切。

    男子轻“嗯”了一声,看着下方的海水,道:“整个海底全是尸体,方圆万丈内都一样,应该是温华的翻浪掌。但唯独这片海域的地下,却没有尸体。看那真空的地形,应该是被炸开的。原本的尸体都灰飞烟灭了。”

    女子道:“你觉得是他出手的吗?”

    话语中,带着一抹寒冷之色,蕴含杀气。

    男子道:“不能确定。但这黑焰角,除了黑炎外,能够击杀范黎和温华的强者,怕也只有那道影中的玄者了。虽只是推测,却也有九成把握。”

    女子面带寒霜,咬牙道:“玄天机,你来我黑焰角,一声不吭,我也忍了。但你却无端杀我手下,这股气让我如何能忍?今日若是你不能给我一个交代,就休怪我翻脸杀人!”

    那杀气之重,几乎化成实质。整个海面都肃静下来,不敢起半点风浪。

    “哗啦!”

    突然虚空一晃,一道漆黑的锁链,穿梭而出。“哗啦啦”的往前方而去,再入虚空中不见。只有中间的千丈长度,留在海天上,若铁锁横江。

    在另外一个方向,“哗啦”一声又是破开空间,又一道锁链如蛇游动,与先前那道短暂的相交,也消失在另一端的尽头。

    随后又是一道,二道,一共十八道铁索从不同方向穿了出来,在海天上留下的千丈锁身,汇聚成一个浩大的阵图,散出恢弘伟力,仿佛蕴含无穷规则。

    女子脸上惊疑不定,看着那十八道锁链,“这锁链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