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483章 鸢飞杳杳青云里,鸢鸣萧萧风四起

第483章 鸢飞杳杳青云里,鸢鸣萧萧风四起

    渊哥大眼睛眨了几下,俏皮的笑道:“你叫我子鸢吧。”她轻轻唱道:“鸢飞杳杳青云里,鸢鸣萧萧风四起。”

    “子鸢,子鸢……”

    杨青玄念了几遍,心思忽有所动。

    子鸢眯了下眼,粲然一笑,道:“别傻待着了,快用那灵目神通找宝藏和出口吧。”

    “嗯。”杨青玄回过神,开始运转真元,往双眼中汇聚而去。

    子鸢也是抬起手来,一片魂光闪动,轻轻搭在杨青玄的肩膀上。

    运转火眼金睛,对杨青玄而言存在“成功”和“不成功”两种叠加状态,在子鸢的生死破相下,状态定格在“成功”上。

    当杨青玄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一片金芒射出,眼皮开合之间,仿佛有金色雷电闪烁,锐利的眼神几乎凝成实质,直接穿透虚空。

    子鸢也是内心惊骇,那火眼金睛一现,让她也感到莫名恐慌,仿佛世间万象,一切虚幻,在这双神眼下,都无所遁形。

    杨青玄体内的真元在飞速的消耗着,顷刻间就被双眼内的金光抽取一空。

    他身躯颤了下,面色有些发白,双眼中金光消失,恢复正常。

    之前在对敌深红古蝎的时候,强行动用紫火就伤了身体,又施展了上古签约,体能早已消耗极大,此刻更是被抽的一干二净。

    施展火眼金睛后,他双手掐诀,开始盘坐地上,调息真元。

    子鸢也知道他的状态,不打搅他,自己静静的抱膝坐在一旁,下巴放在膝盖上。但那明澈的目光,却始终落在那张清隽而苍白的脸上,无法移开。

    她眉心处,渐渐浮现出那个鲜红的“心”字,一明一暗,就像是青龙吐息的频率,与杨青玄运转的功法,形成极为微妙的共振。

    “这种感觉……是他的气息吗?……”

    子鸢心中暗暗想道:“这星宿还真有些神奇呢,据传圣灵与星宿之间的契约,是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宿主契约,若是他食言没有给我解除的话,那我岂非一辈子成了他的仆人?”

    想到这,子鸢突然感觉有些奇怪,因为自己竟没有半点紧张,或者是害怕,反而内心非常安宁,甚至是一点点……喜欢?

    她双脸一下发烫起来,将脸埋在膝盖上,偷偷的看着那张清隽的脸,怦然心跳,内心暗暗骂道:“子鸢啊子鸢,你这个坏女孩,都想些什么呢,不害臊。”

    她很快就自我安慰起来,“之所以没有不开心,是因为相信杨青玄的人品,他答应了会解除契约,就一定会解除的,所以我才没有担心。嗯,一定是这样的。”

    就在子鸢胡思乱想的时候,星戒之内,那深红古蝎趴在地上,背上一个巨大的“尾”字,也在一明一暗的闪烁。

    古蝎双眼冒着愤怒的绿芒,在地上不断挣扎,强大的荒气散发出来,显得十分不甘和暴躁。

    花解语盘膝坐在一旁,眉心一个青色的“亢”字,同样闪动着。他双手掐诀,不断打入古蝎身上,每一道诀印落下,古蝎就安分了几分,但过不了多久,又暴动起来。

    花解语皱了下眉,道:“我现在力量太弱,压制不住它,你用青阳武经压它试试。”

    杨青玄正调息中,闻言,道了一声“好”,手中诀印一变,在星戒内,立即有一道龙影幻化出来。

    那龙影并不大,约三丈之长,通体覆盖青鳞,与修炼时所现的青龙虚影十分相像。此刻却是带着一股镇压天地的气息,往那深红古蝎身上飞去,一下钻入那背壳上的“尾”字内。

    那“尾”字顿时变得明亮无比,青光透射,映照半空,仿若山岳一般,压得深红古蝎不断颤抖,趴在地上翻不了身。

    花解语静静的看着,突然道:“之前在上古签约前,它受到你气势的镇压,直接被强行签订了契约,所以颇为老实。此刻才察觉到你的实力,只有原武大圆满,呵呵,所以极度的不满和出离的愤怒了,想要反抗那契约之力。”

    杨青玄淡然说道:“这种极度的不满和出离的愤怒,是不是和一年前,你遇见我的时候一样?”

    花解语愣了下,想不到他会这么问,略一沉思,便笑了起来,“哈哈,差不多吧。当发现自己的圣主,竟然是个原武境的垃圾的时候,是谁也会受不了。只不过我还好,我与你并没有签订契约,而它则不同,它的愤怒更甚。”

    杨青玄盯着那古蝎,十分平静的点了点头,轻笑道:“能理解,换做我的话,也会接受不了的。”

    他手中诀印一变,又是一道龙影在星戒内浮现,冲入古蝎身上的“尾”字里。

    那深红古蝎剧烈的颤抖了几下,暂时被压制住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花解语瞥了古蝎一眼,道:“这个样子,你想驯服它,怕是要很久。实在不行的话,等到安全的地方,就解除契约吧。这头古蝎也是个可怜的东西,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中古时代残存下来的,将自我封印在虚空里,让生命流速减慢,就为了镇守那祭台。它身上的力量使用一分就少一分,至少会流逝干净,退化到普通毒蝎的程度。”

    杨青玄也发现了,这深红古蝎刚出现的时候,是碎涅巅峰,现在居然只有碎涅后期了,这样下去的话,怕是会直接跌入三花、轮海,甚至跌破地境。

    杨青玄皱起眉来,道:“就没办法阻挡它力量的流逝吗?这可是我签订的第一个星宿,虽说有些怪异,但毕竟是我的处女签啊。而且这东西还能召唤荒兽,若是能驯服的话,在这虚天古战场内,我就可以横着走了。”

    花解语想了下,道:“这也是,若是有它助你,突破地境就是很快的事了。但你现在的修为力量,根本驯服不了它,现在只是强行靠契约的力量压制。而且越压,它的力量就流逝的越快。除非能够复原虚天古战场被荒族人统治时的天地环境,否则就难了,兴许……喂食它吃荒丹也行,就不知它能吃多少……”

    很多人猜渊哥是诗玉颜,说yuan正好就是yuyan,这……完全是巧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