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594章 月下相逢,云泥之别

第0594章 月下相逢,云泥之别

    经过一番闹腾,雅院保住了,里面有五个房间,都分别自带修炼密室。

    事实上,以他们的修为,就算盘坐在空中十天半月也没关系,只不过大罗商会的招待,就象征着一种身份地位。

    而杨青玄和俞元这么一闹,事情很快就在玉铭城内传开了。

    陆江鹏心有戚戚,感慨道:“想不到外面的世界,如此凶狠,一言不合就出手。”

    卿不离叹道:“事实上,越是资源丰富的地方,争斗就越是惨烈。玄夜大陆资源匮乏,也没什么东西好争的,反而相对太平些。

    几人都是感慨不已。

    杨青玄笑道:“事实上,这个世界哪都一样,一切靠拳头说话。只不过几位长老是站在北五国的巅峰,所以才觉得争斗极少罢了。”

    几人都是一愣,不住的点头。

    卿不离道:“青玄说的极是,是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对,应该放下先前的强者心态,虚心修炼。这世界哪里都是一样的,当你没有实力的时候,在任何地方都会觉得残酷,当你拥有实力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对你温和起来。”

    陆江鹏苦笑道:“我已经等不及想找个灵气爆棚的地方好好修炼了,刚突破到化血境的时候,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自己手中,现在才明白,连个渣都不是。在这中级位面,地境多如狗。”

    独孤信补充道:“不,狗都没这么多。”

    几人都是苦笑不已,伊坤等只有原武境修为的长老,更是羞愧不已,感到莫大压力。

    杨青玄笑道:“修炼一道,急不来的,还得有机缘。几位长老能从玄夜大陆走出来,就证明是有机缘的人,将来的成就,肯定要远远高于现在。”

    陆江鹏挥手叹道:“你也不用安慰我们了,我们自己会调整好心态的。”

    当下,杨青玄便回到自己的房间,进入密室修炼起来,这次玉铭城内出现的众多强者,同样给他带来极大压力。

    这个世上,无论哪个时代,都不乏天才,也不缺强者,缺的是震耀古今,逆转或统治一个时代的绝世人物,如万古长空,如初代人皇。

    杨青玄很快静下心来,进入到修炼状态。

    天很快转晚,夜空上月明星稀。

    突然,室外传来一声低低的呼喊,“青玄哥哥。”

    杨青玄一惊,立即出了密室,顺着那声音的方向,飞掠过去。

    半晌后,在一片朦胧的月色下,依稀可见华清曼妙身姿,宛如月下仙子。

    杨青玄心中愣下,暗道:“这妮子才两月不见,又漂亮了不少,将来定是个大美人儿。”

    其实,华清已经是大美人了。

    那曼妙的身姿回转过身来,浅浅一笑,“青玄哥哥,果然是你。”

    杨青玄点头笑道:“恭喜你,华清。”

    华清叹道:“又老了一岁,有什么恭喜的。”

    杨青玄喷出一口老血,讪讪道:“你……才十七岁……又老了……”心中嘀咕道:“都不知发育完了没。”

    华清瞪着眼睛道:“十七岁怎么了,十七岁很大了好吧,青玄哥哥不也才十九岁吗,正好比我大二岁。”说到后面,声音微弱下来,似乎有些羞赧。

    杨青玄笑道:“我是男子,你是女子,大有不同。”

    华清摆弄着衣角,有些娇羞道:“青玄哥哥,谢谢你。”

    杨青玄愣道:“谢我?谢我什么?”

    华清道:“谢谢你帮我,也谢谢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

    杨青玄笑道:“之前的事就不用提了,我是你的供奉,拿钱办事是本职。反倒这次来玉铭城,说起来还要麻烦你呢。”

    华清道:“不知是何事?华清一定竭尽所能。”

    杨青玄目光微微往四下一扫,轻轻笑道:“此时此地,怕不是说话的地方,这四周至少有十人以上在围观我们呢,还是等这次宴会过后,我再来找华清详谈吧。”

    华清一惊,顿时怒容满面,望向四周,喝道:“都是谁?出来!”

    四周的夜色中,仿佛有行迹波动,这下就连华清也察觉到了,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一阵红一阵白。

    杨青玄笑道:“现在整个玉铭城都是强者云集,华清的一举一动都在万众瞩目下,有人盯着跟着也很正常。”

    华清骂道:“一群梁上君子,宵小之人。”她又道:“青玄大哥早就发现了?为何开始不点破。”

    杨青玄点头道:“一来就发现了,我们光明磊落,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他们爱看就让他们去看好了。”

    华清脸上一红,幸好在黑夜里,看不真切,平复了下心情,道:“青玄哥哥坦坦荡荡,与这些宵小之辈,真是云泥之别。”

    四周的行迹波动变得剧烈起来,终于有人震怒,从夜空中显现而出。

    其中一人眼如丹凤,头上裹着方巾,约莫二三十岁的模样,寒声道:“三更半夜的跑出来,果然是坦坦荡荡!”

    另外几个方向上,相继出现六人,都是一脸阴沉,眼里爆出怒火,一人如熊罴般满身粗肉,横眉竖目,怒道:“华清小姐,可别被这小白脸蒙蔽了双眼,谁是云,谁是泥,最好是让拳头来分辨。”

    “曾浩兄和渠汉兄所言极是,原本小弟都不打算现身的,但华清小姐这话,说的有些过了。”

    一名扎着松云髻的男子说着,并向另外几人抱拳拱手。

    其余几人也都点头称是,望着那头戴方巾的曾浩和熊罴一般的渠汉,似乎有些忌惮。

    杨青玄神识一扫,也发现这两人都是碎涅初期的修为,而那扎着松云髻的男子是三花境巅峰,其余四人的实力,也都在三花境以上,这些人怕都是名门世家的子弟。

    华清怒道:“原来是你们几个,怎么,我有说错吗?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当然你们是泥,青玄哥哥是云!”

    杨青玄苦笑不已,这是赤-裸裸的给自己拉仇恨啊。

    果然,七人都是脸色大变,渠汉更是大声道:“华清小姐,你还年轻,不懂事,我们能理解。但这小子却也装作不懂事,就不可原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