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392章 尸控术,生死的意义(第8更)

第392章 尸控术,生死的意义(第8更)

    孔笛的问题,也是上官海棠等人的问题。=

    除了杨青玄外,其余之人,都觉得眼前这个常禹,即熟悉又陌生。

    常禹嘿嘿一笑,并不回答,而是将目光望向那头怪牛。

    怪牛被他一盯,竟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似乎有些畏惧,警惕的俯下身子,做出随时可以攻击的状态。

    常禹笑道:“有青角蛮牛的血脉,这东西应该是来自万妖山。啧啧,有趣的东西,或许就在那山脚下呢。”

    他目光穿过怪牛,投入那高耸入云的巨山内,眼里放出光来。

    “哞!”

    怪牛警告性的昂首叫了一声,双角又变得灵光闪动,周围天地灵气不断被吸纳进去,满眼都是威胁。

    杨青玄等人都往常禹身边靠了靠,似乎站在他周围,才是安全的。

    孔笛也戒备起来,生怕那怪牛再次发威。

    常禹笑了笑,道:“这三花境的一击,我也挡不住几次呀,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怎么将这怪牛搞定。”

    他右手那机械臂上,已经明显破碎了大片,正是之前扛了一击造成。

    杨青玄眼里精芒闪动,道:“常禹同学,我们不如先将孔笛杀了,然后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再从长计议。”

    孔笛闻言,震怒不已。

    被一群真武境的喽啰喊杀,简直就是耻辱,但眼前这个机械臂的小子,却是那样神秘可怕,让他也不得不防。

    其余之人也都附议杨青玄,上官海棠道:“青玄同学所言极是,常禹同学,我们先将孔笛杀了吧。他们阴谋颠覆整个北五国,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敌人。”

    常禹歪着脑袋想了下,道:“杀他不好,毕竟有轮海境的实力,修炼来也不容易,就让他替我们开路吧。看看这巨山内到底有些什么。”

    “够了!”

    孔笛大怒,喝道:“本座乃是邪风佣兵团副团长,轮海境的大高手,生死命运,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说了?!”

    “哟哟,这位大高手怒了。”

    常禹笑了一下,不顾那怪牛虎视眈眈,转身向孔笛走去。

    杨青玄等人也急忙跟在他身边,生怕怪牛突然发飙起来,一不小心就挂了。现在这个局面,步步如履薄冰。

    孔笛全身戒备,冷冷的盯着常禹,虽然对方刚才用那机械臂挡住了前后夹击,但他怎么也不信,一名真武境的喽啰,可以跟他抗衡。

    在他看来,那机械臂最多也就防御强一些而已,轮攻击的话,想要击伤地阶轮海境,至少也要原武大圆满的力量。

    而且常禹等人背对着怪牛,若是那怪牛突然发难的话,这些人必然死无全尸。

    想到这,孔笛杀气暴起,喝道:“狂妄的无边了,去死吧!”

    他一条手臂硬化起来,散发出金属般的光泽,轰击出去。在拳风下,空间直接被打穿,裂纹呈蛛网扩散。

    “杀戮三式!”

    孔笛所修的杀戮功法中,最强一招。

    “嘭!”

    常禹抬起手臂,那机械自动分解,化成一面盾牌,挡在胸前,将这一击完全接了下来,金属碰撞声,令人振聋发聩。

    怪牛双眸中射出厉芒,但却充斥着犹豫的神情,不知是否要出手,两只牛角上灵光已经灌满,散发出粼粼光辉,随时可以轰击,但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孔笛脸色紫的如同茄子,怒吼道:“怎么可能!”

    自己最强一拳,打在那盾牌上,连一丝裂缝都没崩开!

    杨青玄等人亦是心头大震,不知道那机械手臂是什么制成的,为何如此可怕。

    “呵呵,亏你还是副团长呢。”

    常禹笑道:“刚才三花境的一击我都挡下来了,你怎么会愚蠢的认为自己轮海境的一击,能击破我的臂甲呢?”

    那盾牌一收,又化成手臂,反手将孔笛的拳头抓住,用力一握!

    “啊!!”

    孔笛那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整个拳骨尽数破碎,被捏成了肉泥。

    之前被九霄环佩击伤了右拳,现在又被常禹捏碎了左拳,两个拳头全都废了。

    但显然还不止这些,从常禹手臂上,射出十多根尖锐的管子,“噗嗤噗嗤”的几声,全都插-入了他身体里。

    孔笛的脸孔一下扭曲起来,似乎极为痛苦,张大嘴巴,发出嘶哑的声音,“你……你……”

    杨青玄等人亦是大骇,只见那些管子全都插-入了人体的要害,一道道血线从那些穴道往外散开,在孔笛身上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复杂图案。

    花解语的声音传来,道:“是控尸术的图纹,这个帝讳十分可怕,我随时可能会跟你切断联系,以防被他发觉。”

    杨青玄惊问道:“你跟他有仇吗?”

    花解语道:“若他真是那人的话,不仅无仇,反而……”

    他一下沉默起来,哼了一声,道:“别问了。”便不再说话。

    杨青玄知道他的性格,不想说了你再怎么问也没用,当即收敛心神,多了个心眼。

    在那管子的作用下,孔笛双脚离地,直接凌空浮了起来,面容异常痛苦,口里发出嘶哑的声音。

    “呵呵,似乎心有不甘呢。”

    常禹笑道:“没什么好不甘的,弱肉强食,你是一块弱肉,就该被我强食啊,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你怎么不甘呢?”

    “呜呜呜……”

    孔笛嘴里发出哀嚎声,已经听不清他说什么了,但可以看到,除了满脸的恐惧外,还有眼泪往两边流下。

    但很快,孔笛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变得呆滞无比,就如同木偶一般。

    杨青玄心头狂震,眼前的孔笛,虽然还活生生的在眼前,但却好像死了一般,没有任何生气。

    “他……他死了吗……”

    周成也战战兢兢的问道,声音里充满了害怕。

    常禹道:“这群人本来就是无用的垃圾,到处拿钱卖命,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分别?我只是让他做回了一个真正的行尸走肉而已。”

    “至于生死吗?”

    常禹邪邪的一笑,道:“很多人其实二十多岁就死了,只是到八十岁才埋而已。那么对于这些人而言,生死又有何意义呢?”

    众人都是听的一愣,觉得这话好有道理,但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