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688章 一泓秋水,贻笑大方

第0688章 一泓秋水,贻笑大方

    二楼贵宾间内,倪先生的身躯几乎贴在了水晶墙上,双手在其上抓出爪痕,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

    刘公山惊道:“这女子到底是何人?竟然拒绝了我们的护送。”

    韩章脸上肥肉抖了下,露出阴沉的目光来,寒声道:“拒绝我们护送的话,这五灵长生诀花落谁家,就很难说了。莫非她看穿了我们的计划?不太可能啊!”

    “哼,就算她逃过了一劫,也休想将长生诀带走,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觊觎的!”

    倪先生脸孔变得狰狞起来,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室内。

    刘公山和韩章一惊,对望一眼,就急忙跟了出去。

    ……

    众人一出交易大殿,被三大岛屿强者镇压的那种压抑,全然消失了。

    不少人目露凶光,就直接在交易大殿前的广场上,直盯着诗玉颜三人,甚至围了过去,挡住他们三人的去路。

    那些实力较弱的,也都没走,就围在远处看热闹。一时间,交易大殿前就挤满了人。

    就在众人全部焦点落在诗玉颜三人身上的时候,在旁边不远处,“轰隆”一声响起,一个脑袋就直接飞上了天空。

    “这是……傀儡?!”

    只见路人甲被人偷袭,脑袋废掉后,这才露出被炼化的身躯,直愣愣的倒在地上。

    那偷袭之人全身裹在黑袍内,呆滞了一下,惊呼道:“神弩六相没了!”

    “什么?竟然操控傀儡去拍卖,真是好手段!到底是什么人?!”

    人群中传来各种震惊的质疑,一直跟在路人甲不远处的寄居蟹伊尔和公水母毕索,都是面色大变,露出惊容。

    两人似乎还不敢相信,冲出来检查了下路人甲的身躯,果然是傀儡,这才铁青着脸,紧闭嘴唇。

    那偷袭路人甲的黑袍人,也重重的哼了一声,身上散出一股狂暴的气息,显得十分气愤,拂袖而去。

    诗玉颜盯着那离去的黑袍人,美目中露出疑惑之色。

    “小娘子,眼睛看哪呢?在看你老公吗?呵呵,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思春?”

    一道讥讽戏谑的声音传来,是名老者,悠悠然然的说着,眼眸里闪动着冷色。

    正是先前报价二千亿,从内海而来的游云子。

    “哈哈!”游云子的话立即引得哄堂大笑。

    各种怪异的目光和笑声传来,特别是对女孩子,这种夹着黄色的挑衅,总是能引起极大的兴趣和猥亵。

    笃业大怒,眼中杀气一下腾起。

    篁姨也是面色大变,脸上如罩寒霜。

    诗玉颜目光一转,似乎并没什么表情,淡淡说道:“篁姨,笃业,我们走吧。”

    说着,便转身而去。

    笃业和篁姨都是阴鸷着脸,狠狠的盯着游云子,然后跟在诗玉颜身后。

    周围的武者,竟被她的气场所慑服,不敢挡在道路前面,急忙向两侧分开。

    “走?拿着五灵长生诀,不觉得烫手吗?”

    游云子冷笑一声,便身影一闪,落在诗玉颜面前,抬起手来就往她面纱上抓了过去。

    虽然看出了三人不简单,但此地有数万人,都对那五灵长生诀虎视眈眈,自己一呼百应,并没什么可怕的。况且自己的实力,也绝非喽啰之辈。

    这一抓之下,带着极度的轻佻,眼里竟闪过一丝淫-邪。

    笃业大怒,正要出手,却感受到一股极度冰寒之气,自诗玉颜身上散开。

    顿时心中一突,知道小姐要自己出手了,眼里闪过讥讽的冷色,便收起真元,淡定的站在原地。

    “活着不好吗?”

    诗玉颜淡淡说道,眼眸中泛起寒星点点,如无尽的夜一般美丽。

    游云子心中一震,一股极度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猛然大喝道:“想让我死?你还没这个资格!”

    游云子大吼一声,身上爆出炒豆子般的声音,头颅一下变得可怖狰狞,形同巨狼,眼里爆射出凶光。

    身上每一寸皮肤也跟着变化,狂暴的妖气从各大窍穴、经脉中涌出,形成一道道涡形,绕在周身,并且扩散开,形成一方强大的气场威压。

    “嗞!天位!是天位强者!”

    四周武者受到那强大妖气的震慑,全是吸了口冷气,拼命后退。有十余人更是被那气场结界一震,直接喷出血来倒飞出去。

    “天位,那可是突破了‘地’之规则的束缚,成为这片天空下的顶尖存在啊!”

    拍卖大殿前的广场上,引起极大骚动,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下,更多的则是羡慕和嫉妒。

    游云子在变身后,内心的不安立即少了许多,唯有强大的实力,才能给人带来安全感。

    那伸出去的一爪,不仅没有收回,反而瞬间提升了数倍力量,一下发挥到极致,空气中暴起尖锐的破音,并且在狼爪下,出现五道极深的裂缝!

    “老夫纵横黑海,敢夸言杀我者,还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黄毛丫头,老夫一晚上可以弄死十个,哈哈!跪下来把男人伺候好了,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

    游云子肆无忌惮的狂笑,五指上的利爪,距诗玉颜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只有数寸,劲风更是掀得那纱巾轻微飘荡。

    不知为何,一想到将那面纱揭下,便可以见到绝美的颜容,在这刹那,游云子竟然起了反应,使得他血液加速流淌,更加兴奋。

    “秋水时至,百川灌溉;径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

    一道柔柔软软,婉转悠扬的声音响起,在这狂暴的杀气之下,传入众人耳中,令得所有人一怔。随即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清风朗月下,一位穿着洁白长衫的教书先生,手捧青书古卷,且游且吟。

    游云子大骇,自己的利爪距那面纱分明只有半寸,却仿佛咫尺天涯,永不能及。

    眼前恍惚下,景象一下深远,仿佛有万点夭红,自彼岸而开。无边流尘,尽数化作素衣清颜。

    “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曰:闻道百,以为莫己若者。我之谓也。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

    “咕噜!”

    游云子浑身冒出冷汗,脸色苍白如纸,这篇“秋水”,讲的便是一个典故——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