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299章 假证

    两名学生显得十分害怕,哪里见过这种阵势,颤巍巍匍匐在地上。天籁小说.|2

    卿不离看了两人一眼,道:“你们都是学院的学生?”

    “是的,我叫鱼平,他叫薄同。”

    其中一名学生鼓起勇气说道。

    卿不离点了点,不再说话。

    王庆道:“说吧,将你们知道的全都说出来,不得有半点谎言!”

    “是!”

    鱼平应了一声,胆子稍微大了些,当下便将杨青玄打苏元的过程说了一遍,讲得十分仔细,连各种细节,包括杨青玄嚣张的模样,苏元被打的样子,都说的惟妙惟肖。

    众朝臣都听得勃然大怒,全都高叫着,“这还了得!”、“无法无天了!”、“必须死罪!”

    王庆与左明互望一眼,都是微微一笑。

    王庆道:“鱼平,你所言的,可有半句假话?”

    鱼平忙道:“不敢,绝无半句虚言,薄同可以作证。“

    旁边那位学生也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满朝重臣更是怒不可遏,原本以为苏元是不小心挨了打,却想不到如此丢人,简直就是把皇家的威严放在脚下踩。

    陈博心中焦急,望向蓝阳,但见蓝阳也是微微摇头,似乎毫无办法,有这些证词在,杨青玄是死罪无疑,不可能开脱的。

    苏泽脸色也阴沉的厉害,心中暗想道:“杨青玄舍身为樱儿一战,我即便是死,也要保他到底!”

    当下站了出来,抱拳道:“陛下,这两小子讲的眉飞色舞,惟妙惟肖,一看就像是合计过的。樱儿也曾参与内院考核,并且始终和元皇子在一起,并未说过有这种事。我看其中必定有异。”

    苏泽想了一阵,唯一的办法,就是死咬此事为假,否则一旦坐实的话,杨青玄是非死不可。

    王庆冷冷道:“晋王此言差矣,当时参与考核的有数百上千人,都可以证明这两人所言不假。”

    鱼平和薄同更是点了点头,坚定自己所言为真。

    卿不离突然说道:“内院考核之时,你们两人可在那古殿中?”

    两人一愣,随即异口同声道:“在的。”

    卿不离点了点头,道:“若在那古殿中,证明是杨青玄救了你们的命,你们此刻却出卖他?”

    两人脸色煞白,都是说不出话来,被武王当面责备,都是心中渗出冷汗。

    卿不离淡然道:“若你们所言为真,那么出卖救命恩人,有违武德,从此以后,你们再不要说自己是天琮学院的学生,我院丢不起这人。若是你们所言为假,那么欺君便是死罪。”

    两人都是面无血色,一下瘫坐在地上。

    王庆冷言道:“武王大人说的是另一件事了,跟杨青玄是否打元皇子无关吧?”

    卿不离扫了他一眼,冷声道:“我说了有关吗?”

    “这……”

    王庆吃了个哑巴亏,又不敢顶撞卿不离,只觉得自讨了没趣,闷哼一声。

    苏泽道:“武王大人所言有理,这两人要么满口撒谎,犯欺君之罪,要么背信弃义,乃无情无义之人,这等小人,也没资格做什么证!”

    “我,我们……”

    鱼平和薄同都是大急。

    王庆使了个眼神,让他们稍安勿躁,抱拳道:“陛下,要证明这两人所言是真是假,让元皇子出来一说,不都清楚了吗?”

    苏泽脸色大变,若是将苏元叫来的话,一切都完了,眼里满是焦急之色,望向卿不离求救。但卿不离却始终是一脸平淡的样子,似乎漠不关心。

    苏泽暗忖道:“这老狐狸脑子里在想什么?居然如此淡定,我才不信他会置杨青玄的死活于不顾。”

    苏玉一直端坐其上,双目微闭,只透出一缝光线,面无表情,众人都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王庆道:“陛下,我这就让人去请元皇子过来。”

    苏玉双眸一下睁开,淡淡说道:“不必了,此事我也听到了一点风声,问过元皇子,他说并无此事。”

    “啊?!”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呆住了。

    特别是王庆和左明,两人脸色骤变,互望了一眼,都是心思飞转的猜测上意,不由得浑身冒冷汗。

    不管此事是否为真,既然苏玉话了,那么就是下了定论,并无此事。

    那么他们强行找来证明,说有此事,就显然是让苏玉不高兴了。

    两人伴君多年,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王庆当先一步,立即变了脸色,喝道:“好啊,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竟敢骗我!”

    “我,我们没有啊!”

    鱼平和薄同慌忙大叫起来,一下就失了分寸,急的满头冷汗,叫道:“陛下,陛下,我们绝无说谎,刚才所言都是真的啊!”

    苏玉脸色一沉,一股威压自他身上散出来,寒声道:“那你们的意思是,朕在说谎了?”

    “这,我……”

    两人一下哑语,立即醒悟了过来,并非皇帝不知真假,而是皇帝下定论后,此事就是假的。

    “院长,院长大人,救救我们。”

    鱼平脸色白,一想到欺君之罪,都要哭了。

    卿不离淡然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你们不再是学院学生,千万别叫我院长,老朽担当不起。”他抱拳,朝两人拱了拱手。

    两人都是一颗心跌进了谷底,只觉得手脚冰凉。

    薄同突然大喝一声,道:“快逃!”

    话音还未落下,身子就掠出了七八丈远,往大殿外逃去。

    鱼平也紧随其后。

    朝堂上,所有大臣都冷冷的看着,若是让两名学生逃走了,那就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两人刚奔至门前,一道全身铠甲的身影出现,正是禁军统领候明毅,双手往前一推,一股排山倒海之势就压了过去。

    “砰!砰!”

    两声震响,两人都是闷哼一声,喷出一口血来,就被击飞回去。

    候明毅面无表情,再双手一抓,一股绝强的吸力凭空浮现,在两人还未落地之前,就吸了回来,远远的甩向殿外,“砰砰”两声滚出老远,不知死活。

    大殿之内,王庆和左明都是脸色白,额头上隐隐有汗珠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