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惊恐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惊恐

    弟子跑了进去,许久不见出来。

    苏皖雪心生彷徨,在门口徘徊。

    那几名守山弟子皆注视着苏皖雪,一个个眯着眼嘴角尽是玩味的笑容。

    “话说这位师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在交流了一下眼神后,一名生的颇为尖嘴猴腮的弟子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苏皖雪柳眉一蹙,思绪了片刻,开口道:“我叫苏皖雪。”

    “苏皖雪?好名字!”那人笑嘻嘻道:“玉楼我也去过,倒不曾见过苏师妹这样的美人呢!”

    “呵呵”

    苏皖雪挤出笑容来,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但那弟子却浑然不理,根本没察觉到苏皖雪眼中的反感,居然是直接上前一步,开口问:“苏师妹,你说咱们魂修之人,去这些大宗大派做弟子,为的是啥?不就是为了修为,为了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为了能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不是吗?”

    “这位师兄想要说什么?”苏皖雪柳眉微动,满是警惕的问。

    “哈哈,师妹,还要我说的多直白吗?”那人大笑,旋而眨了眨眼,笑眯眯道:“师妹,我问你你可有双修伴侣?”

    听到这里,苏皖雪若是不知其意,那岂不是傻子了?

    “抱歉,我有双修伴侣了。”

    苏皖雪思忖了会儿,为了省去麻烦,当即冷冷说道。

    “有的话可以再找一个嘛!”后面一名方脸男子笑着说道。

    “我没这个打算。”

    “呵呵,看样子师妹是害羞了。”

    几名男子哈哈大笑。

    这是在寒天冰山前,几人尚且不敢太过放肆,若是在其他地方,谁也不知这几个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来。

    苏皖雪小脸发沉,拳头暗暗捏紧,但不好发作,只能铁着个脸,一言不发。

    很快,那名弟子跑了过来,一脸无奈耸耸肩道:“师妹,真是遗憾啊,我们君主在闭关,没有空见你!”

    苏皖雪闻声,脸色瞬变:“这怎么会?”

    “师妹还是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待君主闭关再说。”那弟子笑道。

    苏皖雪咬了咬牙,倏然掏出白夜给予的令牌,开口道:“我其实是奉白公子的命令,前来有要事要跟寒天大君大人说的,这位师兄,请你带着这块令牌,再去见一次大人好吗?拜托了!”

    “又去?哼!你以为我们寒冰山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我们君主是什么人?我通传了一次不见,我再去第二次,那不是找晦气吗?”那弟子皱眉道。

    “那这位师兄想如何?”苏皖雪感觉其话里有话,小脸发紧的问。

    “呵呵,倒也不想要你如何,很简单。”那人微微一笑,倏然贴近了几分,说道:“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双修伴侣,我就进去通传!”

    “什么?”

    苏皖雪勃然大怒,指着几人道:“你们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

    “如果不愿意,走就是了,我们又不强求!”那弟子撇撇嘴道。

    “是啊,我们又不强求!”

    “不愿意走就是了!”

    “哈哈”

    周遭的人皆发出了玩味的笑声。

    “一群混蛋!”

    苏皖雪终于忍受不了了,咬了咬牙,想要出手教训这帮家伙。

    但理智终归战胜了冲动,人怒哼一声,还是选择扭头离开。

    “师妹,如果什么时候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那名弟子大笑。

    苏皖雪脸色铁青,头也不回的走。

    但就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从寒冰山内传出。

    “山外之人,可是夜天君的使者?”

    声音清冷,却有一种说不出味道的洒脱。

    “这是君王的声音?”

    几名弟子皆是吓了一跳,望了眼声源,一个个头皮发麻,急忙跪伏在地。

    “夜天君?是谁?”

    苏皖雪一头的雾水,但很快像是明白了什么。

    夜天君说不准就是指白夜了。

    “是的。”苏皖雪深吸了口气,开口喊道:“你是谁?”

    然而她这话刚落下,寒冰山内倏然席卷过来一股凄厉的风霜。

    风霜所过,四周寒冷刺骨,这回别说是魂力,恐怕天魂都会被冻结住。

    苏皖雪连连后退,双眸无法直视,待风霜结束,才看到自己面前立着一个人。

    一袭白衣,生的俊俏不凡,气势寒冷却又至高无上。

    这赫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寒天大君白衣玉!

    苏皖雪心头狂颤,感受着白衣玉的威势,整个人有些情不自禁的哆嗦。

    这就是寒天大君?

    她的心神微微颤栗。

    如此恐怖的存在,怕是一个喷嚏就能把自己冰封了吧?

    苏皖雪猛地回过神来,望着白衣玉,急忙便要作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可就在这时,白衣玉倏然上前几步,竟是单膝跪在地上,朝苏皖雪行礼而拜。

    “白衣玉叩见使臣大人!不知使臣大人到来,怠慢了大人,还请见谅!”

    呼声传开。

    刹那间,苏皖雪如遭雷击,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后面的那几名弟子也无不呆若木鸡。

    他们使劲的揉着眼睛,终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堂堂寒天大君居然对这个黄毛丫头下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皖雪呆在了原地十余息都没回过神。

    白衣玉微微抬头,看了眼苏皖雪,小心道:“使臣大人使臣大人?”

    “啊?哦怎怎么来了?”苏皖雪猛地回过神,急忙说道。

    “使臣大人,不知您来此处,带来了夜天君大人什么消息?”白衣玉再度问道,声音都十分的恭敬。

    苏皖雪这才缓过来了,但脸上的震惊与愕然久久不散。

    “那个我我是奉夜天君之命,要你立刻前往黑阳山去去为黑阳公子庆生的”

    “属下明白了。”白衣玉点头:“属下会立刻去准备,即刻出发。”

    “好”

    苏皖雪点头,人松了口气,说道:“那我就去通知其他人了”

    “使臣大人且慢!”白衣玉倏然道。

    “怎么了?”苏皖雪不解的看着他。

    却见白衣玉侧首扫了眼那几名跪在地上的守山弟子,问道:“使臣大人为何没有入山,而是在这候着?”

    一听这话,苏皖雪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直接把之前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了。

    岂料话音一落,白衣玉直接抬手一挥。

    咵嚓

    清脆的响声冒出。

    那些守山弟子全部化为冰雕,片刻功夫,这些守山弟子全部化为粉末,消失于空气中。

    苏皖雪见状,吓得小脸苍白至极。

    但在这时,白衣玉却是又跪了下来,且浑身战战兢兢,一脸的惊惧

    看到这,苏皖雪已经完全愣住。