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270章 情之所钟,不能所以

第0270章 情之所钟,不能所以

    杨青玄眼中一寒,杀心大起,斗鬼神一起,正要斩杀吴泓,忽然一道人影飞掠而来,他愣了下,便放下手中大剑。天籁小说.|2

    “砰!”

    只听道一声清脆的响声,吴泓的大剑被一只脚踢了起来,剑气斩向天空,划出一道数丈长的剑芒。

    战圈内已多了一道人影,风姿飒爽,盈盈而笑,道:“大家都是同学,何必呢。”

    那人玉树临风,负手而立,正是陈庭。

    左珩怒道:“陈庭,你敢管我的事?!”

    陈庭笑道:“这不是管不管,而是劝和。大家都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何必呢。”

    独眼冷冷道:“你这话就错了,如果有一方死了,就不用再见了!”

    陈庭冷望过去,道:“你是哪条狗?我跟你家主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开口了?”

    “你……!”

    独眼大怒,但又忌惮陈庭,只能怒目而视。

    左珩阴沉着脸,道:“你真要插手我和杨青玄之间的事?”

    陈庭叹道:“就算我不出手,也有其他人要管的。”

    话音落下,一道怒喝声传来,“左珩,你敢动我朋友!”

    一道倩影冲入阵中,正是苏樱,满脸怒容。

    左珩脸色一变,知道郡主出现,今日再也奈何不得杨青玄,只得冷笑道:“好你个杨青玄,一次次躲在女人背后,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杨青玄眯着眼睛笑道:“啧啧,我愿意,我喜欢,躲在女人身后多好啊,想想都幸福。”

    左珩大怒,阴沉着脸,寒声道:“还有三个月,便是你我约定之期,可惜你活不到赌约了。”

    魅鹃讥笑道:“丢人的男人,还两个月便是潜龙榜排位战,花木的人会在淘汰赛中就把你杀了的,嘻嘻,除非你胆小到连排位赛也不敢参加,咯咯,没用的男人!”

    杨青玄道:“一般女人怀疑我‘能力’的时候,我都很乐意让她们见识一下我‘能力’的。但可惜,你太丑了,我实在硬不起来。”

    “你……!”魅鹃羞怒交加,咬牙道:“你等死吧!”

    左珩带着花木的人走了。

    吴泓回头指着杨青玄,寒声道:“这次算你走运,排位赛上,取你人头!”

    杨青玄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众人见热闹没了,全都觉得无趣,嘘了几声,就全部散了。

    陈庭看着花木的人离去,凝声道:“那吴泓在潜龙榜上排名二十一,魅鹃排名第十八,独眼排名第十二,都是非常棘手的人物,你要小心了。”

    杨青玄道:“我很好奇,你排在第几?”

    陈庭苦笑一声,道:“第十一。”

    杨青玄道:“那也很强了,正好在方辰之后。”

    苏樱道:“杨青玄,那潜龙榜之争你就别参加了,虽然可惜,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找我爹,让他调节你和左珩间的赌约,把它取消。”

    杨青玄笑道:“你以为我不参加排位战就安全了吗?”

    苏樱美目中划过急色,忙道:“你可以留在晋王府,左珩绝不敢拿你怎样。”

    这话一出,周围几人都是面色古怪起来,留在晋王府,这话从一个女孩子口中说出来,多少让人感到有点意味深长。

    还有一些没走的学生,也愕然一下,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杨青玄大笑道:“哈哈,真是个傻丫头。那样的话,就跟左珩说的一样了,我一辈子都得躲在女人背后啦。”

    看着苏樱满是担忧的样子,忍不住拍了下她的头顶,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苏樱浑身一颤,如电流闪过,长这么大,除了父亲外,还从未有人这样拍过她的头顶。

    陈庭等人更是张大嘴巴,一下呆滞住了,在他们看来,这种行为不仅是男女授受不亲,更是以下犯上,是死罪的。

    那些还未散去的内院老生,同样一个个呆若木鸡,傻眼的看着。

    苏樱双颊一下绯红,低着头,呢喃道:“其实,你和左珩结怨的根源还是因为巫绮月。大丈夫明哲保身,为了一个女子,让自己变得这么狼狈,值得吗?所以……你……”

    杨青玄愣了下,微微一笑,收回手来,道:“情之所钟,不能所以。”

    苏樱身躯颤了一下,很快就恢复平静,揉了揉眼睛,再次抬起头来时,已是笑容明朗,只是眼眶有些微红。

    她莞尔笑道:“风有些大。”

    段娓娓等人,无不触动,都是沉默起来,氛围竟显得有些压抑。

    陈庭哈哈一笑,打破氛围,道:“今日又轮到我巡校,来来,都别傻站着,陪我一起轮值吧。”

    苏樱摇头道:“不了,我有事先回王府。”

    说罢,看了杨青玄一眼,便径直而去。

    众人又陷入了默然。

    段娓娓突然说道:“杨青玄,在学院里,我是郡主最好的朋友,她不管什么事都会对我说。所以,你们之间的一些事,我也是知道的。你是不是对当日之事心有芥蒂?”

    杨青玄愣道:“怎么可能,你多想了。”

    段娓娓盯着他,冷冷道:“没有芥蒂那便好,郡主哪里比不上巫绮月了?除了实力不及那妖女外,论身份、相貌、气质,根本就不输那妖女。”

    众人都是大惊,满头冷汗。

    之前苏樱软软的态度,就让人浮想联翩,现在段娓娓直接把感情挑明,让众人的猜测一下得到证实,都是又惊又羡。

    “我-日,凭什么?!”

    柳城几人还好,那些围观的老生,一下就爆炸了,都是嫉妒的双目喷火。

    “田帅,你不是说郡主对你有意思吗?怎么自始至终,郡主都没看你一眼?”

    “是啊,三个月前,校园内偶然相遇,郡主还对我笑了一下,想不到竟被这小子抢走了!我要杀了他!”

    “要杀他还轮不到你吧,郡主的护花使者可不比巫绮月少。”

    四周传来各种议论,还有明显的敌意和杀气,杨青玄一下又卷入了漩涡中心,不由得苦笑起来,摸了下鼻梁,道:“我还只是个宝宝,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陈庭,我们去巡校吧。”

    说罢,不由分说,拉着陈庭就赶紧离去。

    段娓娓气的跺脚,在身后大骂道:“懦夫!臭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