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186章 赌这一次

第0186章 赌这一次

    王化呆了一下,被巫绮月清冷高贵的气质所慑服,暗暗吞咽了下口水,暗道:“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当下也松了口气。

    要知道这魔女喜怒无常,谁都不敢惹她,即便是潜龙榜第一的幽夜,对她也是处处相让。

    而潜龙榜第一的那位……

    众人抬头望去,在另外一株参天古树上,一位身着青色长袍的男子,双手抱胸,倚树而立。

    那一双冷厉的眸子,始终盯着广场上的光圈,三天来都未曾动弹一下。

    杨青玄在虚天古道内待上了三天,消息很快就疯传开了,幽夜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三天时间都倚树而立,入定一般。

    符卓也小声嘀咕道:“有什么好看的,弄得全院师生都神经兮兮,原来是挂在里面了。”

    其他学生也都认同这个看法,不少人自觉无趣,看了一阵后就自行离去。

    巫绮月一直冰冷皎洁的面容上,忽然扬起了一丝笑意,自语道:“好你个杨青玄,竟得如此大的机缘,此次虚天古道之后,怕是可以在潜龙榜上一争输赢了。”

    那青色的眼眸中,映入进去的是一片黄沙,还有阴沉沉的天空,可怕的金色雷电像一条条金蛇,不断从虚空中击落下来,劈在杨青玄的身上。

    整个过程持续了三天之久,那雷霆终于耗尽了能量,开始在空中散开。

    一束光线透过云层,照射下来,落在杨青玄那俊朗的脸孔上。

    随后云破天开,层层乌云散尽,恢复了朗朗乾坤。

    杨青玄手中的斩妖上,散发出徐徐光辉,剑刃如秋霜,并且有一层隐隐紫气,在眉心处,以及剑身上氤氲而起。

    “这紫色魂光,便是君品武魂独有的色泽吗?”

    杨青玄此刻平静无比,任谁被雷劈了三天,都会没了脾气。

    他将斩妖剑收入剑冢,那紫芒自眉心出散开,一下覆盖全身。

    原本枯黄的肌肤,开始层层脱落,好像被神水洗涤了一遍,生出新的肌肤来,冰肌玉肤,如凝脂白皙。

    杨青玄整个人焕然一新,那棱角分明的脸孔,在光芒照耀下,更是明眸秀眉,颜如舜华。

    参天古树上,一直含笑而望的巫绮月,忽然脸色大变,双颊没由来的一片通红,面红耳赤,甚至红的发紫。

    “流氓!死流氓!”

    她莫名的咬牙骂道,眼中喷出怒火来。

    极度羞怒之下,急忙闭上双眼,不再眺望。

    其余几株大树上的学生,全是一头雾水,满脸莫名其妙的样子,暗忖道:“怎么回事?谁对她耍流氓了?谁又敢对她耍流氓?”

    原来虚天古道内,杨青玄全身枯黄的皮肤褪去后,依然粘在新生的皮肤上,十分不舒服。反正荒古区域内没人了,他就干脆脱了个精光,在里面换了一身衣服。

    “嗯,这下舒服了。”

    杨青玄十分满意,精神抖擞,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已全部走光。

    换好衣服后,他重新盘坐在大地上,开始运转青阳武经修炼。

    经过三天三夜的雷霆轰击,附近的荒芜之气也被一扫而空,此刻从遥远的大地上,荒芜之气再慢慢蔓延过来。

    有了之前的经历,加上他现在精气饱满,实力提升,再支撑个七天八天的都不成问题。

    当下,安心的修炼起青阳武经。

    “这是……!”

    巫绮月在闭眼一阵后,再次睁开眼睛,顿时身躯一颤,满脸骇然之色。

    只见杨青玄身后,浮现出淡淡的青龙虚影来,那龙的模样模糊不清,盘成一圆,其内有大量晦涩难懂的符文。

    “那是,那是……!”

    以巫绮月的沉稳,此刻竟也忍不住惊呼起来,眸中青眼内,无数符文汇聚起来,青芒大涨。

    盯着那青龙虚影,努力的运转青眼,想要将其看的真切。

    但无论如何努力,那虚影都是恍恍惚惚,符文闪烁不定,根本无法尽数显现出来。

    努力了一阵后,青眼消耗真元过大,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珠来。

    “不行,还是看不清!根本就没有显化出来!”

    巫绮月努力了一阵,将青眼的威能发挥到最大,最终放弃了。

    但内心却是掀起一阵波澜,胸口起伏的厉害,自己找寻了一年多的东西,原来关键竟在青阳武经内。

    若非机缘巧合下遇到杨青玄,又将青阳武经给了他修炼,种种机缘之下,才让自己今日见到这幅青龙图,怕是找寻一辈子,都可能找不出青阳宝卷内记载的东西了。

    巫绮月也非平常之辈,内心的波澜起伏一阵后,就慢慢平复下来,恢复了之前冷傲绝尘的神态,用青眼继续注视着虚天古道内,杨青玄的修炼。

    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到了第七日。

    广场上,除了少数人暗自窃喜,一副得意的神态外,其余之人都是面带哀色。

    王庆捻须而笑,与左明互望一眼,两人都是眼含笑意,心情极好。

    卿不离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烈阳正午,叹道:“时辰到了,七天过去了,杨青玄再也回不来了。”

    陆江鹏浑身一颤,满脸的不甘,哀声道:“武王,再等片刻吧。”

    其余几位长老都默不吭声。

    卿不离道:“你应该明白,并非我不愿多等,这是之前约定好的。最重要的是,杨青玄生还的几率基本是零了。若是他能出来,就算拼了老命再扛七天,我也愿意。可是能吗?不能,杨青玄,他已经死了。”

    这话一字字扎进陆江鹏的心中,让他脸色煞白,整个人一下就苍老了数十岁。

    卿不离道:“诸位准备,撤阵!”

    “慢着!”

    陆江鹏大喝道:“不过是损耗真元而已,你们不愿,就让我一人来!拼了这条老命,我还能让这裂缝多维持一天!”

    姜易惊道:“陆江鹏,你疯啦?!”

    陆江鹏脸色坚定,凝声道:“我没疯,我只是想赌一把,赌一把而已!”

    伊坤冷冷道:“你这不是赌,而是任性,任性而为,这不是一名长老应该做的事。”

    陆江鹏怒道:“我就任性了,如何?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难道我就不能任性一次吗?我就拼着这一身的真元,赌这一次!”

    人的一生,总会有某些时刻,或者某件事,让你执着的坚持下去,不惜一切的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