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157章 雨中会晤

第0157章 雨中会晤

    眼内景象恍惚的厉害,显然他的情绪受到极大波动。

    但很快就镇定下来,面色沉凝的将整个过程全部看完,直至伊坤和吴昊出现,将众人全部带走。

    整个过程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帝讳身上的魂光渐渐暗淡下来,直至恢复正常。

    山谷上方的大雨,这才淅淅沥沥,化为暴雨,倾盆而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

    帝讳忽然大笑了起来,脸上满是诡异的神情,自语道:“千城珏大约的确已经死了,看来星宫内的那位大人,有不少问题呢。这件事,知道吗?”

    “嗯,天者多半是晓得的。那天下有敌我要不要去抽取出来,放任在一个小子的身上,未免太浪费了,可是……”

    “罢了,那小子能够得到天下有敌,也是占有莫大机缘之人,以我此刻的力量,强行抽取的话,这武魂多半就毁了。留在他身上,将来或许能给我一个惊喜也说不定呢,这未尝不是一个暗棋。”

    帝讳沉思了许久,似乎想到妙处,嘴角微微扬起,显得十分开心,自语道:“虽未找到妖帝坟冢的讯息,但这件事可比妖帝坟冢有趣的多呢。”

    “待查明妖帝坟冢一事后,我便在杨青玄身上布下禁法,让他躲过天地双榜的感应,免得被星宫的那人发现。”

    帝讳眼中满含笑意,忍不住的“嘿嘿”笑出声来。

    雨越下越大,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仿佛是一股压抑已久的宣泄,要把整个山谷都浸没。

    在暴雨中,忽然亮起一点金光,一人竟踏雨而来。

    每走出一步,足下便生出一片金芒,托着他的身躯在雨空中漫步。

    看似每一步都走的极慢,但数步之下,就来到了帝讳面前。

    那人全身都裹在黑袍内,一双眸子炯炯有神,开口道:“国师,久候了。”

    忽然,他身躯一震,眸子中掠过震骇的目光,一闪而逝。

    帝讳淡淡一笑,道:“四年不见,姜易长老修为更上一层,可喜可贺。”

    姜易道:“国师的修为精进,才真是可怕呢。四年前不过是真武境而已,现在居然连我都看不透了。”

    帝讳笑道:“我不过是修炼了敛息之术罢了。”

    姜易显然不信,嘿声道:“好厉害的敛息术,整个北五国内,若说有谁最让我忌惮的,除了国师外,不做第二人想。”

    帝讳笑道:“不过四年前的一面之缘,竟让姜易长老如此铭记,倍感荣幸。”

    姜易望着他,道:“四年前,一面之缘,国师随手就给了我一本“小旃檀功”,当时我还不以为意。谁知四年的闭关,就让我冲到了现在的境界,当真可怕的很啊。”他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来,感激与忌惮并重。

    帝讳道:“小旃檀功共有九层,以你的天资,只要继续修炼下去,能够让你顺利的踏入‘地境’,甚至更高。”

    姜易动容道:“国师对地境似乎十分了解?”

    帝讳笑道:“你不用试探我,等你将‘小旃檀功’修炼到极致,自然就明白了。那时候,姜易长老,怕就是北五国第一人了。”

    姜易道:“莫非国师不是北五国之人?”

    帝讳笑道:“长老似乎问得有点多。”

    姜易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有些歉意的说道:“以国师对我之恩,实不该这般问。”

    帝讳笑道:“无妨,难得姜易大人还记得我,肯卖这么一个面子。”

    姜易道:“那妖族大帝坟冢之事,我本就倍感兴趣。就算没有此事,凭‘小旃檀功’的恩惠,国师有召,我也义不容辞。放心吧,只要大帝坟冢在这几片山脉内,我就一定能将他找出来!”

    帝讳微微一笑,道:“一切都看机缘吧,我本身对此事并不抱太大希望,毕竟此万妖山,非彼万妖山。”

    “此万妖山非彼万妖山?”

    姜易一愣,道:“国师此言何意?”

    帝讳道:“此事说来话长,我虽不抱太大希望,但说不定有万一呢。比如,刚刚我就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姜易脸色微变,似有不快,哼了一声,道:“国师虽于我有恩,但拿我们学院的惨事当乐事,实在令人有些不耻!”

    “哈哈。”

    帝讳大笑起来,道:“姜易长老误会了。说起来,天琮学院的考核也真是仁慈呀,换做东雷国水崎学院的话,即便没有突发事故,也有三分之二的学员要在考核中陨落。”

    姜易道:“这考核之事,我从来不管。但你们水崎学院的法门,的确太残酷了些。”

    “残酷吗?哈哈。”

    帝讳笑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邪气,道:“那是因为姜易长老没有见过更残酷的。有些大的宗门,一场考核下来,能够生还者不到万一。”

    姜易眼皮一跳,惊道:“不到万一,国师夸张了吧。”

    帝讳收敛那邪笑,认真说道:“一点也没夸张,记得当年我在的宗门,那一次参与考核者共有三万多人,最后通过者,只有两人。”

    姜易吓了一跳,颤声道:“三万多人,才取两人?!”

    帝讳嘿笑一声,摇头道:“不,是只取一人,另外那人,最后也被我杀了。”

    姜易倒抽了口冷气,只觉得通体遍寒,说不出的冷,脸上豪无血色。

    在帝讳漫不经心的口述中,可以想象那种炼狱一般的可怕场景。而眼前这人,又是怎样一种可怕的存在。

    姜易脑海中浮现出四年前的那一幕,当年第一次见到帝讳时的样子,那时帝讳只有真武初期的修为,却给原武中期的自己,一种莫名的压力。

    而如今,这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下,是怎样一种可怕的实力。

    帝讳见姜易的样子,突然笑道:“安啦,每个人的机缘和成长历程都不一样,但在那种可怕的炼狱场内,更容易培养出真正的强者,这倒是一点都不假呢。”

    他望前方的断壁残垣,淡然道:“我刚发现贵院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学生,姜易长老可以考虑收他为徒,兴许,在将来会发生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