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0086章 太玄剑冢

第0086章 太玄剑冢

    杨青玄捂了下鼻子,这股难闻的味道,不仅仅来自死亡和腐朽,还带着极强的岁月侵蚀的痕迹,给人一种锈迹斑斑的感觉。

    “的确是金属锈味,浓的令人想呕。”

    那股金属生锈的气味,仿佛融化在空气里,就连衣袍上,都沾满了一层薄薄的锈迹。

    杨青玄一甩长袍,只觉得胃里翻滚难受,忽然间,脚下莫名的一颤,差点摔倒在地,巨大的震动感从下方传来,直透地面!

    “隆隆!……”

    震感沉闷而古远,像是一头远古巨兽苏醒,大地在这震动下开始皲裂,数不尽的坟墓破开,死亡而生锈的气息从一个个坟头上冒出,伴随而来的,还有可怕的剑意!

    “这是……!”

    杨青玄瞳孔骤缩,他见到了这辈子,除昆仑山下地宫外,最为震骇的一幕。

    无数柄剑,从那一个个的坟头冒出,仿佛雨后春笋,飞快而疯狂的涌现。

    “嗞!”

    杨青玄猛地抽了口冷气。

    那无数柄剑,数以亿万万计,全都是锈迹斑斑,插在一个个坟头上,好似一座座盖世强者的墓碑。

    不知从哪刮来一阵怪风,卷起无边寒意,在空中荡漾,仿佛述说着这剑冢内数不尽的故事。

    每一柄剑,身后都有着一段盖世传奇。

    杨青玄脸色发白,屏住气息,往那些锈剑上望去,“裴旻”、“焚寂”、“辰光”、“天之痕”、“爱别离”、“斩妖”……

    每一个名字的背后,都代表着一道绝世风姿,盖世修为,不朽名声,但都随着神剑,俱埋在这无尽剑冢内!

    杨青玄只觉得脑海剧烈一痛,一道荒凉亘古的声音,在脑海中轰然炸响。

    “明月太玄同一照,天与多情,浮云吹作雪。”

    “横扫宇内荡乾坤,红尘无二,皆化一剑去。”

    那杳杳诗声宛若洪钟悲鸣,仿佛穿越无穷时空,跨越彼岸而来,终化作无边风波,在这寂灭的天地间,激荡开来!

    亿万剑魂,在那苍凉古意下,尽数颤抖,发出铮鸣声。

    杨青玄被千万剑音入耳,脑海都似要炸裂开来,其中蓦地浮现出“太玄剑冢”四字,无穷宇宙,亿万时空,所有亡去之剑,皆化为剑魂,埋葬于此!

    心中有万般晦明变化,目光所及也不甚明晰,整个剑冢都变得虚幻不实,在他眼前飘荡,飞速凝缩。

    两眉中心,一枚猩红剑印显现而出,其上红芒妖冶,闪烁不停,仔细望去,那剑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剑,却又始终归一。

    “啊!!……”

    杨青玄双手捂着脑袋,痛的大吼起来,在地上不断打滚翻腾。

    那太玄剑冢,竟要在他识海中降临下来。

    就在此时,一阵青光泛起,双手手臂被龙鳞覆盖,一道青龙虚影从后颈而出,击碎识海虚空,强行冲入那太玄剑冢内,一道龙吟震九天!

    “砰砰砰!……”

    那无数坟头上的剑魂,在这龙吟声下,尽数破碎,亿万坟土被炸开。

    青龙强大的力量抗衡着整个剑冢,眸子中透出冰冷的目光,身形一晃,便开始凝缩,竟在虚空上要显化人形。

    但剑冢飞转,世界急剧坍塌下来,加速涌入杨青玄识海。

    那龙影晃了几下,终于力量不足,化形失败,“嘭”的一声就化作青光雾气,消散在荒芜的剑冢上空。

    “噗!”

    杨青玄喷出一口鲜血,双眼一片通红,七孔中都流出血来,已然支撑不住了。那剑冢若是强行入体的话,怕是只有爆体而亡。

    因果来回,知生死不易,怎就甘心如此陨落。

    就在万般不甘时,眉心间骤然一缩,额头上浮现出一滴赤红色的精血,明yan照人。

    一股浩瀚妖力从眉心散开,顺着经络往四周扩散。

    那妖力一出,便如怒浪席卷,猩红的血线呈球形散开,瞬间覆盖了大半张面孔。

    血线蜿蜒曲折,若繁杂的铭文,所到之处,肌肤妖化,竟生毛发。

    杨青玄面上五官,也开始变得扭曲起来,人中拉长,双目赤金,一对虎牙若野兽锋利。他的面目,竟变为毛脸雷公嘴,与那古画上的妖猴如出一辙!

    在那不断缩小的太玄剑冢内,忽然间电闪雷鸣,可怕的风暴和雷火从天而降,在剑冢的虚空上,不知何时,矗立着一道绝世身影。

    头戴凤翅紫金冠,身披锁子黄金甲,脚踩藕丝步云履。

    一条火云般的战袍在身后涌动。

    那身影左手插腰,孑然而立,任由万千雷火击下,岿然不动。

    大地上的万剑剑魂竟不自主的颤抖起来,忽然间万剑齐鸣,从坟墓中飞冲而出,化作剑雨,往那身影激-射而去。

    那身影往右晃了下脑袋,右手往耳中一捻,一道金光冲天贯地,往上射入九霄天外,一揽皓月星辰;往下直达九幽地界,震慑鬼魅魍魉!

    在那霞光艳艳,瑞气腾腾之间,一根巨大的乌铁如柱浮现,上下两端各带金箍,其上隐约有字,晦涩难辨。

    细观之下,为:天河镇底神珍。

    那身影一手持着铁棒,一挥之下,万千剑影尽数击碎,再挥之下,铁棒“轰然”一声直入地脉,搅的大地皲裂,天空破碎。

    随着那铁棒一搅,杨青玄脑海“轰”的一声炸响,整个人彻底失去意识,好似死了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

    仿佛经历了无穷岁月,又好像只是一瞬间。

    意识一点点的回来,先是触觉恢复,手指动弹了几下,随后听见“哗哗”的流水,正是迎龙潭的水声,再然后五感六识,逐一复原。

    杨青玄茫然的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躺在大石头上,一只脚浸在潭水中。

    脚上似乎有痛感传来,就像是被老鼠啃咬一般。

    他定眼望去,只见水里浮着一条金色怪鱼,生有利齿,正在啃食他的小腿。

    那鱼通体金黄,生一对腹鳍若蝶翅,尾鳍似凤尾,只有两侧带一抹妖红之色,仿若画师一笔挥就一般,十分奇异。

    杨青玄的肉身极强,那鱼啃食不动,但尖锐的牙齿在小腿上咬来咬去,还是十分生疼。

    他暗想道:“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我杨青玄竟然落得被鱼咬。”

    一生气,顿时一脚破开潭水,踢了过去。

    那鱼十分机警灵活,被水波震开,竟然无事,转身就要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