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238章 上官海棠

第0238章 上官海棠

    陆江鹏眉头微蹙,闪过不悦之色,淡然道:“你家大人是谁我都不知道,为何要凭空给自己惹事?再者,你们搭我一程,我出手一次,已经扯平了,其余的事,就休要再说了。”

    他一拂衣袖,便转身走开,不理会二老。

    二老怔怔的站在那,显得颇为尴尬,但陆江鹏之言也有理,为何要无缘无故帮你。

    杨青玄明白陆江鹏拒绝的原因,能被端阳国皇室追杀,菁菁母女的身份怕也不简单,甚至陆江鹏有可能猜出了她们的身份,这才拒绝的。

    毕竟此事一旦插手,很可能引起两国高层震动,到时候事态就难以控制了。

    菁菁走过来,拉了拉杨青玄的袖子,哀伤道:“小哥哥,你帮我求求陆长老,救救我爹爹吧。”

    杨青玄叹了口气,道:“此事怕牵扯太多,陆长老也有他的顾虑。”

    菁菁眼中含着泪珠,楚楚可怜。

    杨青玄叹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菁菁道:“我爹是端阳国的鲁王——上官飞鸿,遭人陷害,入了大狱。现在仇家想将我们一家赶尽杀绝,我和我娘连夜逃了出来,但想不到……想不到整个鲁王府,都被他们屠戮干净啦!呜呜呜……”

    说道伤心处,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整个鲁王府之人,应该就是那上百具的无头尸了。

    杨青玄大惊道:“你爹是王爷,谁敢杀你全家?皇帝?”

    菁菁呜咽了一阵,道:“当今皇上是我爷爷,陷害我家的,是燕王。”

    杨青玄知道皇族多内斗,杀来杀去也不稀奇,但这样斩尽杀绝,将整个王府都屠戮干净的事,还是闻所未闻,他皱眉道:“你爹所犯何事,被抓了起来,你爷爷也不管吗?”

    “唉,果然是鲁王,我之前有所猜测,想不到是真的。”

    陆江鹏突然长叹了一声,道:“此事整个北五国高层都知晓,但没想到燕王做的如此狠,竟赶尽杀绝。”

    杨青玄道:“陆长老,此事原委到底如何,又是否有补救的余地?”

    陆江鹏摇头道:“此事牵扯到端阳国的皇权之争,天琮学院是不便参与的。当年鲁王大才,深得皇帝赏识,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呼声也最高。但近年来却被燕王步步排挤,甚至沦为阶下囚,当真令人唏嘘。”

    杨青玄皱眉道:“如此个排挤之法?至少也得鲁王做错了什么,才会被打入大牢吧?”

    陆江鹏道:“我对这些事并不关心,所以知道的也非常有限,据说是因为上官海棠。”

    菁菁一听到这名字,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没有丝毫血色。

    周围之人,枯荣二老,以及李隆也都沉默起来,只有倒在地上重伤的蒋夜,眼中才露出一丝色彩。

    “上官海棠?”

    杨青玄愣了下,这名字像极了女子之名,道:“是什么人?”

    陆江鹏眼中也露出异色,道:“四年前,五国大比的时候我曾见过这少年一眼,被誉为是北五国五大学院的第一天才!”

    杨青玄惊道:“第一天才?妖孽到了什么程度?”

    陆江鹏看了他一眼,道:“再没有见到你之前,我也找不到什么来形容上官海棠的妖孽,现在倒是有个很好的对比了,他的妖孽程度,可能跟你差不多。”

    杨青玄:“……”

    其余之人更是一下愣住了,都是不相信的打量着杨青玄。

    上官海棠有多妖孽,他们是十分清楚的,怎么也不相信还有人可以与之并驾齐驱。

    杨青玄摸了下额头的冷汗,讪讪道:“后来呢?”

    “后来就让妾身来说吧。”

    柔柔的声音传来,卫子矜不知何时已转醒,一直都在旁边静静的听着。

    杨青玄望去,这卫子矜虽年过三十,却保养的极好,肌肤胜雪,吹弹可破,是罕见的尤物,魅力不在苏樱等人之下。

    众人见她过来,急忙让开一条道,李隆更是上前,守护在其身侧。

    卫子矜缓缓走来,拉着菁菁的手,当先就给陆江鹏拜下,双膝一软,便要下跪。

    但有一股无形之力,将她的身子托住,怎么也跪不下去,知道是陆江鹏不愿承受,也就不强求,站直了身子,颔首道:“妾身先谢谢陆长老和这位同学的相救之恩。”

    陆江鹏淡然道:“先是王妃助了我二人,不过是还一报罢了,不足挂齿。”

    卫子矜点了点头,道:“上官海棠乃是燕王之子,燕王的才能,在当今三十多位王爷中,并不凸显,但却有个妖孽般的儿子。而妾身却不争气,没能给鲁王续后,终于酿成今日大祸。说起来,是妾身害了夫君。”

    她说着就嘤嘤哭了起来,寸寸柔肠,盈盈粉泪,令四周的男子都义愤填膺,甘愿为之去死。

    杨青玄大致明白了,道:“当今皇帝,定然也是考虑到子嗣的问题,所以在继承人的选择中,越发的偏向燕王了。而燕王则抓准时机发难,将鲁王陷于死地。”

    菁菁道:“原本我爹和燕王的关系还不错的,这一切全是那上官海棠的阴谋,都是他指使燕王做的。”

    陆江鹏惊道:“那上官海棠今年应该才十八岁吧,就有如此可怕和狠厉的手段?”

    卫子矜哭了一阵,停了下来,点头道:“妾身开始也不相信,但夫君入狱有一年多了,妾身多方想办法营救,才打听到一些消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官海棠在背后操控。”

    陆江鹏脸色有些难看,道:“那此子未免也太可怕了!”

    卫子矜道:“前段时日,我得到消息,说上官海棠要对付我们母女,细思之下,还是决定先去苍南国避难。并非妾身怕死,而是妾身怕死后,再无人可以营救夫君。可万万想不到,我这一走,整个鲁王府上下……呜呜……”

    她又大哭了起来。

    一个柔弱女子,能够强撑到现在,已经是非常坚强了。

    菁菁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母女两人顿时抱做一团,泣不成声。

    杨青玄走到蒋夜身前,狠狠踢了他一脚,喝问道:“是谁派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