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带着空间重生 > 第569章,受得了嘛?

第569章,受得了嘛?

    那股压力一出,刘紫凝与司徒云俩人便已经察觉到了,待发现那压力对刘旭不仅无害且还有不小的好处时,都安静的远远呆着没有动作,只有司徒云心中疑云更甚,这压力中的气息,像极了那个人,原本在看到那古禁制的时候他便有所疑虑,现在更甚。

    假若真是他想的那样,那么,那人可当真是六亲不认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当年他突然对自己出手,害得紫凝因他而亡也就说得过去了,只是,若虚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个看似普通但却并不普通的地球上呢?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

    这一世,他只想与紫凝做平常的小夫妻,养几个可爱的小豆丁,护着他们平安长大,他以为依地球上的特殊情况,能够阻拦住那人的一切探视,所以很安心的呆着,并没有太多危机感,但是现在,他的心里却有些不确定了,如果并非如此,那他岂不是又会给紫凝带来灭顶之灾?

    虽然当年那人是背后下的狠心,以至他们节节败退,最后不得不转世重生,苏醒记忆都是在他设定的特定情况下才可以的,现如今他才刚刚苏醒记忆,实力虽然在凡界算是顶尖级别的高手了,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那人的实力增长到了什么,会不会发现这个地方呢?

    他下意识的紧了紧搂着刘紫凝小腰的手,直感受到触感柔软而清凉的时候才回过神来,见他有小凝儿略带疑惑的看他,这才收起心中疑虑,抬手轻轻拂了拂她的发,浅笑道:“看来这是小旭的一场机缘呢,大约探完这里,他的实力也足够独自在异界闯荡了。”

    “是啊,真是没想到在我的地盘底下居然还藏着这么一个古老的疑是仙府的存在,师父,你说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说它是仙府吧,又似是而非,说他不是吧,可她们这个级别的人又很能感应到城内的某一处极为浓郁的灵气,虽然以前看起来是隐而不逸的,但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却是有些逸散了,只不过常人无法感知到就是了。

    这里啊,看着的确像是一个人的私人城池,也可以说是他的本命空间,除非万不得已,没有谁会随随便便把息的本命空间展示出来的,而看这本命空间现如今的模样,已经有些快要崩溃的样子,这说明其主人遗留下来的法力已经弱到快要消散的地步。

    最顶再有百来年,他的法力就会全面消散,到时候,这个地方就会全面崩溃,然后里面的凡俗之物就会跟着灰飞烟灭,能够遗留下来的东西,将会少得可怜甚至没有,到时候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那个叫若虚的人了。

    这一瞬间,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假若当时他没有当机立断直接想办法转世并在危机还未来临之前就早早埋下了一些后手,又侥幸遇到了紫凝的话,那么或许再过百年千年之后,依地球上灵气枯竭的程度,他的后手也会消散在这人世间吧?

    幸好,幸好小凝儿误打误撞的进了那个地方,让他在遥远的时空亦能苏醒记忆,并靠着留下的秘法和后手两相呼应的转移到这地球上来,否则的话,他大约永远只能是司徒云了吧?

    其实,在苏醒记忆的一瞬间,他并不是没有想过要去复仇,虽然现在并不知道那个人的实力如何了,但依他对那人的了解,他会在灭了一个个他以为是对手的人之后,陷入对权力的掌控中,陷入夜夜笙歌中,实力自然是要提升的,但绝不会像以前那样勤奋。

    并且,他的种种作为一定会引起很多人的不满,长时间积累下来一定会人心不稳,假若自己真的要回去复仇,完全可以一边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一边想办法联系曾经的一些人,到时候有可能一举灭了那人也不一定。

    只是,他到底是理智的,曾经的恩怨情仇隔了这么多年,他虽有记那些刻骨的记忆,但一想到曾经的自己就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最终生死别离,他就收住了那满腔的复仇心思,只愿与小凝儿一起共度余生,所以,就在那一刻,他放下了曾经的仇恨,只余对小凝儿的情愫。

    他目光幽远的看着直冒冷汗的刘旭,才低头失笑道:“小凝儿这个问题还真是把为师的给问住了,看来,我家小凝儿真当为师的是无敌的了呢,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既然要给她一世无忧,那么很多东西他便不能在她面前透露,只要她开心幸福的同他一起生活就好。

    咳咳刘紫凝有点儿不自在的微微红了脸,为神马她听到无敌这两个字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并不是现在明明应该紧张关心的状态,而是那个啥啥啥呢?她很想捂脸遁走,然而却并不敢动,老实的呆在自家师父怀里,只把头狠狠的低了下去。

    雪白细嫩的脖子在她一头黑发中若隐若现,在这寂寥的古城一角的映衬下,显得有些诱人,尤其是在某个人眼里更甚,于是,某人想也不想的结了个结界挡住了外界的目光,然后低头,温润的唇就轻轻的覆了上去,使得刘紫凝全身微颤,抓着自家师父的手亦是一紧。

    然后弱弱的道:“师父,这还在探险呢。”能不能严肃点儿啊?后头这句话她没能说出来,直接就被自家师父甩了一句:“乖,别说话。”后堵上了嘴唇,然后,然后么,那个什么,就这样又被谁谁谁吃干抹尽了

    “姐,你说,主人她受得了不?”那男人也太凶残了,一言不合就对她们家主人那个啥啥啥,火凤看得那叫一个汗颜呐,瞅瞅,这来探个险才多长时间啊,就又那个啥了,真是的,也不注意点儿影响么?好歹还有她们这么多人看着呢,虽然啥也看不到,但想都能想到的好么?

    这二货是谁家的?我表示不认识!冰凤都不想搭理自家这蠢妹子了,人家自己心里有数的好么?你一吃瓜群众在这儿瞎操的什么心呢?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多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