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564章 看破藏匿,地阶五行剑

第0564章 看破藏匿,地阶五行剑

    吴老沉声喝道:“小子,休要夸海口!我们这么多人都发现不了,还等你来发现吗?况且你刚才还在店铺内,莫非你的目光能穿透虚空?”

    其余之人也都觉得有理,都露出怀疑的神色。

    杨青玄懒得理这种人,抬起手来一挥,一道剑气凭空生成,脱手斩了出去。

    五十丈开外的一处空间瞬间被撕裂,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幕布,“嗤”的一声,开出一道十丈长的口子,一个满脸震惊的灰袍人露了出来。

    那灰袍人满头银发,脸上带了一张人皮面具,即便是透过这木讷的面具,也能看出他脸上的惊容。

    “贼人!”

    华清大喜的叫了一声,手中剑光一闪,就拿出一柄明晃晃的宝剑,冲了过去。

    其余之人在短暂的惊愕后,也纷纷大喜,五十丈距离一跃而至,将那灰袍人团团围住。

    吴老更是震惊万分,心中掀起惊涛,怔怔的看着杨青玄吃,心道:“怎么回事?这么多强者都没能发现,莫非他有专门追踪的武魂?”

    一想到这,立即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除此之外再无可能,那震惊的内心才平复下来。

    那灰袍人也呆了半晌,都忘记了逃走,怨毒的目光盯过来,指着杨青玄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杨青玄双手抱胸于身前,淡然道:“如此低劣的藏身手法,被人发现不是很正常吗?”

    这话落在所有人耳中,都是脸上微红,吴老更是哼了一声,心中暗道:“你也不过是武魂之功而已,狂什么狂。”只觉得被杨青玄的话羞辱了,内心一阵不爽。

    那灰袍人更是怒极反笑,狂笑道:“哈哈,好,好,好一个如此低劣的藏身手法。”

    他回收目光,轻蔑的瞥了一眼四周,讥讽道:“就算老夫出来了,你们又能如何?我之所以躲起来,倒不是怕你们,只是避免碰上,让你们徒增尴尬而已。”

    说完,便双手负于身后,那言语中的轻蔑,仿佛众人在他眼里都是不屑一顾。

    “说的好狂!今天就看看谁尴尬!”

    吴老怒喝一声,那种被杨青玄羞辱的愤怒也爆发了出来,双手在身前一合,就有一座小山的虚影浮现而出,如飞来峰一般,狂袭而去。

    那灰袍人轻喝一声,“来得好!”

    伸出右手,五指凌空一爪,空间便化作螺旋状,压缩在他掌心,朝着吴老的飞来峰拍了过去。

    “轰隆!”

    一声爆响,那小山虚影直接炸裂开来,螺旋之力横扫而上,席卷在吴老身上,他那宽大的袍子瞬间被绞的粉碎,化作无数蝴蝶散开。

    不仅是衣袍,就连手臂,身上的肌肉也被绞碎开,爆出大片血肉,“啊!——”的惨叫声刺破长空。

    吴老满脸痛苦之色,一口血憋得脸上潮红,终于忍不住了,“噗”的一声喷出三尺多高。

    “嗞!”

    所有人都吸了口冷气,只觉得通体冰冷。

    吴老可是三花境的修为,竟然在一掌下就受了重创,那么这灰袍人至少也是三花境的存在,甚至更高。

    灰袍人眼里满是讥讽,甚至懒得移动身子,拍出去的手掌一抓,一股巨大的吸力浮现,将吴老吸扯过去,要取其性命。

    “吴老!快救他!”

    华清大惊,手中凌厉的宝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竟折射出五色光芒来,当空斩了过去。

    杨青玄依然在五十丈外静静的看着,这华清也有轮海大圆满的力量,而且手中宝剑绝非凡物,至少也是地器品级。这更加印证了华清的身份,即便大罗商会物资丰富,地器也绝不是人手一件的地摊货。

    另外十多人虽然心惊胆寒,但见小姐都出手了,也不好意思闲着,全都硬着头皮,拿出自己最强的招数攻了过去。

    强大的气浪纷纷叠在一起,打的天空一片模糊,虽然混乱不堪,但威力犹在。

    这层层叠叠的攻击,瞬间将灰袍人绕住,如一圈圈的海浪拍击而上。

    灰袍人脸色微变,在这纷繁的攻击下,华清的那抹剑势令他最为忌惮,“地器?哼,大罗商会果然有钱!”

    那剑气呈五色,竟蕴含五行之力,生生不息,彼此生化,又彼此相克。

    灰袍人舔了下嘴唇,盯着那柄剑,露出贪婪的目光来。再顾不得杀吴老,右手变吸为推,轻轻一掌再拍出,吴老“噗”的一声又狂喷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飞速的往地面坠去。

    然后灰袍人身影一闪,身上的袍子脱落下来,被他拿在手中当兵器,往前方一甩,“哗啦”一声,坚如钢铁,竟将全部的攻击都挡了下来。

    “轰隆隆!”

    十多道攻击落在灰袍上,袍子像波浪一样抖动,就是不能破。

    直至华清的剑势落下,“嗤”的一声将其斩开。

    “轰!”

    灰袍内本就灌满了真气,与那十多道攻击相抗衡,此刻被利剑一斩,所有平衡瞬间失去,一下炸裂开来。

    所有人皆是受到反震,在空中连退。

    灰袍人不退反进,破开那混乱的余波,冲至华清身前,一掌往她胸膛印去。

    华清又羞又急,虽然才十六岁,但那胸脯比许多发育熟透的女子还要饱满,哪里经得住人一掌拍下?心中想道:“若是被这贼子拍中了那里,我便与他同归于尽。”

    想到这,便生出了同归于尽的决然,眼里满是愤恨,不避不挡,手中宝剑一扬,将全力灌入其内,就横斩而出。

    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果然将灰袍人震慑住了,急忙收回双手,不敢挡那一剑锋芒,身体在空中一扭,斜着身体再次出掌,拍在那宝剑的剑背上。

    “铛!”一声,震起音扬和五色光芒。

    华清握剑不住,整条手臂都麻了下来,立即被那人将剑夺去。

    “哈哈,多谢华小姐赠剑。”

    灰袍人拿了剑后,狂笑一声,也不做停留,身影一闪就远处遁走。

    华清面如死灰,这次不仅丢了全部秘银,就连贴身的五行剑也丢了,是生平从未有过的挫败。

    那灰袍人意气风发,刚遁走百丈,忽然感到一股诡异的狂沙迎面打来,每一粒沙子之中无不蕴含饱满的真元,当下大惊,“怎么回事?!”

    那些沙子铺天盖地,遮迷了双眼,就在目不能视之际,忽然强大的光辉自那狂沙中冉冉升起,化作一轮烈日,狂袭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